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09-24 18:10:16


所在活动: 我为祖国献祝福

 

三代人的摄影情结

 

 文是为学校庆祝建国七十周年的约稿而作。

                                                                                                   ——亚平

 

幼时,最高兴的事情之一,是父母带着去照相馆照相。

父母喜欢照相。因为喜欢,不论怎样的条件,他们总是要抓机会留下历史的瞬间。

 

一、我的父母与“照相”

母亲在时,我说:“我可以不要任何遗产,只要咱家所有老照片。”因而我珍藏着父母年轻时系列老照片。

 

 

1.这是1945年在延安唯一的照相馆拍的结婚照

 

1938年,为了抗日救国,父亲从鱼米之乡广东到了延安。抗大结业之后上了战场。在山东沂蒙山区战斗中伤残。荣立特等功的父亲在1946年复员到地方,开始了教育工作生涯。

194611月,父亲参与了石家庄建屏(今平山县)晋察冀边区联合中学(北京101中学前身)的建立。(《在革命洪流中》北京一零一中校园文化丛书)

 

 

2. 1946年留影于张家口。照片背面写的是张家口老名“张垣”。 

1947年,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在战争年代艰苦环境下夭折。年轻的母亲放下儿女情长,走进了白求恩医科大学。

 

 

3.19477月,父亲送母亲上白求恩医科大学之前合影留念。

 

 

4.这张1949年的青春合影,60年后被我用来做了父母合葬墓碑上的照片。

 

我很惊异,在那动荡的岁月,父母竟能留下那些珍贵的照片!历史的瞬间啊。

母亲说:你爸爸,知识分子,有个情调,只要周围有边区报社的记者或照相馆,他都会请人拍下照片。是的,所有照片背后都有父亲留下的日期文字——带款识的历史文物。

 

父亲随着唯一进京的解放区学校在1949年进了北平。他不坐组织上配备的小汽车,骑自行车上下班,他与学生共同奔跑在篮球场上。他慷慨解囊为贫困学生交纳学费,感动得学生家长跪谢共产党的校长!

 

 

5.1950年父亲在北京22

 

父母进了北京城,一个个孩子落生。百日的,周岁的,戴上红领巾的,穿上新衣裙的……每个阶段都留了照片。

 

 

6.长女留下的照片最多

 

19577月到1958年初,经过半年的批斗,时任东单(东城)区委副书记、北京市65中校长的父亲成了“右派”。和那时的许多右派家庭一样,为了孩子们的前途,父母被迫离婚。

 

 

7.父亲“摘帽”后与母亲复婚合影

 

 

8.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在家门口的合影。

        正是父母最艰难的岁月,常常带着满身血痕回到家来。母亲对我说,哪天爸爸妈妈不再回来,你就领着弟弟妹妹回陕北老家种地去。那没什么,本来咱们就是农民。这张照片想必是父母想留给儿女们最后的念想。

 

身后是大字标语“打倒张迅如”。繁体字“張”字的一半:“”,似乎在为长久记载历史作无声的注释。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父母的经济状况与大多数居民相比是比较宽裕的。可是他们一直没有条件买相机。父亲说相机买得起,可买了就要不断地投入,胶片、洗印、放大,无底洞,咱们还要养着老家的老人呢。

 

母亲赶上了改革开放天翻地覆的大时代。

 

 

9.年过古稀的母亲有了数码相机,参加了北京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的摄影组,勤学苦练乐此不疲。

年近八旬时,母亲的照片还得过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嘉奖,作品上墙展览过。

 

二、我们这一代与摄影的缘

五十年前天下大乱。亚平被迫辍学,流落关外十年。

朋友们也有一起拍照的时候,那仍然是一种奢侈的精神享受,相机是凤毛麟角,极少有人拥有这份细软类的私有财产,只是过心的朋友之间借着玩玩。

 

 

10.一九七五年海城大地震时,后来成为我老伴的战友用“120”胶片拍下的军队医院地震棚。

 

左图门前对联:“巧手接通红色线,丹心永向北京城”——这是电话班的帐篷;

右图的黑板报是我编写的。大标题是“战地黄花分外香”。整版内容应该是抗震救灾诗歌。

这些照片记录了那个时代那个时间点的真实状态。

 

 

