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3-01 11:37:11


 

美国大峡谷的西峡荒寒和苍古,就在巨大的悬崖边缘,我见到了一群浑身如墨的乌鸦。这群乌鸦体型比鸽子大,看见人好像并不害怕,在地上很有节奏感地跳动着前行。记得在日本自助游的时候,每到一处有树木的地方,都会发现许多乌鸦,天下乌鸦都是一般黑,都有同样的叫声,如今乌鸦竟然出现在荒凉的大峡谷,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很令我激动。
 

 
乌鸦就像被黑漆刷过一般,发出亮光带有光泽,两只眼睛则是棕黑色的,如珠似豆,晶晶闪亮,带有一种纯真与柔和,在大峡谷冷峻的天地里,看上去活得很自在,一会儿飞走一只,大概到什么地方觅食了,一会儿又飞来一只,大概吃饱了。那群乌鸦看到人多了,就发出“啊,啊”的深沉叫声,从头上略过。点点乌鸦在天空中即刻留下了一道美丽的弧形。
 
乌鸦是非同一般的鸟儿,与麻雀的鬼鬼祟祟完全不同,它们总是飞得那么优雅,上升下降,忽如旋风,久久不肯停歇。这种优雅似乎与它的长翅有关,那对翅膀与它的身体是超比例的,它们立在地上时,也会将双翅展开,这时你可以静观。那翅膀黑而优雅,你就会觉得古代白话小说中形容一个女子的漂亮,说眉毛黑如鸦翅,长入鬓角,实在是一个很传神的形容。
 
乌鸦很聪明,甚至有人说智商相当于5岁小孩,但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乌鸦并不招人喜欢,和乌鸦有关的词汇多是贬义,例如我们总是用“乌鸦嘴”来形容多言的人。乌鸦在几里路外便能闻到腐烂的动物尸体的气味,所以总是同死亡纠结在一起,成为凄凉和悲哀的象征。在小说中,在电影里,这种鸟总出现在荒凉的野地、阴气深重的坟场、或老宅背后一株孤独的枯树上,随着突然一声凄厉而苍老的鸣叫,一种苍凉的恐惧感便会袭上你的心头。
 

 
乌鸦发出的声音有点怪异,有发“啊、啊”声的,有发“哇、哇”声的、有的竟然发出“呜啊,呜啊”的揪人叫声。这团纯粹的黑色留给我一种印象,就像一个个在天边冷飕飕、阴沉沉地飘动着的幽灵,给人以生的默念与死的思考。
 
乌鸦多半是在夕阳西下或暮色苍茫中出现的,它们不停地振翅,袅袅地、不慌不忙地飞向天边,在一缕晚霞隐去的时候归巢。它们一个个都像黑色精灵,从一株树飞到另一株树,又从树上飞到地上或从地上飞到树上,在起点与终点之间,扇动大翅,潇洒自如,自由自在。
 
乌鸦是深沉的,看上去既沉静又深刻,很富有哲理,那是因为夕阳比朝阳深沉的缘故。朝阳是开端,是青少年,夕阳是终结,是暮年,是饱更事变,拥有丰富内外阅历的晚年。待到那“啊,啊”低沉的叫声消失在周遭时,世界便是一片寂静。
 
迁居上海几十年,我一次也没见过乌鸦归林,可能这里的生态环境不适宜乌鸦的存活。但我很喜欢乌鸦,因为它就像哲学家,那低沉的叫声会给人以深沉感,让人感到大气,令人看破红尘获得灵感。上海作为一座大城市,麻雀很多,我们经常只能听到“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给人的印象是浮躁与浅薄,很小家子气的。我想起唐诗中的:胸中清气吞云梦,几点鸦归送夕阳,那种境界多好啊!据说外地许多地方都有乌鸦的,有哪一天,成群的乌鸦会在上海的上空飞翔吗?
 
总字数:1216

共获得积分:12 ,共1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灯下漫笔(23续):我们走到了历史的岔路口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