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7-08 11:13:20

该作者的文章:

     离开何家村小学,我到黄边张小学读三年级。这是一所三个村庄联办的完小,三层楼的青砖教学楼,宽大的操场,还有一座小小的礼堂,在当时条件下,应该是很不错了。

    教我们三(1)班的是一位姓张的女老师,矮矮的个,圆圆的脸,剪着齐耳短发,很和蔼可亲。张老师教语文,又教算术,还上音乐课,那时的老师基本不分科,都是“全科老师”。有篇课文叫《我要读书》,节选自长篇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她叫我朗读,并表扬我读得好。后来在张老师的指导下,我靠着字典,懵懵懂懂的看完了《高玉宝》,这是生平看过的第一部小说。

    有一次班会课,张老师叫我讲讲上海的见闻,我说了黄浦江,说了第一百货公司的自动扶梯,说了24层的国际饭店,说了曾经在外滩遇到的外国人。我讲得很投入,同学们听得很认真,事后,张老师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你真幸福!

    还有一次,张老师带我们几个小干部去参观博物馆,我第一次看到原始人的生活场景模型,第一次看到古代武士穿的盔甲和使用过的兵器,还第一次看到古代的战车,知道很早很早前,击鼓进军,鸣锣收兵,将军和武士是站在战车上格斗的。后来给学生上《曹刿论战》这篇课文,我甚至模仿了鼓和锣的声音,把学生听得一愣一愣的,可以明白,哪个学生还会忘记“一鼓作气”这个成语的意思?

    黄边张小学还经常放露天电影,买票进场,自带凳子。银幕架在教学楼的西墙上,或者两根爬杆中间。票价很便宜,大人五分,小孩三分。下午放学清场后,老师怕有人乱拖桌椅,挨个教室锁门。我们小孩不是买不起票,就是想逗乐子。白天看好地形,哪里的围墙有缺口,何处的下水道可以钻进去,晚上就翻墙钻洞。我和哥哥甚至躲在食堂的柴禾堆里,屡屡得手。一次被炊事员发现,赶了出去。

   《上甘岭》,《铁道游击队》,《扑不灭的火焰》,《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等等都是我们的最爱,片头音乐一响,八一军徽一亮,就兴奋得手舞足蹈。那时都是16毫米的单机,往往看到最精彩的地方,灯一亮,要换片了,放映员手脚慢点,就大叫大嚷。有时刮风,银幕一抖一抖的,像看哈哈镜,更刺激了我们的兴奋神经。电影放完了,背着椅子,扛着条凳,意犹未尽的回家。 现在,高档的影楼,宽敞的沙发,先进的音像,各种的零食,但我钟爱那露天电影。

    我去找过黄边张小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我不失落,因为它在我心中。

共获得积分:20 ,共2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