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0-15 17:27:04


标签:杂谈 文化 讨论 

                                                             

 祖国可以有生日吗?

祖国、中国、国家、爱国、国庆及其它

 

纪念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日子里,《我和我的祖国》、《今天是你的生日》等爱国歌曲唱遍大江南北。在央视新闻节目中有不少群众经常提到“祖国生日”、“祝祖国生日快乐”及“祖国华诞”的说法,不禁令我倍感疑惑。祖国怎么会有“生日”,且这么年轻呀?于是放下正在编写的长文,欲正当下“视听”而“急就章”,以消弥部分国人失于严谨的虚荣之心。

什么叫“祖国、国家、中国”;什么为“爱国”、“华诞”?可以从历史、政治、社会、人文等层次来说明。

中华民族具有五千多年的灿烂文化历史,各族人民世世代代生活、繁育、劳作在这片土地上,从政治、经济、文化、地域、传统、习惯、风俗等上对中国的认同,形成了一个多民族统一的国家,这就是祖国,亦中国。“我们同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

祖辈的旧居叫祖居;国家的旧居叫祖国;在各民族成长发展的历史中,无论如何兴亡更替,其所属国家的故土旧居之地,都可称为“祖国”的。“爱祖国”爱的就是生我养我的这块古老的土地。

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旷古悠久。从中国土地上出现人类社会之说,最初的原始社会,起自大约170万年前的元谋人,元谋人是已知的中国境内最早的人类。自黄帝王朝的姬轩辕时期算起,至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了。最古老的王朝夏朝开始于公元前2070年。

在人类文明史中,“历史时代”的定义是从产生文字之后算起,之前的时期称之为“史前时代”。近代考古发现了3350多年前(公元前1350年)商朝的甲骨文、约4000年前至5000年前的陶文、约5000年前至7000年前具有文字性质的龟骨契刻符号。在中国汉字没有出现之前,中华民族就早已出现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了。中国史前时期社会生产力发展,早期文化多元发展、互相渗透、融聚一体,炎黄被尊奉为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

由此可见,中华民族共同的“祖国”,亦中华各民族祖先生活并固化在的这片广袤古老土地的历史则有万年之久。虽然先祖或家族群居,或部落族居,或氏族成群,或血亲成系;或逐水草或依山穴或搭围舍或建村落;都生长繁衍劳作在久居的热土上。有了血亲,有了部落,有了氏族,就有了自己族群的“地盘”和“势力范围”。

各自的势力范围在讨伐和掠夺的争战中,就得到维护与扩张。从保卫“家园”发展到保卫“家国”。这里的“家国”,亦为“祖居地界”,“家国同构”是“拿家当国”。稳定持久的“祖居地界”,就成了“祖国”。有了家族利益,有了保卫的需要,有了争战,就有了“保家卫国”的需要。所保之家,所卫之国,就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世代祖先久居地界。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中,(这可从“祖”字的最初写法的原义上来证)于是产生了“祖国”。可见,“祖国”是民族矛盾的产物。在共御外侮这一基本性质上讲,虽然其国土疆域地盘有限,但已经形成了祖国的基本概念——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氏族家亲兴旺、种族民族强盛的依托之地。

国家是阶级矛盾的产物。从国家起源的契约论、神权论、暴力论三种说法之一的暴力论来讲,国家起源于掠夺和征服。马克思主义者关于国家起源的理论认为,国家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两种生产,即物质资料精神资料的生产(衣、食、住及生产工具的生产)和人类自身的生产(人种的繁衍及婚姻家庭形式的发展)。社会制度受这两种生产的制约。在物质资料生产水平低下时,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制度,成为国家产生以前对社会进行管理的基本社会制度。随着物质资料生产的发展,人们在物质资料生产过程中结成的生产关系逐渐代替了血缘关系,使社会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新的社会制度取代了由血缘关系决定的氏族制度,这就是具有公共权力的国家制度。恩格斯曾强调,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指出原始社会制度瓦解是个逐渐的过程,物质资料生产的发展、家庭私有制的出现和奴隶阶级的形成是国家产生的前提。在原始社会,生产发展到社会第一次大分工(农业与畜牧业的分离)时,就已经有奴隶出现,而在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农业与手工业分离)时,奴隶已成为农业、手工业的主要劳动力。这时国家尚未出现,只有阶级形成,当两个对立的阶级的矛盾达到不可调和时才出现了国家。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国家的产生要晚于祖国。

