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2-20 15:20:29


 

弟弟的赋闲生涯

 

亚平

 

逼迫八君子闭嘴,导致14亿人闭户。

 

前日胞弟在微信上给我看一幅字。

 

发黄的报纸上,中规中矩临摹的柳公权书法。

这篇字是19762月写的,时年弟弟23岁。

弟弟说:“近日闲着,写字,读帖,把正、篆、隶、行、草都写了够。翻出旧日习字稿,感慨万千。”

 “当时前途未卜,出于本能的喜欢,只知道看书,拉琴,习字,毫无目标,对所谓前途迷茫,对所谓理想心恢意冷。”

 

往事不堪回首。

 

罪恶血腥、地狱般的文革中,多少孩子被迫辍学,或街头游荡,或山乡流放,或成了盲流流氓。也有不多的孩子因为有明智的父母引导,在家自学,不甘放荡。

我的弟弟便是。

1966年,天下大乱,弟弟正读小学五年级。先是停课“闹革命”,然后打倒了老师,自然不要读书了。复课闹革命后,胡乱对付着读了“初中”,然后到一个小工厂做了车工。

 

十年,漫长,荒唐。

 

经历过战乱与和平时期各种政治运动的父亲是冷静的、明智的:天不会总是夜,不要荒废光阴。读书、习字吧,将来会有用的。

弟弟从琉璃厂买了各种字帖和大瓶装的墨汁,开始用旧报纸习字,同时拜从狱中出来的齐燕铭先生为师学习篆刻。几年下来,染习翰墨,正、草、隶、篆,写心达情;

   

篆刻钤印,刀法清隽,风雅得紧。

 

一切作为都会有结果,哪怕是无所事事、无作无为。

精耕细作,必有收获。

1978年恢复高考时,弟弟以小学五年级的“学历”考上了北京财贸学院金融专业。

 

十年动乱,虔心不乱。中国古典文化的熏陶,成就了一个智慧的文化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弟弟的女儿落生,芳名“柳依”,源于“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寇准《江南春》),字“听雨”(借“留得残荷听雨声”);号蒼海,只因柳公权书玄秘塔中有“赤子无愁声,蒼海无惊浪”句。

女孩儿睁眼便是金石书法笔墨印章与印章上阴文阳文诗词边款,那小姑娘4岁便会往自己私人藏书上钤印盖章。整个一个小妖精儿。

 

天朝过几年就来一次“历史惊人相似的重复”。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咱们平安的老人家,非常时期也要继续学习,要诲人不倦;娃娃更要不负年华、读诗运算,学而不厌。

因为,孩子们还有远方。

 

儿子5岁时用舅舅刻的图章在自己的画上钤印。小顽童不堪的涂鸦,一盖上名章,就有了几分风雅之意。小儿郎自我感觉似乎也成了读书郎。

 

生活虽然艰难,思想虽有困惑,只要将它清扫捋顺,撒下希望的种籽,勤谨耕作与灌溉,终有一天,花会开的。

                                                                                           2020-02-20

 

感谢来访,互相学习

共获得积分:32 ,共3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