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4-30 22:20:05

       阿姑是个老年女社员,大家都称她为阿姑姨娘。阿姑五十出头,生有三儿三女,大儿子阿土二十七,二儿子二十四,下面隔三年生了三个姑娘儿,末拖儿子阿根十二岁,放学后,篰篮背背割羊草。那时还没有计划生育的说法,像阿姑这样三年生一个,社员们都说,真会精打细算。阿姑老公是生产队(下辖三个小队)的贫协主任,她算得上是个干部家属,但这位贫协主任也同普通社员一样,挣工分吃饭,无非经常要去大大队和公社开个会。所以阿姑仍在妇女队干活,还是个妇女队长。一门两干部,真当勿错起      

 阿姑梳了两条辫儿(郊区的老年女社员好像都爱梳辫儿),脸色蜡黄,皱皮伙罗,眼睛眯拢,嘴角歪斜,论相貌,真上不了台面。但应了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的老话,阿姑福气好,老公不厌憎,儿女都孝顺。老贫协主任在大队里做点轻便生活,有时回家早点,会淘米洗菜,剖鱼杀鸡,从没男人家纤手勿动的不良习惯。他尤其做得一手好粉皮。过年前,不要说本小队,四邻八舍的人都会把磨好的蕉藕粉拿来,请他加工。他有求必应,从不推辞,宁可连夜不睏。大儿子阿土从小喜欢拆拆弄弄,修修补补,无师自通,兼职村里的电工,也算有一技之长的,工分也比别人挣得多。大女儿阿娟已定亲给杭氧的一个工人,准女婿三天两头来孝敬未来的丈母娘。还有几个儿女在小队里勤勤恳恳做生活。小儿子阿根读书成绩蛮好,两只羊也养得蛮壮。人做到嘠格份上,阿姑真当心满意足了。   

 我下乡第一年的双抢,老年女社员由阿姑带领在晒场上晒谷子,要顶着大太阳耙呀,翻呀,也蛮辛苦,尤其是遇到雷阵雨,那是哪怕自己全身淋湿,也要把谷子收进仓库的。我们全在大塘里抢收早稻,师傅叫我把湿谷从田畈里拉到晒谷场。一车湿谷四箩筐,少说说也有三四百斤,顶着大太阳拉一个下午,真有点筋疲力尽。一次,我在进晒场卸谷箩时,车杠一翘,打在手臂上,划出条血口子。阿姑看到后,丢掉耙子,从仓库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给我包上,并说,歇歇,歇歇,学生哥,吾拉农民做惯了,格生活真当难为捺。我说,姨娘,没关系的。她一边说,一边从仓库里的一只钢精锅里舀了碗绿豆汤,递给我,快喝,快喝。雪中送炭是送温暖,现在这碗绿豆汤既清凉,更是温暖,虽然没那么甜,也没有冷饮店里的冰,但真舒畅。我喝完,放下碗,拉起车子就走。阿姑在后面喊,学生哥,勿急,百坦。   

 过年前,我在收拾物品准备回家了,阿根捧了包东西来我草舍,说,姆叫我给你的粉皮。     

 阿姑姨娘,我忘不了你!                                                                                              

           阿字头的农友系列写完了,谢谢朋友们!)

     

共获得积分:5 ,共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博友自京来 五年又相聚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