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3-16 11:19:32


                       春到陶然亭


    一场举国轰动的疫情,绝大部分人(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人)都宅在家里不敢出门了。这一宅,可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原想在北京过完春节就回去了,却没想到,各地的“封闭”,使得我不得不在北京呆了两个多月,而且还得继续待下去。
    近日里,春暖花开,人心思动。疫情也比前些时日要减轻的多了。虽然没有完全解禁,可是,路上的行人车辆明显地多了起来。就连一些公园等露天场所,大多数也都开放了。
    3月14日,星期六。北京,一个晴朗的天气,空气质量“优”。
    上午,带着对春天的向往,领着刚刚过了两岁生日的小外孙。到陶然亭公园去散散心。



 

    公园里,游人还真不少。也许是周末吧,许多家长带着孩子来游玩,疏散一下憋屈了一个多月的郁闷心情,也让孩子们开开心。然而,本该开心的春游,却因为人人一幅大口罩而使得欢乐的成分有所逊色。
    “惊蛰”已过、“九九”刚完,春的脚步已经来到了北京。迎春花已经灿烂的开放了,金色的小喇叭张着口,吹奏着美好的春曲。



 

    湖边上,“知津亭”和“澄怀亭”下,行走观赏的游人不少,坐下来休息赏景的人就要少得多了。旁边还不时地有戴着袖标的检查巡逻人员走过。看来,还是少停留,边走边看吧。



 

    走过“榭湖桥”,两端的牌坊“陶然”、“佳境”,在蓝天白云和青松翠柏的衬托下,显得鲜亮、干净、高大。牌坊前的小广场上,小外孙开心的蹬着滑轮车奔跑,也给大人们带来欢笑。





 

    难得的晴日蓝天,又是难得的优质天气,湖水在蓝天的映照下,也泛出蔚蓝的色彩。但愿,这样的好天气能常有,这样的美景能常驻。



 

    山坡上、草坪里,小草还是一片枯黄。可是,岸边的柳树,已经飘起了长长的柳丝;而柳丝上,也已经绽开了嫩绿的柳芽。一阵清风吹过,柳丝就像姑娘的长发,撒撒扬扬、随风飘荡。



 

    位于湖心岛西南角的“慈悲庵”,因为展厅都是在室内,所以没有开门,只能在墙外看看了。高高的庙台上,西侧的三间敞轩就是有名的陶然亭。
    庙台上的玉兰花已经开了,可台下的蜡梅却还没有凋谢。两相辉映,展现着京城“仲春”时期的魅力。



 

    进不了门,就只能在“云庵桥”上,远眺“陶然亭”了。亭上郭沫若题字的匾额,以及柱子上清代翁方纲题的楹联:“烟笼古寺无人到,树倚深堂有月来。”的黑底金字赫然醒目。



 

    过了云庵桥,公园南门里面,就是“华夏名亭园”。上世纪80年代,在里面以1:1的比例,仿建了全国有名的十多座名亭,给原本就以“亭文化”为主的公园,增添了更加灿烂的元素。因为去年曾去过,这次就不进去了。




   


    虽然,春草还没有发绿;虽然,春风中还带有寒意;虽然,“倒春寒”的可能还存在。然而,春天毕竟是来到了。到了北京,到了陶然亭。
      

 

共获得积分:40 ,共4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夏日荷花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