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6-24 12:08:06

该作者的文章:

    微故事(197)

退休护士牵手老农田园逍遥

钱英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自己是一医院住院部的护士长,老公是一医院的主任医生,儿子、儿媳都在人社局工作,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自从55岁退休在家专司主妇后,本以为不上班会将家里操持得更好,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当医生的59岁的老公突发脑溢血病死在医院,这让钱英犹如塌了天,悲痛欲绝,彻夜难眠。几个星期后,人消瘦得皮包骨,说话也语无伦次......

儿子张阳和儿媳要上班,只好请保姆在家照护。哪知保姆才干了一周却要辞职,理由是:“你们家一个老年痴呆的老人,一个调皮倒蛋的孩子,我难得侍候!”

怎么办?儿子张阳突然想到在农村的78岁的姥姥还健在,可以将妈暂时送到姥姥家过些时候。于是安慰保姆道:“你在我们家安心的干吧!我马上将老妈送到乡村去,你只照护好我孩子和干些家务,这样事情就少多了!”保姆闻言,点头同意了。

接着,儿子张阳给姥姥打了电话:“姥姥!您近来身体好吗?”

姥姥:“我的身体硬朗着呢!你妈妈近来的身体怎样?”

张阳:“自从我爸走了后,我妈深陷在悲痛中走不出来,昼夜难眠,说话语无伦次,保姆也不愿照护!”

姥姥:“既然这样,你可以把你妈送到乡村来,让我慢慢劝慰和开导她,也许可以恢复健康!”

张阳:“那可要麻烦您了!周六我就开车送妈去!”

姥姥:“好!”

周六早晨,儿子张阳和儿媳帮助妈妈收拾好衣物和生活用品后,开车将她送到了乡村姥姥家。

当姥姥看见自己的女儿钱英愁眉苦脸病恹恹的神态,心痛的泪水直流,却佯装高兴的笑道:“钱英回来了!好好陪我几天,让我们娘俩高兴高兴!”

钱英只是双目无神的望了望娘,没开口说话。

等外孙张阳开车返城后,为了解开女儿钱英的心结,姥姥每天除了做饭,就坐在家里陪钱英聊天,劝解,说得口焦唇燥。这样进行了两个星期,可是收效甚微。姥姥虽然说了好多劝导的话,钱英却无动于衷,只是“嗯!嗯 !”的回应两声,这让姥姥心里好难过......

这天风和日丽,房前溪水淙淙,房后橘林笼翠,菜园瓜果满架,远山白云缭绕。姥姥端了两把小靠椅放在门前的枣树下,面向房子里的钱英呼唤道:“钱英!今天好天气!你出来和我在枣树下坐坐,这里空气最新鲜!”

钱英“嗯”了一声,终于走出大门,到枣树下的小靠椅上坐下了。

才坐了一会儿,邻居62岁的老农志强从门前经过,见到她娘俩坐在枣树下,高兴的叫道:“嗬!钱英回娘家了!稀客!稀客!”

钱英向老农望了望,好像感到十分陌生和诧异,没回应。

姥姥急忙回应道:“是啊!志强!钱英都回来半个多月了,只是天天呆在家里,没出过门!”

志强 ;“钱英!你进城发财了!连我都不认识了?怎么瘦成这样?”

姥姥:“志强!你别怪她!自从我女婿几个月前突然病逝后,她陷入悲痛中爬不出来,日夜难得睡觉,所以病成这样——好像还有点痴呆。”

志强:“啊!我错怪她了!对不起!既然是病了,你将她关在屋里哪能行?我们乡村山青水秀,应当多带她出门溜溜,也许恢复得快些!”

姥姥:“你说的是!只是我年龄大了,不想多走路。”

志强:“我每天只是在附近的果园、菜园、动物园里做点事,看你能不能说动她,让她随我去溜溜!”

姥姥:“这倒是个好办法!”于是面向钱英道:“钱英!这个人是你志强哥呀!你忘记了?你读高中时,有个男生想欺负你,是他到学校帮你将那个男生揍了一顿,你才平安的读完高中,考取大学!”

志强:“是呀!你很聪明!我把那个男生打降后,你的成绩直线上升,考进大学,是我们村那年的女状元呢!”

钱英听了志强和妈妈的对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脸色由呆滞变得温和起来,并点头微笑了一下。

志强:“钱英!我正准备搞我的三园(果园、菜园、动物园)建设去,你能随我去看看吗?很好玩的!”

