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19-11-29 11:11:21

该作者的文章:

             

在香山植物园的夜暗中

   近因身体原因,找到在北京工作的战友小白,请他帮助我找一家医院看病,他很快就地为我联系到了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检查身体。在老伴的陪同下我们赶往北京,并于到达的当晚顺利地住进了病房,静待第二天早晨才能开始的各项检查。晚饭后习惯地打开微信,看到了远在山东聊城的战友广蛟在微信上发的一个图片,图片上是一辆安徽宿州的汽车。我以为他到了我的家乡宿州市,就赶紧给他发了一个我在医院的位置,意在告诉他我不在家。他看到微信以后,可能是认为我得了什么重病住进了301医院,马上说:“那我去北京看看你吧。”我说:“只是检查一下身体,请医生给我安排一个治疗方案就能出院,你可千万别来。”

第二天一整天的楼上楼下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还有的是护士带着我沿着七拐八弯的地下通道才能找到的专家门诊,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才把各项检查进行完毕。由于床位紧张,医生们看我就是一般性老年慢性病,只需要遵医嘱服药延缓病情的发展就可以了,并嘱咐护士们给我办理出院。第三天上午九点,小白来到了医院帮我办好了出院手续,就开着车把我们送往他事先联系好的香山植物园里的一个酒店­—“卧佛山庄”。此时,传统的“香山红叶节”已经开幕,通往香山的道路上车辆十分拥挤,接近中午我们才到达酒店住进了三号院108房间。三号院大门右侧就是酒店的餐厅,中午我们三个人来到餐厅,找了个靠窗户的小餐桌坐下。满脸笑容的女服务员很快走上前来为我们倒上一杯散散发着清香的茶水,拿起菜单询问我们午餐的安排。等待上菜的空闲里我就给广蛟发微信,告诉他“我已经从301医院出院,你别再来了。”他立即回答说已经上了12点的火车赶往北京,我只好征求一下小白的意见,把卧佛山庄的位置发给了他。午饭后,小白把我们送回三号院,因下午有工作要处理他就离开了酒店,并要我们转告广蛟来到酒店以后住下来,明天大家共进午餐。

按照光蛟计算的时间,他大概下午三点多钟就能到达北京南站,再坐地铁转公共汽车需一小时能赶到香山。我按时来到酒店大门前,并在微信上给他介绍我能了解到的交通信息和道路情况。五点钟前后他乘着公园游览车来到了酒店门口,只见他背着黑色旅行包拎着两个红色的礼品盒,老远就张着大嘴笑呵呵给我打招呼,仅仅地拥抱亲切的握手之后,他对我说从公交车走下来之后,走错路耽误了时间来得有点晚。我装作生气地对她说:“我有没有大的问题,叫你别来,你怎么非来不可呢?”他又是憨厚地哈哈一笑。寒暄之后我带他来到三号院,一进大门他看了看这个朱门黛瓦、林荫葱茏的四合院说:“你住的地方好像是寺庙啊!”我说:“这个酒店原来就是香山卧佛寺的一部分,清代皇帝为了进山休闲打猎专门修建的寺庙和行宫,今天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了。”

进了房间广蛟喝点茶水,稍事休息,看到天色尚早我就提议到植物园里走走。我和老伴陪着着广蛟走上了植物园的参观路线,一个多岔路口立着一根木桩上面钉着几块指示公园景点的木牌,其中一块向南指的木牌上赫然写着“曹雪芹纪念馆”,我又提议说:“咱们就去拜访曹雪芹吧。”沿着石块铺成的人行道我们快步向前,路边的树木在秋风中晃动,不时抖掉几片发黄的落叶。湖中的芦苇已经枯黄,弯弯的躯干串联着干干的苇叶在水面上摇曳。

大约两公里的距离我们很快就走到了,几经询问才找到纪念馆的具体位置。路边伫立几张大型画板,画着与曹雪芹有关的画面配上与之相联系的诗词,园内顿时文学味儿十足。特别是几位名家对曹雪芹的评价,更是让读者如弯道超车一样加深了对曹公及其作品的理解。

启功题写的“曹雪芹纪念馆”的牌子挂在一个小院子的低矮门前,另一边牌子上告诉人们开放的时间为上午九点到下午四点半,规定闭馆前一小时游客不能再进入。显然,我们来晚了,却又有点不甘心,就只能在纪念馆周围随便转转看看外景吧。

