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短篇]我的战友

发表时间:2019-07-18 13:17:04

 1969年冬,我以离征兵年龄的上限要求还有几个月的差距,大龄入伍来到了安徽芜湖机场,这是个英雄的部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因击落击伤百架敌机而威震全军。受到了毛主席“向空军第3师致祝贺”的题词嘉奖。曾任空军司令员的王海上将就出自这个部队。

前辈们英勇歼敌敢于亮剑的军魂,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战友们为建设一个强大的人民空军而献身。

当兵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岁月。在五湖四海的战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战友叫金牛。他来自陕西商县,长着一张招人喜欢的娃娃脸,十九岁的年龄看上去顶多十六、七岁的样子,明亮的大眼睛下闪烁着机灵的目光,一米七高的身材不胖也不瘦充满朝气。他早我一年入伍。得知我这个新兵大哥来自武汉,他抢在其他战友之前,热情地拎过我的背包和行李,将我迎进营房。

我们相识到离别,一直在机械分队的车工小组任机械员,做同一种事情,住同一间寝室,共同一张饭桌。在他身上有三件小故事,至今仍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一件事是:为了抵御寒气袭人的严冬,机械师吩咐我和他到师部农场去拖些稻草回来铺在床上,我找司务长借了辆三轮车载着他向农场奔去。途中,车子突然莫名其妙地摇晃起来,我回头一看,他站在我身后,双手死劲地拽住车座板,脸胀的通红。我问他:“金牛你干什么?”他嘿嘿笑了笑,用夹杂着陕西口音的普通话说:“厄(我)想让车子停哈 ()来,厄(我)骑上试试。”我说:“你想让车子停下来就该跳下去拉车,站在车上怎么能让车停下来呢?”然后我辅导他骑上车,可车子怎么也不听使唤,不是向左原地转,就是往右转圈圈。好不容易朝前行了几十米,为了避让行人,差点连人带车翻到泥塘里去了。

另一件事是:在他右脸颊正中长了一颗黄豆大的黑痣,痣上有几根茸毛。受当时样板戏的《智取威虎山》人物栾平的影响,他对这颗痣感觉很不自在。没事的时候就看见他一只手在那颗痣上抠来抠去。有一天,我发现他那个地方又红又肿,还有溃烂的迹象,就问他是咋搞的并叫他赶紧到卫生队看医生。他告诉我:“你不要跟别人讲,在厄们那个地方,女子不喜欢脸上有痣的男娃。另外,战友间喜欢起绰号,你木(没)听见有人叫你‘杜边’(意思就是我长得像电影地雷战中那个偷地雷的鬼子) 厄就不愿别人也叫我一撮毛。”为此,他打听到电镀小组有烧碱,就弄了点回来抹在那颗痣上。幸运的是,经过几天的疼痛之后,那颗令他讨嫌的黑痣竟奇迹般的消失了。

再一件事就是战友们非常渴望的四年一次的探亲假终于被他盼到了。他的家乡离县城很远,是一个没有电,也没有公路,环境比较闭塞的小山村。这次探亲,他在给众多亲友携带的礼物当中,特意为最疼爱他的老奶奶买了一个珍贵的礼物——手电筒。这在当时用惯了煤油灯的穷乡僻壤,确实也算的上是一件家用电器。当老人从宝贝孙子的手中接过这么一个稀罕玩意儿,高兴得合不拢嘴,见人就夸好孙子送给了她一颗夜明珠。当天晚上,老奶奶就用手电筒照着,一边洗脚,一边惬意的修剪脚指甲。一不小心,手电筒不知怎么就滚到了脚盆里。老人慌忙地赶紧将手电筒从盆里捞起来。当她看见手电筒仍然放射着耀眼的光芒时,老奶奶更加乐了,她喊着孙子的乳名:“牛娃,快来看啦,这灯火掉到水里,咋就不灭呢!”

    在我从军的一千九百多个日日夜夜中,我和金牛以及众多的战友朝夕相处,建立了金钱难买的战友深情。转眼脱下军装已四十四年,我们天各一方,失去了联系,如今都已步入花甲之年。愿在乐龄网络的一角,寄托我对战友永久的思念。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