由此可以总结,祖国的性质是“捍卫”,主要表现为“对外”;国家的性质是“统治”“治理”,主要表现为“对内”。祖国的直接体现是同胞,亦“一奶养育”;国家的直接体现是政权,亦“统治权”。不满和反抗国家统治,改朝换代,可以表现为不“爱国”,但不能说成不“热爱祖国”。对祖国的爱是无条件的。国家有对外对内双重性质,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和“干涉”,指的是“共御外侮”和“治权内”。

中国的历史则可以上溯到有文字记载的五六千年以前。而“中国”的出现则是在晚些时候。而推翻帝制,创建“中华民国”,再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则是近百多年来的事。共和国华诞,则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日。共和国与祖国、中国等的概念是不能混淆的,其生日”或“华诞”等的美称也是不能乱戴的。

“中国”一词最早出现是在中国境内考古发掘出的原始人的雕刻中发现,后来也有《大雅·民劳》“惠此中国”。但《诗经》中的此类“中国”实为“京城”,还不是真正指国家。称国家的“中国”一词,在东周战国诸子书中已屡见不鲜了。如《孟子·滕文公上》云:“陈良产地 ,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于中国”,又“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庄子·田子方》:“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干知人心”……这些都说明:上古所谓“中国”,即指后世“中原”。但地域不及后世中原广,只相当于今黄河中下游河南大部、陕西南部、山西南部。   “中国”一词的频繁使用,主要在周以后。《礼记·王制》有云:“中国夷戎,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中国、蛮、夷、戎、狄,皆有病!”“中国”一词,是与蛮、夷、戎、狄对举而使用的。如果说《礼记》的成书时间较靠后,则《左传·庄公三十一年》有“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于王,王以警于夷。中国则否”的说法,足见春秋前期,“中国”一词就已经与蛮、夷、戎、狄对举。”齐桓公救援邢国,卫国等国,被称作“救中国”,足见此时的“中国”,已经扩大到被认为是“诸夏”的国家。《公羊传·成公十五年》有:“《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易为以外内之词言之,言自近者始也。夏、商时期,应该是华夏民族的形成时期;而集华夏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之大成的“周礼”的形成,是华夏民族最终形成的标志。可见“华夏民族”亦为“中国”民族是也。因为此“中国”是指“近者”的“中原”之地。而非“东周”、“春秋”时期某一列国战国

华夏 (古代汉族称号) 最早指居住在中原的汉民族。

华夏也称“夏”、“诸夏”,又称为“华”或“诸华”。几千年来汉族在晋,燕,秦,齐,吴,越,楚等国的基础上构成了灿烂的华夏文化,又与共同生活繁衍在这片神州大地的少数民族同胞们构成了伟大的中华文化。可见,华夏只是中华的一部分。

华夏起源于华胥,伏羲即为华胥氏。在周朝时,凡遵周礼、守礼义之族人,称为华人、华族、夏人、夏族,通称为诸华、诸夏。古籍中将“华”、“夏”作为中原,“夷”与“裔”作为四方。

华夏又称中华、中夏、中土、中国。华与夏曾相互通用,两字同义反复,华即是夏。“中华”又称“中夏”。如《左传》定公十年载孔子语云:“裔不谋夏,夷不乱华。”这里的“华”亦即“夏”。孔子视“夏”与“华”为同义词。可见孔子就已经讲究语言音律美,在同义连用时,注意要求用字不同了。虽然按照现代汉语语法来讲,“同义重复”属于“语病”,但其符合汉语词汇“双音节”的发展趋势。

大约从春秋时代起,我国古籍上开始将“华”与“夏”连用,合称“华夏族。汉族的祖先黄帝和炎帝在中原为争夺部落联盟首领而爆发了阪泉之战,炎帝部落战败,并入黄帝部落,炎黄联盟初具雏形。后来他们在涿鹿之战中打败了东夷集团的九黎族首领蚩尤,把联盟势力扩大至今日的山东境内。后又以黄帝部和炎帝部为主体,与山东境内的部分东夷部落组成了更庞大的华夏联盟。前2100~前770年黄河中下游黄帝集团的后裔先后建立了夏朝、商朝、周朝。

