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1-04 08:52:22

该作者的文章:

 

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小孩嘴巴你别馋,过了腊八便是年。”长大后,我才慢慢地明白,其实中国人过腊八节,意味着拉开了过年的序幕。
     几年前,我写过一首《话说腊八节》的小作:
 
腊八节弥漫着
岁末久违的乡情
腊八节张罗着
年味渐浓的气息
一碗腊八粥
盛满几多富裕
一碗腊八粥
丰盈几多甜蜜
一碗腊八粥
洋溢几多憧憬
一碗腊八粥
寄语几多希翼
捧着腊八粥
告别寒冬的远去
捧着腊八粥
迎接新年的来临……
 
曾发表在某报副刊上。此作只是对儿时腊八节的怀念。真可谓:过了腊八便是年,想念家人盼团圆。
新年新气象,周而又复始,只是容颜易老,年龄递增,唯独不变的是乡愁,还有亲情友情……尤其是到了腊八节后,那颗思乡的心,又迫切了几分。在外漂泊的游子们,哪个不期待早日回家过年,和亲朋团吃一顿香喷喷的年夜饭。中国人都知道,一年一度的春节,俗称过年。它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节日,也是中国人难以割舍的一抹情怀。每逢岁末之际,在外漂泊的游子,心灵深处都会流露一种“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之感慨。
从出生到现在,依然生活在郝穴小镇的我,对于过年的情怀,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一抹年味,在我心中依然还是那么地浓。记得孩提时代,在那家大口阔且贫穷的岁月里,曾经过年的期盼,意味着可以脱下泛白的补丁衣服,穿上新衣新鞋和小伙伴们追逐嬉闹;意味着可以走亲戚去拜年,大饱口福地吃鱼肉、赏糕点尽情地玩;意味着可以获得几分或几角的压岁钱,去买鞭炮开心地燃放……那时的我们,感觉到处阳光灿烂。就连树上的小麻雀,飞来飞去地叽叽喳喳,高兴地蹦跳着到房前屋后找食吃,还有左邻右舍那些可爱的小猫和小狗,也乐呵呵地眯着眼,懒懒地趴在门前晒着太阳。
当下盛世,无论是城市,还是在乡镇,生活水平都提高了,人们的年味逐渐淡化,有的去超市采购现成的年货,有的举家在酒店订一桌团年饭,有的乘春假自驾到外地旅游,不过多数家庭依然保持着传统的过年方式。最近在街上,总会碰到一些在外做生意的和打工的江陵人,他们都陆续地回来了。
有的说:“回家陪父母过年啦!”有的说:“提前回来要置办年货,腌几条鱼,灌一点香肠!”有的说是同学和战友相聚团年,有的是要参加某某孩子的婚礼……从他们的谈吐中,感受浓浓的亲情,释放久别的思念,体悟难改的乡音,使渐浓的腊味和年味,弥漫在小城的大街小巷。
     小孩盼过年,大人盼种田”的俗语,时而在耳畔回响。那儿时过年的情景,让我很兴奋且愧疚。特别是想到父母忙里忙外的身影和洋溢的笑脸,乃是一段弥足珍贵的记忆,在我的心中留下了许多温暖的故事。细数逝去的光阴,没有父母的春节,舌尖上的年味,倒觉得少了些什么。
正如当前最流行的关键词:“父母在、家就在”。但愿天下家有父母健在的儿女,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做一个幸福的人。殊不知,过年若没有亲情的滋润,再丰盛的年夜饭,都感到饭菜不可口,美酒也不香醇。因此,尽管自己已是六十开外的人了,还是多么地怀念母亲做的那一顿香喷喷、美滋滋的年夜饭,既养心又养胃。
想起父母,我很悲伤;如今做了父亲,吾亦坚强。从古到今,父母想念子女,像流水往下流;而子女想念父母,却像风吹树叶,风吹一下,就动一下,风不吹也不动。每当想起这些,心中不觉对父母亏歉的太多太多。
有个多年的朋友对我讲:“由于时间的流逝,总感觉生活里缺少了什么,和父母虽然相隔不远,但是毕竟不在同一个城市,也没时间回去,甚是想念。”事后,他要我写一篇文章,关于年轻人再忙再远,别忘了回家过年。
所以,即兴写下心中对年的感触:回家过年再远不觉累,爸妈忙年辛苦亦欣慰,浓浓亲情唤来游子归,回家团年温馨和美,娘在家在年才有滋有味;吾母远去多年,年啊年,和泪淌酒杯,思念娘亲最忆是年味……
也许有人要问,如今的年味在哪里?让我如实告诉你——中国年在如花绽放的新时代,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春风里.....每年期盼的年,如期隆重地到来,醉了你我,醉了时光,迎来了春光,送走了冬寒。
在过去的一年里,顺遂也好,艰难也罢,都已成为了过往。于是,中国老百姓的那一抹年味,那一抹情怀,总是连接着收获与梦想,希望与祝福,于喜庆中盘点刚刚过去的日子,又将迎着和煦的春风,迈向新的一年。
 

共获得积分:21 ,共2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