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3-29 13:17:54

 

    阿有阿有,一无所有,小队里的社员都什格套(这样)评价阿有。   

 阿有三十五岁左右,是个浪荡鬼,好吃懒做,东荡西逛,农民就是靠做做吃吃的,你不肯扑心扑肝做生活,哪来的工分?所以至今还是个老光棍,阿有同五十六岁的娘还住在爹留落来的一幢破不烂碎的瓦房里,在草舍一统天下的小村子,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但没钱整修,砖碎瓦破,瓦房还不如鸡窝。   

 阿有爹年轻时有点经济头脑,不肯种田,与人合伙买条船,一起在上塘河,大运河跑运输,所以挣得到铜钿造得起瓦房,在这个村里很海威。但天有不测风云,阿有会走路的那年,在拱宸桥碰到日本佬名义上的租船,实际上的抢夺,年轻气盛的阿有爹争执中吃了几枪柄,结果船还是被抢走,回来后伤病加上气急,一病不起,死了。阿有娘守着这根独苗,横竖没有嫁人。在叔伯兄弟的帮忖下,种了两亩田,日脚也能过去。但宠儿子宠得无法无天。阿有六七岁那年,他娘挑了担谷送他到打铁关老樟树下的书塾里去读书。老先生笃信孔老夫子有教无类的信条,收了他。阿有开始还老实,日脚一长,顽性发作。一次,老先生稍微外出,他用浓墨把自己和同桌的脸涂黑。先生一进门,吓得差点蹶倒。差人同阿有娘说:侬个倪子(儿子)我吃不落教格,熬稍领回去。    

  杭州解放后,搞土改,成立互助组,初级社,别人都嫌憎阿有娘是个女人家,阿有又不肯好好做生活,不肯互助。还是我师傅说了句,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就把她家编在一个小组。阿有一天天长大,但劣性不改,阿有娘死做活做,娘俩能勉强过日脚。但阿有娘最大的心事是阿有啥时光抬老娘(讨老婆)。年纪日日大,阿爸没得做,但哪里份人家愿意把囡嫁给浪荡鬼?阿有娘在他老公的坟前哭叫:侬个死鬼呀,叫吾拉捺格(怎么)做做人!    

  我下乡第二年,阿有36岁,铸造厂来招翻砂工,大家都同意让阿有去,一则这工种脏苦累,一般农民也不稀罕,二则也可以卸个浪荡鬼的包袱。阿有做梦没想到自己格位农民伯伯会变成工人叔叔,到厂里报到后回到小队,工作衣套套,翻毛皮鞋穿穿,样子焕然一新。说也奇怪,进厂以后做生活起来也特别卖力,好像变了个人。真有点“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变化。

 有了固定工资,有了体面生活,阿有翻修了瓦房,添置了家具,买了辆“凤凰”。嘿,竟然有好几个媒婆上门拉线提亲了。但阿有箩里挑花,眼晴勿花,挑了皋亭坝的一个冒三十出头的剩女。相亲以后,很快就定好日子。喜得阿有娘跪在老公坟前笑说:阿有爹喂,吾拉阿有要抬老娘哉,好日脚侬来吃杯喜酒噢!

  阿有阿有现在是统统都有。

 

 

 

                  

 

 

 

 

 

 

 

 

 

 

 

 

 

 

共获得积分:5 ,共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博友自京来 五年又相聚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