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6-08 12:41:56


 

最近我参加了一位老友的追悼会,因手术不成功,他只有72岁便被心血管疾病夺走了生命。我想你啊,老友!这几天你的音容笑貌老是萦回在我的心头,在失眠中我回想起你的许多往事。
 
记得你曾为我的女儿介绍过男友,真诚的你从中撮合做了不少工作。我曾与你携手边走边聊,一起游览过上海市东西南北的许多旅游点,难忘的有千灯古镇观千灯、承载着厚重的海派文化和上海之根的邵稼楼、滨江公园的森林浴、陈云同志的故乡练塘古镇、四面环水的周庄、青浦大观园、以及枫泾、同里、西塘、滴水湖、世纪公园等等。在那时,老年人乘车是免费的,因此我们玩得很尽兴。如今在我的家中还保留着你送我的俄国画家列宾的油画复——《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这幅名画成了我与你友谊的象征……在悲郁之际,我重新翻阅了哲学家赵鑫珊老师关于死亡的学问,又进行了一番死的哀思和生的默想。最终心情才总算平静下来。
 
赵老师总是告诉我,人都是“向死而生”的。在世上所有的事物都具有偶然性,但死亡却是人存在的最固有、最根本、最亲自的必然性。宇宙万物有始必有终,包括已知的星座、太阳系、银河系……都有起源和终结之时,何况人?中国古人说:“生寄死归,多忧何为?”即便你活得再长,甚至有幸活过100岁,但相对于宇宙来说,时间就短的像个“0”。每个人在体验了爱和恨,走过了一连串的渴望和追求之后,都会从单行道走进他的“睡房”。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也许,倒过来,“未知死,焉知生”,这样说对活着的人更有意义。
 
人生苦短,而“死”却是永恒的。从娘胎里呱呱落地那个生日仅仅是生命的一次偶然性,而生命于我只有一次。赵老师的话如同一缕缕阳光,射进了我的心房。所以追悼会后,活着的人不管怎样,都应早早走出感情的误区。啊!纪念故人的最佳方式是坚持自己的活法,抓紧活着的每一天。一个人一刻也不能生活在没有希望和没有意义的世界,即使生活缺乏意义,也必须硬是编造出一个意义来。为了排遣人生的空洞、寂寞和无聊,我每天依然要写作,要步行锻炼,要在阅读中发现新的天地,还要不忘小外甥的教育。尤其是写作,是填补空洞的好方法,是我能做到的人生的最大义务和友人的最大希冀,也是每次追悼会一曲断肠的哀乐和向遗体告别给我的最大启示!
 
我打开了《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又仿佛见到了你,心中十分感伤。记得以前我们经常谈论起的就是赵鑫珊老师,他曾说过:“哲学不是一门实用技艺,它不烤面包”,“向死亡学习聪明是哲学的最主要功能”。伏尔加河上的11位苦难的纤夫正在酷日下精疲力竭地向前挣扎,他们仿佛在告诉我,我应放下所有的痛苦与悲伤,应学会在人生的“单行道”上“向死亡学习”,然后悠悠地走进睡房……
 
 
总字数:1096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高考趣谈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