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2-12 08:48:21


 

 

猪油、油渣、脂油饼

 

图文 亚 平

 

发小元儿在朋友圈晒她先生烙的饼。

真值得一晒,层多金黄好诱人。

嬛嬛大老远地从美国喊话儿:

“里面有油渣儿吗?”

我乐了:只有地道北京人才会问这样的话:“有油渣儿吗”哈哈!

 

哎,油渣儿,那是小时候妈妈赏的最解馋的好吃的。

那时候,食用油要用油票,每人每月半斤。买肉用肉票,每人每月1斤。

那时人们买肉爱买肥肉,有时候肥肉多了可以炼出点大油,补贴做菜时短缺的食用油。炼油的最后会剩下几粒油渣,这油渣在烙饼时放到饼里,那饼的香就从味蕾直击心肺肝肠了。这就是嬛嬛问有没有油渣的缘由,她隔着太平洋,想北京胡同里的嚼谷呢。

而孩子们最渴望的是,妈妈把那几粒油渣放到小碟儿里,撒上一小撮盐——当然,一小勺糖更好——这一点点美味就可以让那时的小朋友一粒一粒,慢慢咂摸,品味一个时辰。

 

几十年后,日子好过了。买肉挑最瘦的,怕肥胖,怕胆固醇高。

忽然有一天,营养学家出来科普了:国外科学家研究结果显示,人体内胆固醇过低易衰老,易患癌和抑郁症,还有阿尔茨海默症。

这个在此不展开谈,关心者可上网查看。

 

话说年前,117日,去看弟弟。

闲聊中弟弟问:大姐,你吃猪油吗?我点点头。

他说,有朋友送了我一块上好的板油,我炼出来了。给你一盒。

 

一下,话题转到小时候:大饥荒年代,爸爸教给我们用偶尔得到的猪油加酱油拌饭,那叫一个香;炼大油剩下的油渣撒白糖,就是上好的小点心;还有爸爸给我们烙的又香又酥的脂油饼。

那正是爸爸因为说实话当右派、在郊区劳改结束后赋闲在家之时——一个曾经的抗战特等功臣、中共区委副书记、中学校长——在家看孩子、做饭。

谈起这些,姐弟唏嘘。

不提也罢。

 

 

午饭后,带着如今的稀罕物,一小盒猪油回了家。

 

 

多昝打开冰箱拿东西见到这放着雪白猪油的小盒,多昝乐。

 

新冠肺炎疫情越来越严峻,闭关自守不知还要有多久。少上街做好饭,是各家炊事员的重任,一贯自嘲自诩的“饲养员”无疑是旷日持久大浩劫时,全家的主心骨。

 

书归正传。今儿个吃什么?

脂油饼。

 

 

酵母粉温水和面,放置,饧着。

 

 

饧好的面檊开,化开的猪油,花椒粉和盐,依次撒上。

 

 

卷起

 

 

切成剂子,按扁,

 

 

平锅放猪油,大饼上锅烙

 

 

用猪油烙的饼,好品相,特殊的香、酥。

配五花肉炖白菜、冻豆腐和粉丝。

美美的一顿饭。

 

对于猪油,中医有说道: “味甘、性凉、无毒。”“补虚、润燥、解毒。可治脏腑枯涩、大便不利、燥咳、皮肤皲裂。”

呵呵

 

不过,跟所有食品药材一样,别吃多了撑着啊。

不肥胖无三高的人,偶尔吃一顿享一回口福,忆一回陈年往事,也是人生一乐,是吧。

 

疫情严峻,各家炊事员责任重大。全家吃好喝好,免疫力才会高强。

                     2020-02-05

感谢来访 遥祈乐龄伙伴平安健康!

共获得积分:24 ,共2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弟弟的赋闲生涯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