汉族于先秦时自称华夏,从汉朝开始又逐渐出现“汉”的自称。因此,华夏族有了另一个名字:汉。原先的称谓“华夏”并没有消失,而是成为了汉文化的代称。如此说来,无论是华夏文明还是汉文化,都是中国文化的代称,“华夏族”居于中原,四方来朝。进而形成疆域广阔的大中国。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国

祖国是指什么?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祖国就是自己的国家。简单来说,祖国是祖先开辟的生存之地,人们崇拜、爱惜和捍卫这片生生不息世代相传的土地。人们对祖国的感情包括了对国家主权,大好河山,灿烂文化以及骨肉同胞的感情。

祖国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文化概念更是一个法理概念。祖国是指世代居住、并对所在国文化有着高度文化认同感的并且自己和祖先国籍共同所在的国家。

这样说来,祖国,严谨的定义是含有历史感的名词。而历史较短,或年轻、新生的国家,是不宜称为祖国的。而一般定义的祖国为:自己的国家。祖国首先是国家,其次自己对这个国家有归属感。这归属感,来自于民族文化的认同,家族祖先的传承,生存生活的保证。没有国家支撑的祖国,是精神上的祖国,不是现实中的祖国。所以现实中的人们爱祖国一般也爱国家。

一般说来,“祖国”是指homeland,或者old counrty。是祖先长期生活、个人也在这里出生、成长的国度,有时也延用成虽然个人不在这个国家出生,但是父辈或祖辈的国家。这有点类同于“祖藉”。我们的“祖国”是指炎黄二帝以来、5000年文明形成的中华文化。祖国存在于所使用的母语、肤色、习俗之中,甚至成为本能和血脉的一部分。

爱国主义的对象是“国”,国的含义有两种:一是祖国,二是国家。祖国和国家既有区别,又有联系。那么,爱国究竟是爱祖国,还是爱国家呢?为了弄清爱祖国和爱国家的区别和联系,就要首先了解祖国和国家。祖国应当是祖先开辟的生存之地,后经生生不息的传宗接代繁衍至今而形成的“一片固定疆土”。因此,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知理念中,人们通常就把“一片固定疆土”称之为祖国,并赋予这片疆土生生不息和传宗接代的特殊含义予以崇拜、爱惜和捍卫。更具深意的是,人们又把祖国比喻为母亲,而母亲又恰恰是繁衍生命最直接的载体寓意。所以,“祖国啊母亲”的比拟情感流露,就是人们对祖国热爱的一种表现形式,通俗地讲,爱祖国是一种没有政治含义的人性本能主张。

祖国的内容是丰富而广泛的,概括起来包括三大部分。

一定的民族。一定的民族包括民族的构成、民族的历史、民族的语言文字、民族的文化、民族的传统等等。祖国是一些人的祖国,构成祖国的首要内容是一定的民族。没有一定的民族,就无所谓谁的祖国。所以,一定的民族是祖国的最主要的内容。

自然环境。自然环境包括国土疆域、河流湖泊、山川平原、矿藏资源、生态气候等等。自然环境是一定的民族存在和发展的前提条件。没有一定的自然环境,人们就无法生存和发展,也就没有祖国的存在。所以,自然环境是祖国的重要内容。

社会条件。社会条件包括一定民族的社会制度、物质财富、精神财富。

总的来说,爱祖国就是爱自己出生的地方,那里的人情习俗,那里的山水土地,自然及人文环境等。

国家是政治地理学名词。从广义的角度,国家是指拥有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血统、领土、政府或者历史的社会群体。从狭义的角度,国家是一定范围内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形式。

在社会科学和人文地理范畴,国家是指被人民、文化、语言、地理区别出来的领土;被政治自治权区别出来的一块领地;一个领地或者邦国的人民;跟特定的人有关联的地区。

一般国家行政管理当局是国家的象征,它是一种拥有治理一个社会的权力的国家机构,在一定的领土内拥有外部和内部的主权。从习惯说法上讲,国家拥有主权,祖国涉及不到主权。

“祖国、国家,爱国”,在概念、含义、指向上因时因地因语境而有所不同。因而不宜混淆。“祖国”一词,有久远性的历史内涵和有人文地理专指性的内涵,因而在某种情况下不能等同于“国家”,不能“广义狭用”。

