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散文]银元

发表时间:2019-07-09 11:03:50

该作者的文章:

 

银 元                                

 

家里有6枚银元,用一块土黄色的厚厚的塑料布包裹着,一直存放在大衣柜的抽屉里,那是母亲留给我的。

银元是民国时期的流通货币,是用纯度很高的白银铸造的。银元正面镌刻有孙中山头像,有的是袁世凯头像;银元上铸造的时间告诉你,早的已有一百多年了!一块银元握在手掌上沉甸甸的,给人历史的厚重感。这几枚银元,不知母亲是怎么有心一直收藏着的?

母亲离开我已四十多年了!每每清理衣柜时我会拿出银元来看看,打开土黄色的厚厚的塑料布包,摸摸那6块银元,想起我那苦命、奔波一生的母亲,不禁泪流满面,“妈……妈……”

 

我三岁时,父亲不幸去世,留下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父亲突然离世,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到了母亲一人身上,那年,她二十九岁。

为了生计,为了养活我,为了不让我受苦,为了不让我受委屈……母亲独自一人带着我艰难生活。

母亲曾在集市摆摊卖小百货:牙膏、肥皂、针线、袜子、电筒……母亲害怕我跑丢了,就用一根绳子,一头系在我的腰上,另一头拴在摊位的凳脚上。

母亲曾天没亮就起来,挑着货担,到十几里地外的乡下赶集,贩卖小百货……天黑很晚才回来。

母亲到武汉做住家保姆,替别人家带孩子,把我留在外婆家……1954年家乡发大水,母亲担心、挂念我,毅然辞别了主家,回来了……

母亲到袜厂领一批一批半成品的袜子回来,起早贪黑缝合加工,赚点微薄的手工钱。我还清楚记得,有时半夜醒来,看见母亲仍在昏黄油灯下缝袜子。

母亲曾在公私合营的百货商店做临时工。母亲对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格外珍惜。工作十分认真、小心,累活、脏活总抢着干……生怕丢掉了“饭碗”。

母亲曾赶一趟趟经过火车站的客车,叫卖皮蛋、盐蛋、饼子、麻花之类的小吃,赚点钱。为的是要我坚持把书读下去——那时看见母亲辛苦艰难,我不想读书,想早点参加工作。

     ……

     母亲用柔弱的臂膀呵护我,用温暖的怀抱疼爱我,生怕我受了一点点的委屈……在那艰难困苦岁月里,在我面前母亲从不叫一声苦。解放后银元不能流通,但可以到银行兑换成人民币,或通过其它途径变卖,而且价格远远超过了银元的面值。母亲宁肯自己受苦受累,也舍不得去兑换、变卖。常拿出来看看,又包上,摇晃着说,“这是以后把得我的阿林的……”那时我并不在意,看着母亲慈祥的面容,莞尔不语。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了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成了家……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母亲高兴极了!母亲和我们一起生活,幇我带孩子,操劳家务,对我的两个女儿细心照料,疼爱有加,那是母亲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在我大女儿五岁那年,也就是1978年的一天,母亲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诊断结果是肺癌晚期……三个月后,可怜的为我操劳一生的母亲,离开了她万般疼爱的我,那年她59岁。我肝肠寸断,悲痛欲绝啊!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社会开始有了变化,物资丰富了,生活水平提高了,以前买不到的东西可以买到了,以前不可能办的事情出现了……

我合计着用两枚银元,为女儿打两只银镯子,把女儿打扮打扮。打开那土黄色的厚厚的塑料布包,挑选了两只光亮的银元,用手帕包裹好,早早去了大街。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银匠铺,师傅用长长的吹火杆,把油灯的火焰吹得呼呼作响,淡蓝色的火苗喷射到透亮的银件上……小小铁锤有节奏的敲打着铁砧上的银件,叮当、叮当,清脆绵长……

“师傅,这能不能打一副镯子?”我把银元递给埋头做活的师傅。

“能打。”师傅放下手中的活,接过银元,仔细看了看。

么时候可以打起来?

“你把银元放在这里,过两天来拿……”

“不能现在打好?”

“那有那么快!”

……

我犹豫了……银元没有留在那里,又带回来了,6枚银元又重新包裹在土黄色的厚厚的塑料布包里,一直趟在大衣柜的抽屉里。

我已是古稀老人了!那银元是留给我的女儿的—静和青!

                       2019.06.16

共获得积分:6 ,共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