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3-24 09:15:48


 

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上海的油酱店、烟纸店、杂货店等都有零拷业务。小时家中没有冰箱,全靠一大早拎篮子到小菜场买菜。一次,父亲把猪肉、芹菜、豆腐干等买回家,母亲一看,说买的不多,提出干脆用猪肉、豆腐干再将黄豆泡一泡,作为食材,炒一个辣酱吧,于是关照我去菜场买两个红辣椒,再去油酱店零拷半碗豆瓣酱。那天,我第一次领教了零拷,中午时分,上桌的是美味可口的炸酱面。
 
那时的零拷食品是很多的,都是日常食品和必需品,如菜油、豆油、花生油,粗盐、细制盐,豆瓣酱、甜面酱,红醋、白醋,黄酒、烧酒、老白酒,红白乳腐,酱菜等等。记忆中有爿油酱店里挂满了大小勺子,l两、2两、半斤、1斤,看上去就像古代的一排竹乐器,店主根据不同的品种和重量使用不同勺子,不论你买多么少,都能够拆零购买。零拷勺子的分量是丝毫不差的,仿佛经过了工商部门的检验,老少无欺,顾客从来不怕被宰什么的。
 
过去可没听说过“低碳”要发什么文件,但是现在想来,上海人的“低碳行动”已经从零拷开始,真正从小事做起、从自己做起了。这种购买方式的好处真多,首先当然是省钱,第二是方便,第三是量少新鲜,不占冰箱空间,第四是不产生包装垃圾。它可以省下许多麻烦和时间,减少许多塑料“废品”,而“废品”正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真是“哥本哈根”哈到了根!
 
以前我总是积极响应号召,分类收集垃圾,一开始将垃圾分成三大类,即餐厨、纸品和塑料,后来又增加了其它分类。塑料废品分类收集后,放在一个大塑料袋里(放纯水的),每个月都会积攒一大包。前几年收废品的师傅会作价收购的,但后来,他们说这些垃圾太不值钱,就不收了,于是我只好把大包的“垃圾”重新新丢进垃圾桶。呵呵“理论”与“实际”真正地脱了节!
 
上次去超市采购,忽然发现新设了一个零拷绍兴老酒的柜台,我看到一位顾客自带家什拷了一瓶黄酒,烧菜用的,心中很感欣慰。这不,零拷还是有它的生命力的。随着市民生活的提高和需求的提升,零拷食品并未退出市场,并未成为历史记忆啊!呵呵,上海人还是平民百姓多呀!
 
接下来我便想入非非了。“低碳”不是说说的,除了发展新能源等等,归根到底是“生活方式”的革命。我知道上海市民对乳腐情有独钟,十分喜欢吃。早上吃泡饭时,配块乳腐,味道真是好极了。如果超市里,或者杂货店、油酱店里,在零拷黄酒的基础上再增加零拷乳腐呢?用竹或木制的尖筷,往坛里的乳腐上一插,乳腐就被提起来了,方便得很,不需要很多人力的,生意肯定特别好。而且红乳腐汁拌在稀饭里,也是一种口福,更可以用红乳腐汁烧肉,烧出来的色、香、味俱全的“玫瑰红烧肉”是会令人垂涎三尺的。至今,还有不少饭店的特色菜就是“玫瑰红烧肉”,它是上海独具风味的特色菜,谁都想尝一尝的。
 
还有酱黄瓜、酱萝卜、酱大头菜、红绿萝卜丝、糖醋大蒜头、酱生姜、什锦菜等,也可以零拷的,我知道尚有为数不少的市民仍喜好价钿便宜、效果相同的零拷品,无奈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既然有需求,我想就应该让零拷品重返市场。随着低碳理念的渐入人心,我想总有一天吧!
 
总字数:1240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坝上草原行第一日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