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2-08 22:33:08


    清代方苞的《狱中杂记》,有这样一段文字:

“康熙五十一年三月,余在刑部狱,见死而由窦出者,日三四人。有洪洞令杜君者,作而言曰:‘此疫作也。今天时顺正,死者尚稀,往岁多至日十数人。’余叩所以,杜君曰:‘是疾易传染,遘者虽戚属,不敢同卧起。而狱中为老监者四,监五室。禁卒居中央,牖其前以通明,屋极有窗以达气。旁四室则无之,而系囚常二百余隆冬,贫者席地而卧,春气动,鲜不疫矣。狱中成法,质明启钥,方夜中,生人与死者并踵顶而卧,无可旋避,此所以染者众中。又可怪者,大盗、积贼、杀人重囚,气杰旺,染此者十不一二,或随有瘳。其骈死者皆轻系及牵连佐证,法所不及者。’”               

  这段古文大意是:在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三月间,方苞被关押在刑部监狱,每天都看见有三四具犯人尸体从墙洞里被拖出去。他问原因,有个知道内情的人告诉他:这是发瘟疫了。不过今年气候正常,还算好的,往年气候不正常,一发瘟疫,每天要死十来个人。因为瘟疫传染很厉害,即使亲属也不敢同他生活在一起。这牢房很狭小,四面又有没有窗户,关押200多人,屎尿都在里面,春天一到,没有几个不得瘟疫的,死人与活人挤着躺在一起,受传染,死的人就多了。奇怪的是,那些大强盗和犯案多次的贼,杀过人,案情重大的囚犯,精气特别旺盛,染上这种病症的十个当中没有一两个,有的即使染上了,随即也就好了。那些接连死去的,都是因为罪轻被押以及被牵连的,被当作人证而不该受法律制裁的人。             大盗、惯犯、杀人犯,在那样恶劣的生活环境里,那样传染性极强的严重瘟疫,也不上身,即或传染,也随即便好了。文中认为这种现象可怪。其实,今天看来,这却不足为怪。因为那些罪犯,自认罪有应得,所以在牢中心安理得,吃喝自在,心理特放松,精神特“健旺”,即文中所谓气杰旺,因此,他们免疫力很强,抵御疾病的能力很强,即使可怕的瘟疫也能抵御;而那些轻罪犯,受牵连的,或受冤枉的,整天忧虑,或愤愤不平,精神郁闷,吃不好睡不好,就容易传染疾病,接连死去。                    

  方苞的《狱中杂记》,本意是揭露清代牢狱的黑暗,吏治的腐败,而这段文字中写的那些重罪犯,就是今天来看,也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不过,通过这段文字,作者于无意中,像写了一个关于人的精神状态与瘟疫传染情况的实验报告,这个实验很残酷,但它却有力地说明:精神健旺,心怀坦荡,疾病难入,甚至瘟疫也难上身;精神压抑,心怀忧虑,疾病易上身,甚至发展到严重而危及生命。

这是因为,人的精神、心理,会调节其行为或生理功,能加强人的免疫能力,而免疫力是最好的医生。有文章说,新冠肺炎其传染性很强,但并不是所有与患者接触的人都被感染,而且就算被感染,也是症状有轻有重。这一切都归因于个体的免疫能力存在差异。有位得新冠肺炎而痊愈的姑娘说,她的痊愈,除配合医生药物治疗外,与她坚强意志分不开。

健旺的精神,积极的心理,会使人的肌体增强免疫力,加强抵御疾病的功能,因而疾病难以侵入,即或得病,也较轻且容易治好;压抑的精神,消极的心理,会损害你的肌体,降低免疫力,弱化你抵抗疾病的功能,因而疾病容易侵入,或使疾病加重,危及生命。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得此病者或被此病传染者众。但是,我们现在有党和政府的大力收治,四面八方的支援,全民团结一心,众志成城,不像旧社会听天由命,我们定能战胜新冠肺炎,迎来春暖花开。

治愈新冠疾病,我们要积极配合,要让自己有健旺的精神,积极乐观的心理。

   注:

方苞(1668——1749),字灵皋,一字凤九,晚年号望溪,安徽桐城人,清代散文家,是桐城派散文的创始人, 康熙五十年(1711),方苞因《南山集》案牵连入狱,两年后出狱,被编入汉军旗,以奴隶身份入值南书房。康熙死后被特赦,解除旗籍。后累官至礼部侍郎。本文是方苞出狱后,追述他在刑部狱中所见所闻的记录。

共获得积分:25 ,共2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如果......假如......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