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1-27 08:02:38

该作者的文章:

 

秋叶的三位发小·纪实文学 

2014年6月初,我们四个在上海中山北路一小读书至四年级并同时转入中北六小的同学终于又聚在一起了——戴玉明,何庆安,成忠林与我。

我们分别了四十余年,一朝重见,那可是兴奋不已,无法形容。我们仔细端详,紧紧握手,屁颠颠的忙着倒茶,敬烟,拍照,畅聊。可谓再见恨晚。秋叶乘机将自己的垃圾书《秋叶散体词词文选集》签好名赠送给他们。

我们是邻居,是同学,又是“发小”,可以说是打小赤屁股在一起玩的朋友。戴与何、成住平民后村,我住卫星新村,他们与我家只有一道篱笆之隔,可篱笆被人搞出一个大窟窿,于是我们可以方便的走过来走过去。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戴长得十分可爱,十岁前脑后挂着一条长长的粗大的黑黝黝的辫子,据说是家里娇惯的缘故。他极其聪明,口若悬河,且出口成章。大眼睛一转就会挤出一个别人想不到的“点子”。他成绩比我们三个好,因此他的神情总是比我们自信许多,给人一种比较自负的样子。而现在的戴确是苍老憔悴面容清瘦还有一种病态,只是在讲话时又会显现出他那特有的自信。他依旧侃侃而谈、出口成章,三国水浒时事社会,方方面面的似乎都精通。我与何、成多数在听他演讲,还是佩服他。

然而,我与何、成似乎比戴运气好一些。在小学升初中时,我与何、成都考取了普陀区重点中学——陕北中学也就是现在的上海晋元高级中学,而尖子生戴却落榜进了二流学校。

我问他当初咋回事。他面色苍凉的回答:“说不清的,大概是自信过头考失手了,就像后来在工作单位几次好运都没有抓住一样,不然一定当上厂长局长什么的了。”

考入中学那年是公元1965年,之后我们见面不多了。只记得大概是68年底吧,我们上海与全国一样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运动,我去戴家玩,看到他家屋里屋外好多人,并且是锣鼓喧天,邻居说是居委会干部在动员戴下乡去。等大家累了休息时戴却一跃而起抓起木槌就敲鼓,他一边敲一边喊:“你们累了我来帮你们敲!敲,敲,敲!”我当时觉得很好笑,不过心里想,我爸爸是所谓的“走资派”,我明天赶紧到学校报名去黑龙江军垦农场吧,我不该让爸爸遭罪的。再说,如果我不走,那么我的大妹妹是69届的,她一定也会被“逼上梁山”。

结果黑龙江我没有去成而是在我们陕北中学初中5班里最早离开上海去了苏北乡下,这是由于扬州老家我祖母的坚决反对,她老人家说要是孙子去了黑龙江她就跳河。倒是何庆安穿上绿军装雄赳赳气昂昂神气活现的奔赴了黑龙江。成忠林很荣幸的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解放军叔叔”。

后来,在扬州老家,我听说戴的姐姐妹妹都去安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他自己是坚决不离开上海最后进了一家里弄加工厂当了木工。

在我种田期间,何庆安曾经寄来一张照片,是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大门口拍的,他告诉我,他在读罗马尼亚语,将来要做外交官的,我为此常常对我们生产队的几位南京知青扬州知青吹嘘:我的同学很快就要出国当外交官啦。

现在四发小坐在一起回味过去着实是感叹万分。

何说:“我一生还算顺风,虽然没有当上外交官,却被分到“中国国旅”,退休待遇还蛮好,以后唯有度好幸福的晚年了,所以今天午餐我埋单。”

秋叶自我总结说:“17年黄浦江水哺育我长大,43年献身于扬州老家,先是忙于修理地球,之后耕作于乡间校园,60岁退休回归上海,江苏的教育工作者退休金不算低。我的人生旅途啊,就是是画一个圆,一个无怨无悔的圆!”

成忠林还是老样子,老实人,言语不多的。他退伍后回上海一直工作到退休,现在继续帮助某个单位理财。我笑着插话:“退休再干,赛似高干!”

而戴有点失落,说:“家庭不顺,工作不顺,现在退休了养老金与你们差距还蛮大!早知如此,当初我也下乡插队啦!老天把我生下来,我就是这个命,只好慢慢地走下去,将希望寄托在第三代,寄托在自己的下辈子啰!”

在一番唏嘘叹息中,秋叶感慨不已,顺口溜一首道:

少年同窗整六载,再会已是夕阳红。

人生旅途不尽同,余日但求命与共。

若能寿昌且少痛,此福齐天做顽童!

共获得积分:9 ,共9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