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4-11 10:49:22

 

        阿婷是我们隔壁小队的社员,我下乡那年,她二十岁。真像她的名字,长得亭亭玉立,眉清目秀,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简直可以同王晓棠比美。尽管穿着打补丁的劳动服,但掩饰不了她的天生丽质。如果让她同城里姑娘站在一起,除了说话有乡音,真分不出谁是村姑,谁是城妞。但可惜阿婷爸爸是富农成分,解放前又入过一贯道。所以他们这份人家,在小队里只有干活的义务,没有说话的权利。 

 一次生产大队在旧祠堂里开大会,阿婷恰巧坐在我前面,低着头打开司米。掏手绢时,带出了一张小卡片,掉在身后,我捡起一看,是当时很流行的电影歌曲照片《九九艳阳天》。我还给她时问,你很喜欢唱歌?她接过照片,迅速放进口袋,脸上的表情是相当复杂和惶恐的。 

 后来大队成立宣传队时,我想向书记推荐阿婷的,但特殊年代,就不要为难书记了,我也怕引火烧身,套个阶级立场不稳的箍儿。

 两年后我去了公社中学,听说阿婷被她爹娘草草地嫁人了。老公是半山北面的一位退伍军人,人家当过兵,抗过枪,根红苗正,不嫌富农子女。

 但在纯正的稻田里难免也有稗草,阿婷老公仗着自己三年义务兵的资本(其实没什么可炫耀的),好吃懒做,不思上进,又交了一帮酒肉朋友,家境就好不起来。生了个囡以后,他传宗接代的老思想膨胀。阿婷怀二胎时,老公偷偷地带她到好多地方做鉴别,听说是个带把的,把他喜得一愣一愣的。阿婷感冒咳嗽,他怕咳落来,无知无识去弄来各种各样的草药。结果生了个大胖的脑瘫儿,苦了阿婷。

改革开放后,她老公轻举妄动地到南方淘金去,一缺市场知识,二没经济头脑,三少经营资本,在一帮狐朋狗友的欺骗下,落了个鸡飞蛋打的下场,欠了一屁股债,彻底把阿婷害惨了。  

老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阿婷这朵鲜花真插错了地方。 

早些日子我去师弟家玩玩,顺口问起阿婷,师弟说,她现在的情况真不晓得。 

阿婷,愿你现在日子好过点。

 

 

 

共获得积分:4 ,共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博友自京来 五年又相聚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