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0-10 07:05:03


金榜人与何三亭

 

    京杭运河大麻塘有个渡口,在大麻镇北约半里之地,是当年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南岸有座何三亭,为木石结构,有石柱8根,其间嵌设石凳4条,以供行人休憩。内有木质悬匾,长2.2米,宽1米,刻有《何三金榜人先生说略》并诗若干首,于建亭七年后张挂;柱上所镌刻楹联为“来自他乡何妨息足,行到此地暂可安身”。此联己道出建造凉亭的慈善性质。

    何三亭建于1924年春,为大麻镇商贾金榜人所捐资独造。金榜人,号何三,在市中心流芳桥堍开金裕和堂国药店及金裕和酱酒坊(店),富而好仁,行善积德。

    大麻德政寺苇渡堂住僧小山,曾记其事云:“先生何人也,麻溪之奇才也。何三者,先生之别号也。胡为乎而名何三者?盖先生尝对我住僧而言曰:予生于穷乡僻壤,少见多怪,则一不可如何;匈奴既逐,以遂其志,同胞革命,曾无已时,则二不可如何;早岁流离,暮年目疾,则三不可如何。有此三者,所以别号有‘何三’之称。微先生熟看渊明之辞,闲诵太白之章,素有晨钟暮鼓之乐,尝怀秋月春风之吟,往来于斯地者,有闲必至。丙辰秋,作‘闲至’二字,额于苇渡堂前,增禅门之雅观;甲子之春,独立何三亭于塘堤之上,留雪泥鸿爪于盛世,亦有古人借题而发挥,以消胸中无限之抑郁,不过意同事不同耳。以此可见,先生惨淡经营,不慕荣利,非世俗可比。今特略叙数行,以先生之衷曲,更使游览者另与赏识耶。口占拙句,颂之云云。一年容易又秋风,多少楼台烟雨中。爱我禅门钟鼓乐,闲来吟赏夕阳红。”

    所刻诗首篇为海宁西席先生郑希侨作:“解囊独立竟成功,富贵荣华势利空。漫说行人来小憩,常留佳话一亭中。”郑希侨何许人也?是否1931年修《[民国]庆云县志》者?怎么会与金榜人有交往的?待考。刻匾字体,系金榜人命表侄孙徐社甫所书。

    1910年,金榜人曾与大麻名医金子久发起设接婴所收容孤儿;1913年,与里人费锡乾募资重建南星桥等,惠泽乡里,有口皆碑。其独造何三亭,耗资120银元,历时四载始成。他说:“四年心血已成功,费去银钱两手空;留得何三亭纪念,闲来消遣在其中。”竣工后,金榜人很高兴,“连朝闲步到亭边,独占风光三月天。绿柳烟凝偏澹荡,碧桃含笑更娇妍。游蜂力弱难为质,狂蝶翅衰懒向前。犹有多情东逝水,滔滔浪里锦帆悬。”傍晚,他携孙金雨如前去散步,并赋诗道:“天明气晴暖烘烘,祖孙携手过长虹。梅花雪后春分至,无数黄莺闲晚风。”又一首说:“暮年风景乐如何,肩背孙郎学唱歌。行到何三时已晚,纷纷倦鸟宿巢窝。”充分体现出他的心情很好。

    金氏祖坟在德政寺前,与何三亭相去不远,每岁春秋二祭,金榜人必亲临跪拜,有诗记云:“祖宗虽远子孙欢,缓步当车扫墓台。一簇红妆闻笑语,何三亭畔踏春来。”

一个人大凡行善,做了好事,自己必得着快乐,而大有益于身心健康。金榜人曾患重病,经年而愈,庆幸之余,他赋诗道:“云霞焕彩映芳邻,曲径幽香花木绕;不意重逢景色好,牡丹又是昔年娇。”又云:“寻芳不管行路辛,细雨微风欲湿身。今日名花去志决,使侬无计可留春。”

金榜人怀着特殊的感情,常光顾何三亭,只要有段时间不去,便会牵挂。他曾写道:“俗务茫茫不到亭,今朝别有一番新。月中丹桂香消后,遍地黄花犹是春。”他1926年患目疾,通过治疗,4年后才有所好转,去不成何三亭期间,心中难免不快:“目疾缠身不自由,横斜月色动悲愁。遭逢子夜金风后,入暮何曾解闷秋。”又云:“睡觉窗前日照槐,昨宵微雨百花开。愿教青帝常为主,莫使春光老来催。”

金甫定系金榜人嫡曾孙, 现年76岁,是整理者的表妹夫。据甫定说,目疾很可能是白内障,晚年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因此,直到现在,他们四弟兄都还亲昵地尊称为“盲子老太公”。金榜人晚年,也颇多愁善感:“光阴原不为人留,桃李东风夏及秋。马齿徒增何足计,炎凉世态动人愁。”又一首云:“迎来送往几时休,芳草年年散碧悠。竹屋纸窗多冷落,名花去后叶空留。” 

何三亭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中,既是凉亭又是轮埠,为当地人民造福不浅。直到科洲公路通车后,渡口废弃,凉亭拆除,才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共获得积分:9 ,共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环城西苑银杏黄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