爱祖国与爱国家,他们的区别是,爱祖国是人性本能的主张;爱国家是政治理念的体现。“爱祖国”,并不一定要体现为“爱国家”;“爱国家”一定是“爱祖国”的。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爱国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爱国是基于个人对自己祖国依赖关系的深厚情感,也是调节个人与祖国关系的行为准则。在当代中国,它同社会主义紧密结合在一起,要求人们以振兴中华为己任,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自觉报效祖国。爱国首先和基本的要求是要爱祖国。

因而,“祖国、国家、爱国”等词汇,在提法和用法上要有所区别为宜。不然就会有失严谨与准确。

“祝祖国生日快乐”的提法,“庆祝祖国华诞”的提法,都是不对的。“华诞”一词是敬辞,一般称伟大的人物或机构诞生的日子且不能用以自称。“祖国生日”、“祖国华诞”的称法,称自己的祖国“生日”华诞,从道理和用法上来讲,都是不合适的。祖国可以“万岁”,不可以有“生日”;国家可以有“生日”,不可以“万岁”。祖国是历史,不可以变动,也不会消亡;国家是体制,能够变动,也会消亡。因为可能有“谁也不吃掉谁”的统一后的另一个“新新中国”。当代中国政府历届领导人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在国家统一的重大问题上,多次提出,“只要承认一个中国,什么问题都可以谈”。虽然“都可以谈,”但“都不一定听”。既然“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就是没有排除存在的所有可能。这就意味着,国名、国号、纪元乃至国体都不是不可以改变的。当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导致社会生产方式改变时,国体也迟早会随之改变。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统治,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即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制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爱国,除了要爱祖国外,主要是要爱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各族人民团结起来,万众一心,共同努力,不忘初心,牢记听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保证我们社会主义的国家千秋万代永不变色。因为从理论上讲,如果不从严治党,坚决反腐,随时面临有亡党亡国的危险。

“祝祖国繁荣富强”没错;祖国是人文概念,新中国是政治概念。有时可模糊,国家指中国亦可指新中国;“我们共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是指中国,也可指祖国;纪念建国、祝国家华诞,则不宜用“祝祖国生日快乐”的提法,因为“祖国”一般是没有具体“生日”的。而“国家”则有“建国”日、“诞辰”日、“国庆”日。祝国家“生日”时则不可模糊为祖国的“生日”。虽然按照央视新闻频道国庆期间推出的话题特别节目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中国”,是祖国历史上“最好的时光”。

孔府大门上的门联“与国咸休安富尊荣公府第,同天并老文章道德圣人家”中的“与国咸休”,是指“孔府”与国家共同都美好之意。爱的是“家”与“国”,而非“祖国”。“国”字指代的是“国家”。暗含着与“国家”“休戚与共”之义。有“繁荣强盛”之时,也就可能有“衰落破败”之日。而“祖国”可以有“衰落凋敝”;没有“破败”。因为“国破山河在”,“祖国永在”。而“同天并老”则是指“道德文章圣人家”永远光辉灿烂,彪炳千秋。上下联之间,用对比的手法,印证了下联的“文化不灭”与上联的“时空有限”。

“爱祖国”、“爱国家”、“爱中国”、“爱国”,从含义和用法上,应该也是有些许区别的。

“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是意在指“爱祖国”,“爱中国”;共产党、国民党都主张“一个中国”,是在热爱“中国”的大前提下;“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无论是在“一国两制”还是在“三民主义”的旗帜下“统一中国”,都是在认同“一个中国”下的爱国主义;亦可以认为有支持大陆政权统治的爱国主义,也有“谁也不吃掉谁”的爱国主义。这里的爱国显然是指爱祖国、爱中国,而非爱“国家”。

爱国志士方志敏的遗作《可爱的中国》的爱国,指的是爱祖国、爱中国;“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祖国”,是说科学家爱的更多的是祖国,与科学所服务的国家无关;歌曲《我的祖国》抒发的爱国之情,这“古老、辽阔、温暖”的土地,“是我生长的地方”,爱的是“美丽、英雄、强大”的祖国;歌曲《歌唱祖国》中的爱国,则是意在歌颂和热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富强”的“新中国”——祖国历史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由此开始的新阶段;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中,“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爱的也是“新中国”。

