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2-19 19:34:11


                         大疫当前防“犯浑”

 

 

据网上一篇名为《打着防疫的旗号,就能为所欲为吗?》的文章介绍,现在一些地方打着“防控疫情”的名义,出现了“擅闯民宅、暴力‘执法’、辱骂殴打、捆绑关押、游街示众、毁坏财物”等过度且违法的“犯浑”行为。

特别让我不寒而栗的是这样的事情,一夜之间,曾经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几度重演的历史再度重演。这不禁使人们回想起黑格尔的一句话:“人类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吸取任何教训。”!

为了防控疫情,有的地方出于当地防控工作的必要,进行严格的小区封闭管理,这是切断病毒传播的必要手段。但有些事,疫情再紧急,也不能干。

在网上有一些文字、图片和视频的实例,特别是涉及警察的,未经证实不可以引用。故在此不便举此为例。但都说的是一些侵犯人权,有损人格尊严、擅闯民宅甚至打绑人员、游街示众等的严重违法行为。简直不敢想象这是发生在现代中国吗?简直是目无法纪,胆大妄为!所以针对现在出现的过度且“犯浑”的做法,人民日报海外版发了一个短语文章《不能打着防疫的旗号为所欲为》。

且不说这些令人难以相信的“犯浑”做法是地地道道反智、反科学的形式主义,而要说的是,我们的法律意识到哪里去了?还有经过数千年,特别是近年来的科学文化文明的教育,难道一夜之间都付之东流了吗?因为这不仅仅是简单粗暴的问题,而是多年来形成的“宁过勿不及”的思想加上动辄发热的头脑在打着某种旗号乘机作怪。

“宁过勿不及”思想,是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等的表现,实质是不负责任,不敢担当,怕个人利益受损的想法。因为“过”无大错,“不及”则会犯失职大罪恐丢乌纱帽;而打着旗号乘机“犯浑”,则是国人难以改变的“愚昧、低智、浅薄”等劣根性的“心血来潮”。似乎仍处在尚待心智启蒙,脱离蒙昧时代并没有走远。

正如有人发文分析得那样:“这几件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打着“为大家好”的旗号,任意践踏他人权益,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野蛮操作、粗暴执法。

那些去人家家里敲麻将桌的人,就算不知道《刑法》有明文规定——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起码也应该知道去人家家里,要是没有执法机关颁发的文件,是不能闯门而入的。更别说,最后他们集体殴打群众,更是有犯罪嫌疑。

国家卫健委、几位院士、各地的疾控专家们,反复说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主渠道是飞沫,出门只要不扎堆,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在一般情况下就足以保护公众不被感染,更不用说在家里了。不分场合看见不戴口罩就抓?这种操作,说好听,是太机械了。说得不好听,就是太愚蠢了。

说到底,一些“犯浑”的行为表现,最根本的“病灶”在于一些地方、一些人脑袋里缺乏法治思维,不懂得“依法防疫”。

要知道,特殊时期,特殊政策,但一切行为的底线,仍然是法治。

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时强调,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如何依法防疫?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明确各级防疫主体的权力边界,应该承担何种责任与义务,必须明确清晰,而且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比如对于乡镇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组织的防疫人员,因为直接面对社区居民,更应该明确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得说开了,不能任性妄为。

当然对于有的人在疫情防控期间,进入公共场所不戴口罩且不听劝阻执意违反规定另类“犯浑”的人,给以“训戒”是必要的。对于已经被确诊为“新冠”的患者,可能出于“一拴同命,同绑共死”的极其阴暗心理而往电梯按钮部位吐口水以故意传染他人等的“超级犯浑”行为,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惩治更是必须的。

有些地方做得挺好,比如上海27日通过了《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全力做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明确了单位和个人的权利、义务以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这样,才能强化群防群治抵御疫情的法治保障,才能促进全社会科学、高效、规范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否则,如果防疫行为没有沿着法治轨道走,那免不了会出现这样的人——有点权力就膨胀、就拿范儿,觉得自己可算是能治住别人了,可了不得了,看谁不顺眼,就不让谁好过。这是典型的“犯浑”。 

值得深思的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已经进入文明社会,有不少的人怎么仍然会“犯浑”?

一要问,是谁让这么做的?

可能的回答是:没有哪个领导命令也没有具体人让,群众自发的行为。

二要问,想过这样“犯浑”是违法的?

可能的回答恐是“只求目的,不计手段”了。“首要面前,没有对错”。

三要问,依靠群众是群众想怎样就可以怎样吗?

可能的回答是恐没有回答。

看来一方面我们离真正的法治社会还很遥远;二来群众头脑里还有着很深的“乱为有理”的意识——只要是有“可打的旗号”——只求一点,不计其余。更重要的是领导者的无为无担当无主见,没有头脑里主动管理科学管理的意识,放任“犯浑”行为自流,听之任之。

到了现在科技十分发达,文明无处不在的时代,我们的社会管理却仍然落后时代要求,仍依靠“问题”来“导向”。能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从开打“新冠”疫情阻击战严控疫情蔓延,在加强社区管控实施若干具体措施那一刻开始,就制定出严格的法规界限,哪些能为哪些不能为,有个明确和及时的规定并坚决严格监督执行恐不会发生“犯浑”的“过度”做法了。既使出现也能及时纠正。

不从改进管理上查找问题,仍不自省,如再有各种类似这样大的“疫情”发生,必然还会有“犯浑”的事“照样”出现。这也许是历史“教训”的必然,但我们能不能跳出这个“圈儿”呢?

 

2020219日于天津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闲暇闲情话闲章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