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旅游频道 >>文章列表 >> 文章具体页

发表时间:2020-02-10 21:27:52

()跟随雨果游览巴黎圣母院

法国大作家雨果的《巴黎圣母院》,在孩提时期就曾驻留在我脑海里,它那闪烁着人性关爱的浪漫情怀和犀利抨击现实的色彩,就像艾斯美拉达的俊俏妩媚身影和哥特式教堂奇特粗犷的建筑风格一样经常浮现在我眼前。

进入巴黎圣母院广场,卡西莫多、艾丝美拉达、罗德·弗罗洛以及法比等人的身影就在我的眼前晃动起来。广场内,大厅中,走廊上,钟楼里,他们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恍惚间我又回到了中世纪的雨果时代。

教堂前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早已用水泥替代黄沙土地的广场上,在喧闹吵杂的人群中,我似乎看见被绑在木柱上,在烈日灼烤下的卡西莫多暴躁的大喊着“渴,渴”,周围是攻击和嘲讽的人群。没人想到,一个被他挟持的美丽女子居然舀起一碗清水,缓缓地倒入他的口中。此刻卡西莫多望着艾丝美拉达清澈如水般的眼睛,他也看见了她清澈如水般的心灵。

教堂坐东朝西,周围的围墙都是坚硬的石材建构,层次分明,凸凹有致,雨果把他称之为“石头的交响乐”。教堂的底层是三座哥特式的大门,门侧和门柱上布满了雕像,门外层包裹着皮革,钉了不少镶金的钉子,内侧镶有金属板,中间是厚重的木板。望着如此铜墙铁壁般的大门,我眼前却出现数以百计的“奇迹王朝”的弟兄们,正疯狂地抬着巨大的梁柱,手舞足蹈地呐喊着,狂叫着向着大门猛冲。而卡西莫多以他魁梧的身躯,奋不顾身地以石柱,石块和沸腾的铅水向人群中投掷着,浇灌着,拼命保护着艾丝美拉达。

最使游览者心仪的游览处却是教堂第三层走廊。这走廊连接着南北两座钟楼,两座钟楼之间是一个宽阔的平台,平台的外沿是一周边的用大理石筑构的雕花栏杆。人们在这儿可以远眺教堂后面漂亮别致的花园,近观教堂前面蜂拥蚁聚的人群。手抚着这数百年前的栏杆,你也许能听见“嘭”的一声轰响,那是卡西莫多将极度自私的副主教罗德·弗罗洛从这里仍了下去,使他得到应有的报应。

我靠在走廊的栏杆上,极目向外望去,那矛锋剑鞘般的阁楼顶,那乱石嶙峋的石头墙,那美轮美奂的花格玫瑰窗…,我想寻找卡莫西多当年像猴子一般在墙壁上攀爬,为寻得博艾丝美拉达一笑的野花。然而早已花残人尽,物是人非,只留下耀眼刺目的烈日反射下光怪陆离的景象。

在雨果的小说里,那些钟都是有灵性的,它们都是卡西莫多不可须臾离别的最可信赖的朋友。那口名叫“玛丽”的钟最大,据说有十三吨重,放置在教堂正厅南面的顶层。大钟响起,巴黎全城都能听见那悠扬的钟声。如果爬上楼顶,可以俯瞰整个巴黎的美景。我想,也许在这钟楼上,还可以看见当年大仲马笔下茶花女玛格丽特走过的烟花柳巷。可是却正是这面大钟的声响震破了卡西莫多的耳膜,关上了他与世界沟通的大门。然而也正是在这钟楼上,卡西莫多目睹了吉普赛女郎艾丝美拉达的鸾回凤翥的阿娜多姿,给后人提供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文化大剧。

走出圣母院我突然想方便一下,可是又不知厕所在哪儿。在我踌躇之际,身旁一位骑着自行车正在停车的法国女郎。我便厚着脸皮用英语向她询问。女郎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看来她也不清楚。她随即从身上掏出手机,在导航图上寻觅起来。不一会她便向我指点路径。但巴黎的巷道错综复杂,我还是弄不明白。她便放下车子,为我做起向导,一直把我领到“Toilttes”的标牌下,才反身离去。望着她那绰约多姿的背影,我有些迷糊起来,几百年前的艾丝美拉达似乎又在我眼前晃动着。

在返回酒店的车上,我回头远眺高高耸立在暮色中的巴黎圣母院,心中突然掠过一丝感伤。我明明知道激起雨果创作灵感的,刻在教堂走廊上的“命运”的字迹早已消失,我还是心有期盼地处处寻觅,带来的只有失望。 “命运”到底在哪里?我在巴黎圣母院找不到,我想也许在其它地方也不会找到吧。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同游

暂无相关同游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