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2-05 09:59:57

该作者的文章:

品茗听雪

傍晚,我捧着刚刚泡开的碧螺春,凝视着窗外。

窗外的飞雪像一个个小精灵正张牙舞爪地肆意狂舞,在漫无天际之中,自由自在地舒张着,喧笑着,咆哮着,狂吼着。又像一幅宽厚的水帘,无数的小水珠,飞流直下,争先恐后地扑向地面,投入大地的怀抱。在路边灯光的映射下,在一束束光柱中,似乎有无数只萤火虫在无拘无束地戏耍飞舞,在享受它们生命的狂欢。

我不由自主地把耳朵贴在窗户上,想倾听这飞雪的声响。窸窸窣窣,断断续续,好似细雨打在残存的芭蕉叶上。我疑惑了,是那些不安分的小精灵,在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轻叩着窗棂,向人们问讯?或是那些柔弱妖治的懒庸女人在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门楣,向男人撒娇?偶尔有从树梢上落下的大块雪块,一不留意闯进了叩击窗棂的飞雪丛中,发出“啪”的声音,犹如有人无意中触及了那紧绷的琴弦,让人猝不及防,打破了这雪窑冰天的宁静和雪胎梅骨的赏雪心情。

“青灯耿窗户,设茗听雪落。”陆游的诗句情不自禁地从我心底涌出来。

揭开茶盖,茶叶翻飞,上下沉浮,嫩蕊舒展,从容不趋。缕缕白雾伴着茶香扑面而来。汤色碧绿,香气高远。浅浅地品上一口,清香便顺着舌尖流向舌根,直滑入心底,萦绕于心间。

如果说酒是燃烧的水,那么茶则是知性的水。茶如一个文静温和的书生,无喧嚣之形,有激扬之态。喝一口苦中带涩,涩中有甘。细细慢品,静心细琢,“亭中新煮茗,壁上旧题诗。”超凡脱俗之气便会隐隐袭来。

我突然想到眼前的飞雪和手中的茶水岂不正如人生?

雪,洁白无邪,玲珑剔透,她用她的生命,向人们预告春天的信息。一旦春光普照大地,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居功自傲,不恃功矜能。冰魂雪魄,冰肌雪肠,是她恰如其分的写照。

而茶叶一次次被沸水冲起来,水凉后又跌落杯底,这样浮了又沉,沉了又浮直到最后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浮上来的是轻浮焦躁,沉下去的是深思静默。就在这或苦或甜,或浓或淡的交织品味中,品出一种不可释怀,风轻云淡的人生。 

共获得积分:14 ,共1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