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9-13 09:21:33

该作者的文章:

 不待时日,已到中秋。望天,月是故乡明;思念,人是故乡情。每逢佳节倍思双亲!


 每年农历十五中秋节,乃是中国千家万户期盼团圆赏月的最美时光,正如张九龄说的“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于是,我们在渐浓的秋意中,总是怀念那时赏月的难忘情景。


 小时候,在月光轻柔的抚摸下、一家人坐在门前,或坐在树下,母亲搬出一个小圆桌,将准备的菱角、月饼、花生、瓜子、莲蓬……还有一壶三皮罐,一样一样地摆在桌子上,让我们兄弟姐妹享受其乐融融赏月的良辰美景。于儿时的记忆里,中秋,是一个喜庆热闹的日子。左邻右舍也是如此,每家的老老小小,欢天喜地的围团而坐,望明月,品月饼。


 有的小孩子缠着大人们讲那嫦娥和吴刚的故事,有的孩子拿着月饼一边吃着,一边唱着童谣:“月亮走,我也走,我和月亮交朋友……”悠然传来邻居张大叔有板有眼地吟道:“中秋夜,亮光光,家家户户赏月忙。摆果饼,上柱香,大家一起拜月亮……”接着王大妈笑吟吟地唱和:“中秋月,如圆盘,你在吃,他在讲,赏罢月亮入梦乡。”他们风趣的一唱一和,且把静美的赏月之夜,渲染的要比元宵节热闹。


 长大了,每年的中秋之夜,较比孩提时赏月更有情趣。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之书扉页上写道:“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男子不钟情?”对于情窦初开的善男信女,他们喜爱在花前约会,在月下许愿,时而咏诵几首中秋的古诗,时而吟唱几句禁锢的情歌……我在那时没有处对象,也许是在这方面还没有“开窍”吧。


 比我大的朋友和比我小的朋友,他们都相继谈情说爱了。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常在一起玩耍;可是,他们在约会和看电影时,总是喜欢叫上我,陪他们一起作伴去和恋人幽会,按当地的土话说,是跟他们提“醋瓶子”,俗称当“电灯泡”。同时,偶尔也帮他们传递过几次情书。哈……哈……后来每每想到这些事儿,总觉得那时年轻和不谙事,而感到汗颜。


 当我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龄,仍处在“禁锢爱情”的年代,既然是有了女朋友,却没胆量双双出入在众人面前,更不敢在光天化之下“招摇过市”。若是想去看一场电影,我们都是“各行其道”地一前一后走进剧院,生怕有熟人看见。


 我和妻子结婚前,既不是“媒妁之言”,也不是“父母包办”,当年我们在同一个单位,乃是一见钟情,且自由恋爱。通过接触了解,真是两情相悦,亦互相爱慕,每次见面都是选在有月的晚上……记得那个中秋之夜,天上圆圆的月亮,大概受不惯那么多人对它投去的目光,便让风把屏障合上。此时的我们,紧紧依偎在静谧的秋夜里,与风儿手牵手,难舍难分地各自回家了。


 中秋,也是一个思念拔节的日子。每到家人在赏月时,菱角月饼摆满桌,母亲嗅到月饼香,忍不住的泪水往下淌……不到十五岁的我,看到母亲对着月亮叩拜,嘴里唸唸叨叨地好像在说什么?心里在猜想,母亲又是在想念天堂里的父亲。


 家父病故时,那年我不满十三岁,一家七口人的生活,全靠母亲一个人独自担当,为了撑着这个家,不知吃了多少苦,洒了多少汗,流了多少泪……每逢中秋月圆的夜晚,总会想起含辛茹苦的母亲,她离开我们兄弟姊妹已有二十个年头。如今,我越来越能体会母亲当年的艰辛和不易,越来越能理解母亲的无私和奉献,她像中秋的月光一样,永远照亮在我们儿女的心上。


 又到中秋赏月的时候,不由让我潸然泪下,一点一滴盛满心中的思念,好像打湿一大片一大片的青草,疯长着、堆积着、涌动着,直到蔓延天际……也许有人和我一样要问,天堂里是否也有中秋的月亮?诗人说,“故乡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我要说,心有快乐,心有思念,心有希望,心有祝愿,心便不会老;中秋有明月,中秋亦不会老。


 徘徊在中秋的夜晚,耳畔回响《月亮看我》的歌:“月亮看我时,我也看月亮,太多的旧时光来不及收藏……月亮看我时,我也看月亮,大多的新时光只争朝夕忙……”不觉打开了我思念的闸门,天边不老的月亮,宛若是一张旧唱片,在夜色溶溶中轻轻地回放,让我怀念赏月的时光……



共获得积分:34 ,共3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