何为“辱国叛国”,则应该有所具体分析。一般情况下,有“辱国、叛国”的,有“辱祖国”的,而没有“叛祖国”的。叛国一般是指“不同政见者”对国家的背叛;而不是对祖国的背叛。

大清帝国与列强签订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辱的是大清帝国和中国的国;不仅说明清王朝当权的清政府腐败无能,而且辱没和丢的是中华民族和东方大国——祖国的脸;民族英雄岳飞抗金,反对宋廷“仅令自守以待敌,不敢远攻而求胜”的消极防御战略,一贯主张积极进攻,以夺取抗金斗争的胜利,宋高宗、秦桧却一意求和,岳飞遭受秦桧、张俊等人的诬陷,被捕入狱。后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被杀害。岳飞爱国,爱的是宋王朝的国家,仍然是一个爱国英雄,爱国家与国家执政理念的善恶是两回事。爱国诗人屈原的爱国,是指他爱的是他的“祖国”——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楚国,而非爱楚怀王主政的“国家”。如此说来,“九一三”事件中,林彪“叛”是“实”,“背叛祖国”是“虚”。

爱国即热爱祖国,而祖国的直接体现是同胞,国家的直接体现是政权,祖国与国家不是一回事。公民应该热爱自己的祖国,国家应该效忠自己的公民。这就是孙中山、何子渊等革命先驱推翻满清王朝,建立中华民国,但依然被尊为爱国者的根本原因。易姓改号,谓之亡国;文化灭绝,谓之亡天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文化不灭,则中华不灭。爱国,即爱文化,也就是守护中华传统文化。而爱国家,不仅指爱国土,爱家乡,爱人民,爱文化,更主要是指爱制度、爱政权。

爱国主义应当是自发的,源于基本的利益观和良知,它仿佛溶化在人们的血液中,无法根本清除。

还要区分民族和国家的差别。民族不同于国家,因为国家的建立无须有共同的语言,一个民族可以组成一个国家,多个民族也可以组成一个国家,而民族必须有自己共同的语言,一个民族可以隶属一个国家,也可以分属于多个国家。国家按朝代、国号区分,可以有多个,祖国只有一个。

爱国主义有消极的一面。由于“什么才是爱国”人人看法不同,所以爱国一词显得颇为主观,因此人们对“爱国”行为的定义极具争议。当中最显著的例子,莫过于有政客把爱国主义当作是攻击对手的手段之一,指控对方是不爱国的人。也有人尝试把爱国标准化、表现单一化;其中安布罗斯·比尔斯称“爱国主义是一堆易燃的垃圾, 任何想照亮自己名字的人只要朝它丢根火柴就可以了。”18世纪的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以下述说话把爱国主义视为:“爱国主义是流氓无赖们最后的藏身之地”(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这被另一些人认为是歪曲了爱国主义的本质--不止把爱国变成了一种盲目的信仰,这些行为更无助民主的发展,因为社会的精力都虚耗于爱国的争论之中。

这种说法虽然“不雅”有失偏颇,但也说明“爱国主义”是道德的最底线。尽管有人到了“垃圾、人渣、流氓无赖”的地步,还是可以表现得出“爱国主义”一点儿,在“爱国主义”旗帜下“藏身”,而不受到谴责和丢弃。如果在爱国主义的要求面前无动于衷,不去维护祖国和国家的利益,就真的无可救药了。因为它失去的是人的本能。

“爱国主义”也存在着道德规范争议。

“爱国主义”道德规范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相比其他国家的人,你对同胞的道德责任更大。爱国主义中的利他主义是有选择性的。对爱国主义道德规范的批评大多集中在它的道德偏向上,保罗刚伯格(Paul Gomberg)曾拿爱国主义和种族主义比较。但是有一种观点认为每个人对所有人类的道德责任都一样。这被称为世界大同主义。

不能理性的理解“爱国主义”,就不能够理解毛泽东时代提出的“中国要对人类有较大贡献”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中国要有大国的责任和担当”理念,而对发展中国家给予的慷慨援助。爱国主义要远离种族主义而趋近国际主义。“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相统一”,才是“爱祖国爱国家”的未来正确的发展方向。

 

                                   20191015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精华文章

就诊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