11.乡村铁道边的岁月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的儿子李睿在北京经济学院乡村平房宿舍度过了幼儿时代。从小村旁路过的铁道和火车,在这个小娃娃心里播下了奇妙的种子。谁也没有想到,二十年后这个小儿郎竟成为了铁道风光摄影师。这是后话。

这时候我们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雅西卡”。

于是,许多小张的黑白照片记载了儿子稚气的童年和我们的青年时代。

 

 

12.八个月大就开始幼儿园生活的娃娃很开朗

 

 

13.妈妈是高校图书馆馆员,娃自然是资深小读者。从图——地图、古建图册,到字书——少儿历史小丛书、科幻小说,开始了读书生涯。

 

 

14.参观古观象台,打开科学的大门

 

那时候看到国外亲友寄来的彩色照片,喜欢得不住赞叹:真好看!跟画片似的!

谁能料到,那么快,彩色胶卷走入百姓人家,京城大街小巷遍布彩扩店。

有谁能料到,那么快,公主似的彩色胶片就失宠于普通百姓了——用数码相机!

不用必须拍满36张、不管好赖必须冲洗出来。用数码相机,喜欢的留着;败笔的,删。



15.要是在过去,不管多么喜欢,我想都没想过自己也能学照相,也能摆弄这么昂贵的小机器。现在,我的单反相机也更新换代了好几回。

慢慢地不甘心只当“傻瓜”,学习着构图、用光,手动调用“大光圈”“小光圈”“曝光补偿”……拍了照片,在电脑上按自己的意愿编辑修改,再传给朋友们,分享光和影的艺术

 

三、新一代摄影者的格局与胸怀

 

家庭文化中有摄影元素,孩子必然耳濡目染。

儿子读大学本科时已经可以不再要父母的钱,用做助教或翻译文章的收入生活、求学。但是对摄影的着迷,使他忽然有一天提出,要父亲帮着买个相机。他的第一台相机是尼康D200数码单反。

2004年起开始自学摄影的儿子,已不同于祖辈、父辈的“闲情”“爱好”。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实践,李睿开创了“铁道风光摄影”——以摄影题材和“计算摄影”(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CP)方法,将文史、地理、天象、气象等科学与摄影艺术融会贯通,成为拍摄自然风光、长曝光、古建筑、铁道等题材的好手——火车同自然风光结合在一起,将火车寓于山水或城市背景中,以体现风光摄影的意境。这是年轻一代的追求。

 

16.一个小小读书郎靠自学、钻研,成长为美国iStock by Getty Images、视觉中国等图库的签约摄影师。作品常发表于《摄影世界》《中国国家地理》《中国国家天文》《中国国家旅游》《中国摄影家》《北京周刊》等国内平面媒体。

 

 

17.奔驰在太平洋岸边的火车(李睿:台湾花莲崇德海湾清水断崖)

 

 

18.《星夜之舞》(拍摄于“天空之镜”——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获得2018极影户外风光摄影大赛户外活动类大奖)

 

 

19.《南方的十字架》(拍摄于新西兰特卡波湖畔的好牧人教堂。获北京自然博物馆和台湾自然博物馆科学摄影大奖5万台币)

一颗流星和一颗人造卫星交叉掠过天空,恰在教堂上空形成一个十字架,同地面上的教堂遥相呼应。

 

 

20.《城市之眼》(北京中央电视台新台址大楼)(刊于《中国国家地理杂志》2015年第8期)

 

 

21.《归途》(北京四惠交通枢纽,展览于北京地铁站)

 

2019年9月中旬,李睿的作品随视觉中国500px社区风光部落《100位风光摄影师作品邀请展》在上海举办了影展。

李睿的摄影题材不再像父辈那样仅仅局限于为亲朋好友照相留念,这一代摄影人的目光没有了局限。他们张大眼睛观看世界,迈开脚步走向远方。他们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了外面震撼人心的精彩世界。

 

现在,我家大小新旧各式相机,长焦、广角、微距,各种精致镜头俱全。退休了的我们,兴致勃勃爬山涉水,拍下了无数美好的人间风景和历史瞬间。

 

日子会越过越好,儿子说。

我们向往着。

                                   2019-05-07

感 谢 来 访

共获得积分:31 ,共3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我们的社区真漂亮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