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旅游频道 >>文章列表 >> 文章具体页

发表时间:2019-12-06 07:26:26

    曾在上海博物馆看了个中法合办的画展《浮槎于海》。槎,木筏,浮槎于海,就是驾着木筏飘浮海上,海上哪里?这里指的是大洋洲。


    上海博物馆馆长的前言。


    法国凯布朗利博物馆馆长的前言。

 
    岛屿,是撕裂的碎片,是焦虑的海岸,是航线的尽头。一旦人们离开船只,登陆岛上,时间对人的冷酷枷锁,也便就此打破。岛屿,是时间之外的地方。

    大洋洲人民不仅是陆地营造者,也是海上路线的规划者,他们更重视对岛屿环境的感知,而非对它占有。大洋洲的神话将海洋和陆地的关系理解为镜子的正反面,而我们人类正处于这面镜子的中央。

    道盖独木舟船首雕像,来源,澳大利亚海峡,塞巴伊岛。
 


    在所罗门群岛,鲣鱼被视为一种神圣的鱼类,所以首领通过雕塑获取更大神力。


    在这些岛屿上,祖先们像是令人畏惧的影子,他们以雕塑、盾牌物品的创作而得以具体化。


    “民以食为天”,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太平洋群岛上也不例外,把食具奉为至高无上的神,庇佑子孙风调雨顺,也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行为。


    瓦努阿图人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度,人们的权力等级是建立在其经济基础之上的,连打猪槌也可以成为彰显威望的物品。
 


    这些部落首领的装饰千奇百怪,但都是他们认为最珍贵的东西制成,寄寓美好,譬如用海鸟羽毛象征可以像鸟一样海阔天空,驰骋疆域。


    诚然,这些物品不能用高大上这个词,但用原始人的眼光可以追溯至我们祖先,飘洋过海去寻觅,是否也曾经用威武的海螺吹响战斗的号角。
 


    粗犷的线条,略显笨拙的简单制作何以成为国家博物馆馆藏珍宝,还真不能用现代人眼光去审视。

    所罗门群岛西部的战船吃水线位置往往带有人头雕像装饰,透过凝视,它们可以捕捉那些凡人之眼所看不见的魂灵,因为在海上,邪灵会危及独木舟的航行和船员的安全,雕塑成为航海行程中的可贵盟友。


    佩饰,局限于部落首领。波里尼西亚中部(斐济、汤加、萨摩亚)的妇女每天都勤于劳作,用最原始的材料制作各种配饰,其高超技术可见一斑。


    卡纳克围屋装饰(即神屋)象征着首领的威严,此装饰强调了他维系于周边部族联盟关系的能力。亦是祖先力量得以显现的地方。



    波利尼西亚人信仰对象更为广泛,他们创作了一类被称为提基的拟人雕像,为他们宇宙观中的原始存在赋予某种具体形象。


    以人为本的木雕,传递着那个遥远海域的无声信息,请问,你收到了吗。


    参观者不多,也有带着孩子来的,不管是不是能看懂,没关系。知识,就是这样累积的。


    神人雕塑,来源瓦努阿图,马勒库拉岛。特美兹·米亚拉(意为,为生命带来生气的亡者灵魂)雕塑在玛基仪式中被使用、有关祖先和等级制度的制品。被置在村子举行仪式空地的大石头前。


    房屋尖顶,卡纳克人的房屋尖顶是用一整块木头雕刻而成,它们高耸而精致的轮廓在大围屋的顶部显得非常抢眼,尖顶向下的延伸,与大围屋中央立柱相连,共收细如针状,上面会再加些贝壳装饰,这些雕刻精美立柱赋予了祖先灵魂一个具体的面貌,它们在另一世界中优游自若影响人间的一切。尖顶上的贝壳如同召唤的号角,象征着老者的箴言,不过在博物馆展示前它常常已经消失了。

 


    贝壳都拥有至高无上的荣光,这个海螺自然身份更尊贵。


    这个有点像避雷针哦,具体不知,没有像这位小哥一样认真学习。

 


    走过,略知皮毛而已,要真正了解覆盖范围是地球表面三分之一的大洋洲,绝不是看一次展品就可以完成的。


    这些展品没有上博大克鼎那般举足轻重,没有故宫玉雕至臻至美……但它每一件物品都有其特殊的含义,不用瞠目结舌,能认真看完就是好观众。


    贝壳的拙朴,羽毛的缤纷,珍珠母的色泽,海豚牙齿的光彩,骨头的多孔性,这些材料构成不同的组合方式,经过互相搭配达到交相辉映的效果,它们无声地传递着群体的价值观,表明个体所处位置,稀有和珍贵的材质强调着拥有者的威望和高贵,并透露出他们所具有的“马纳”之力——这是某些上层人士才有的精神力量。


     陆地与海洋之间的密切关系,影响着人们对落脚点的选择,为了寻找一片无比珍罕的土地,人们乘着独木舟在太平洋中乘风破浪,寻找可以生存和繁衍的新地点,水,无疑是人们之间相互联接的重要通路。

     浮槎于海,通过各种展品介绍,得到很好的诠释。


    去博物馆犹如给老化的大脑充电,所以,我喜欢,乐此不疲。 

            

共获得积分:34 ,共3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