坐在一个长条椅子上休息时,我告诉广蛟:“小白今天有事,明天来陪我们共进午餐。”广蛟立刻说道:“不用麻烦他了,我已经买好了今晚十点返回的火车票。”我诧异道:“那怎么来得及,还是住下为好。”他执意不从,看看天色近晚,我们就赶紧回到酒店的餐厅,招呼他用晚餐。匆忙吃完晚饭后已经七点多钟,回到三号院拿起东西送他出门时,他要把那两个红色的礼品盒留给我们,说是专门从山东给我们带来的。再说客气话纯属无意义,我们只好收下他的一片盛情。

走出三号院一天已经很黑了,偌大的公园里没几盏路灯。大门口的保安告诉我们走南门有三公里,走东门乘车会更近一点。于是我们踏上了通往植物园东门的道路,一段上坡之后就走进了黑暗中,两边高大的树木遮住了远处射来的本来就很微弱的灯光,偶尔有一辆迎面而来的汽车开着大灯把我们眼睛晃得什么也看不见。很久没有走过这样的夜路,精神确实有点紧张,生怕路边突然窜出一个物体对我们构成威胁,又怕一眼看不清掉进路边的山沟,抑或碰上路边长满刺针的灌木。

夜暗中我们不约而同地迈着又大又快的脚步,期盼早点结束这种久违了的夜路历程。大约走了二十分多钟来到了一个大门前,门前停着一排车辆,几个保安在微弱的灯光下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继续通往夜暗的马路。我快步走近那个亮着灯光的窗口敲敲玻璃,里面的值班人员把窗户打开一条缝不动声色地看着我。“我要送一个朋友去赶火车,请把大门打开吧。”我对他请求道。“哗啦”一声,大门的铁栅栏打开了一个缝,出了大门我又向站在路边的保安人员询问道:“我们要去公交车站,请问怎么走?”

那个保安看着我们说:“现在是‘红叶节’期间,大门前原有的停车点改变了位置,你们要继续往前走到香泉环岛才有车站。”啊!路况发生了变化,酒店前的保安误导了我们呀!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再次走进了夜暗。十分钟后,前面的道路亮起了灯光,两排高大的路灯柱子高高举起发出白色光茫的硕大灯泡,马路和路边的树木在路灯的照耀下如同白昼一般。一位中年女警察精神抖擞的站在凉风里,不时对过往的车辆打着手势,对路过身旁的行人说着什么。

我小跑几步到了她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说:“请问警察同志,我的这朋友赶火车要去北京南站,到哪里坐公交车啊?”

“继续往前走过了停车场转弯就到环岛,那里就有公交车站啦。”女警察热情而熟练给了我们一个精准的答复。

“谢谢!你辛苦啦!”告别那位女警察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公交车站。一辆公交车刚好停在那里,广蛟凭经验认为它就应该是开往北京南站。于是,他不由分说地向我们招招手,“你们赶紧回酒店吧!”径直钻入了公交车中。

目送那辆车离开车站之后,我们开始了返回酒店的路程。马路的灯光尽头那位女警察依然站在那里,看到我们走来她大声告诉我们:“你们要快点走,这条路马上要禁止通行。”看到她一脸严肃,我们没问缘由也不敢怠慢匆匆地加快了步伐,再一次走进了夜暗的马路。可能是心理作用,返回的路程似乎没有那么黑、那么暗了。远处的灯光把路面照成了灰白色,两边的树从影影绰绰在路边起伏。走进夜暗的马路不久,前面有几个人在轻声说话,走近时才看清是四、五个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地边走边聊天。老伴靠近我的耳朵低声说:“我们快点走吧,这几个人让我感到担忧。”我明白她是心里紧张,也没做分辨就和她共同加快了脚步。

走进植物园东大门不远,一辆汽车从后面开来,顺着灯光路面上的情况看得很清楚。这辆车来到我们身旁时停了下来,里面的人放下车窗大声讯问我们:

“你们要去哪里?这么黑了还在走。”

“我们送一个朋友乘公交车去北京南站赶火车,现在是回卧佛山庄。”我也大声回答说。

“住在这个山庄的客人都是开车来的呀,很远的夜路你们走去会很辛苦的,上我的车一同回山庄吧。”

“谢谢!我们很快就能走到,不用客气。”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继续加快步伐坚决地走向了夜暗。

九点钟左右回到了三号院108房间,来回六、七公里的夜路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有点劳累。稍微休息一会儿,我打开手机看看广蛟现在的情况如何,他在微信上说“我上的第一辆车是反方向的,只能下车走到马路对面再次等车。”接近晚上十点他又发来微信说已经到达北京南站,准备上火车啦。

第二天上午他告诉我,他乘坐的火车凌晨四点多钟才到聊城站,下了火车又骑着上火车前停放在车站的自行车回家,到家时已经天亮了。我立即在微信上对他说:“你不辞辛苦来京探望,我们深受感动并表示诚挚的谢意!”

共获得积分:8 ,共8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