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1-26 08:37:21

该作者的文章:

        

     十一月二十六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既非法定假日,也非传统佳节,更不是舶来品的洋节,但对我却有特别的含义。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上旬,当我们“串联”了大半个南中国,意犹未尽回到学校时,才发觉还没有去过北京,失去这样的机会,是会遗憾一辈子的。我们八个铁哥儿经过一番研究,准备休整三天后,立马进京。
  三天后,我们从绍兴赶到了上海北火车站。每个月台上都是人山人海,到处是擎着红旗,举着标语,打着横幅,戴着袖章的青年学生,唱的,跳的,喊的,闹的。这时,一列火车进站了,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从窗口爬进去再说。下的,上的,挤的,闹的......大概“乱成一锅粥”就是这副样子吧。等了两个钟头,下面的再也上不来了,场面才平静点。但往哪开谁也不知道。问站台服务员,个个两手一摊“阿拉勿晓得”。我们有个同学号称智多星,说,我有办法。他刺溜从车窗滑下,往车头跑。不一会笑嘻嘻回来了,他用手指指北方,又指指胸前的毛主席像章。原来他去问火车司机了,司机就是这个动作。吃了定心丸,我们和同车厢的不认识的战友都高呼“万岁”。
  等了两三个钟头,看到车站值班员开始挥动绿旗,车终于开了。这种“专列”待遇很特别,开起来几个小时不停,停起来又无时无刻。好得我们筹划得当,分工合作,书包里装满了面包,馒头,水壶灌满了水。只要一停车,就下去方便方便,抢水(自来水)买粮,当然,车窗就是我们唯一的通道。到济南站,两毛钱三个大萍果,吃得我们直呼过瘾。      
      三天后的半夜里,车停北京永定门车站(现北京南站),出站后看到了宣武区接待站,递上介绍信。接待人员给每人发了一大包饼干,并叫我们跟一位白头发的老大娘去北京小学住宿。老大娘是个居民干部,热情又爽朗,她看了介绍信后说:“欢迎鲁迅故乡来的小将们”!一路走,一路大着嗓门介绍北京的大好形势,不亚于一个出色的政治家。走了大半个钟头,到了北京小学,她又把我们交给了接待人员。接待站发了每人七天的饭票,说,如果再想住的话,还可以要。接着,年纪和我们差不多的解放军战士,带我们来到一间大教室,一溜地铺,各种颜色的被窝,显然是各家各户捐献出来的。我们又饥又累,只想倒头就睡,屋里生着火炉,很暖和。  
      第二天起来后去吃早饭,两个小刀切,加一碗稀饭,中午晚上是一碗米饭或两个中刀切加一碗大白菜(有一些肉沫)。如果中饭不来吃,可以凭饭票拿两个大刀切。我们匆匆吃好早饭后,就去天安门广场,反正到处是人,满眼是红旗,标语,大字报......满耳是当时风靡的革命歌曲。我们抚摸着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浮雕,心潮起伏,浮想联翩;仰望着天安门城楼正中的毛主席肖像,激动澎湃,热泪盈眶;穿过金水桥,神圣壮严,幸福无边。故宫的大门,砌上了厚厚的砖墙,那是无法进去的。

  以后的日子,去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著名学府,虽然无法在这里深造,但来过了,也不枉此生。当然,凡是开放的,能进去的公园,博物馆,名胜古迹,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
  这时,离毛主席第七次接见红卫已经过去十天了,有消息说,第八次接见就在这几天。
  二十五日晚上,我们正围着炉子烤火,负责给我们军训的解放军班长,排长挨个房间通知:"全体熄灯睡觉,晚上有军事训练''。对这样的通知,要哄我们高中生是没用的,大家心领神会都睡了,但又睡不着。后半夜,紧急集合哨子响起,我们一骨碌爬起来到操场集合。班长挨个要我们把钥匙,钢笔,水壶等带金属的东西都交给他保管。每人只准带语录本和发的两个大馒头。整队后,就带我们去西单马路边。一路上,从各个路口,胡同里出来的队伍就像小溪汇流江河一样,煞是壮观。我们到政法学院大门口时,已经有数不清的解放军战士在路边排队了:前面两排坐着,后面三排站着,中间十排学生。这时,天刚蒙蒙亮。
  十一月的北京,天特冷,但置身于这样的氛围中,我们除了热血沸腾,还有充沛的精力,不冷,不饿,也不渴,口号声,歌声此起彼伏,处于红色的大海洋中。
  下午两点光景,一辆军用吉普在前,后面跟着一辆长许多“辫子”的车子缓缓开过空旷的马路。过了十来分钟又折回来,再往前开,往返好几趟。解放军叫我们坐下来,不准站着。
  两点半,《东方红》乐曲在大喇叭里响起,过了一会,警车,军用摩托不断驰过,再后来,“毛主席万岁”的口号从东边雷霆般地响起,又像海潮般地涌过来......我们伸长脖子看:啊!是毛主席,他站在敞篷车上,穿着绿呢军大衣,不断地向两边挥手致意,离我们十米光景刚好转向我们这面,真的像书上形容的那样: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我们挥动着语录本,喊着“毛主席万岁”......沉浸在忘我之中。
  当解放军宣布解散的命令,我们领回自家的东西,才回过神来。只见路旁一队红卫兵抱在一起哭得格外伤心,我们以为他们太激动了,谁知其中一个泪流满面地告诉我们,他们得知毛主席最后一次接见,是连夜跑步过来的,但车队刚过完。我们同情他们,又庆幸自己。
  五十三年过去了,期间我因为出差,学习,旅游,访亲多次去过京城,首都也同全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愿华夏大地,越变越好。

共获得积分:5 ,共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