钱英点点头,于是站起身随着志强哥走进他的田园。

首先看到的是一片菜园,各种果蔬充满勃勃生机。西红柿已经长出青果,黄瓜、四季豆挂满了竹架,丝瓜开出金黄色的花朵,玉米高过人头,辣椒花白果青,茄子紫色花果累累,红薯苗才破土红嫩红嫩......

接着,志强哥带着钱英欣赏自己的果园。柚子、橘子树上挂满了绿色的果实,枇杷树叶肥厚随风起舞,樱桃颗颗鲜红,让人口馋......

志强:“钱英!你喜欢吃樱桃吗?我摘几颗你尝尝?”

钱英终于笑着点头答应道:“好!”

正当钱英吃着志强哥采摘的樱桃,感觉甜甜蜜蜜的时候,一只黑色大母鸡带领着一群小黑鸡来觅食,大约见到钱英是生人,大母鸡对她竖起颈毛表示不友好的姿态,吓得钱英尖叫:“志强哥!快!大黑母鸡要啄我!”

志强:“别怕!它是为了保护小鸡,做做样子吓人的!你不要行动,就没事了!”

钱英:“你的动物园呢?这群鸡怎么在果园里?”

志强:“嗬!告诉你!这就是养殖的奥妙——叫做立体养殖!你看看果园和菜园的交界处那一排棚屋?有鸡屋、鹅屋、猫屋、猪屋,其实是果园与动物园合在一起呢。这样,动物可以在果树林里觅虫、草为食,它们的粪便又可以给果树林施肥,两全其美。菜园的蔬菜吃不完可以养猪,猪的粪便又可以给菜地施肥,不浪费一点劳动成果,多好!”

钱英:“你真聪明!”

志强:“笑话!你是大学生!那才是真聪明!我侍弄的是田园,是粗事,不值一谈!”

参观完三园,志强道:“钱英!你在橘树林荫下休息一会儿,我到菜园旁边的清溪里提桶水喂喂猪,行吗?”

钱英:“不行!我要帮你喂猪!”

志强:“好吧!你和我一起去。”

当志强提着桶和钱英走到清溪边打水时,突然想起一件事,笑道:“钱英!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吗?”

钱英:“什么事?”

志强:“有一天下午,我们几个男孩在这清溪里捕鱼,你也跃跃欲试,最后真的脱掉鞋子,赤脚走进清溪捉鱼。谁知一不留神,你掉进了深水里,两手乱扰的喊叫‘救命!’,我一听到你喊叫,慌忙游过去将你抱起来送到岸边。你妈妈为了感谢我,还送了20个鸡蛋我家呢!”

钱英:“我记起来了!有这事!”

喂完猪,又喂鸡、鹅、猫。干完这些事,两人才说说笑笑返回。

在返回途中,当走到一棵粗壮的松树旁,只听见树上传来一阵喜鹊“喳喳!喳喳!”的叫声。

钱英略有所思的好像想起什么,笑着道:“志强哥!你记得这棵老松树吗?”

志强:“我天天在这棵老松树边走路,难道有什么好笑的故事?”

钱英:“大约在我10岁左右的时候,看见你们男孩爬树取鸟蛋,我也想。在一个星期天,我和你们几个大孩子一起玩,刚走到这棵树下,就听到喜鹊‘喳喳!喳喳!’的叫声。我抬头一望,只见树顶有个大鸟窝,于是马上脱掉鞋子,雄心勃勃的向上攀爬。才爬了一半,我的小腿被一根枯枝划破,还流出了鲜血,吓得我哭叫起来。是你赶过来一边安慰我‘别怕!别怕!’一边扶我爬下树。然后,你像猴子似的几下就攀爬到树顶,将鸟窝里的4颗鸟蛋取到荷包里放着,爬下树就送给我了!”

志强:“嗬!你还记得这些趣事?我也记起来了,小时候的趣事多着呢!”

在说笑中,两人不多时就到家了。妈妈看见女儿进门有了笑脸,心里暗暗高兴。

以后,志强每天来约钱英到他的“三园”观赏,她都欣然而去。

再后来,志强即使不来邀约,钱英也主动要去帮助他创建“三园”。

每天回到家里,她和妈妈的话也多起来,面色也红润起来,身体也一天天长好了!妈妈看见女儿的病情有了好转,身体恢复很快,自然高兴。

一天晚上,钱英问妈妈:“妈!志强哥结婚了吗?他家有几个人?”

妈妈:“你这几个月天天和他在一起,没有问他?”

钱英:“这是他的个人隐私,我怎么好问?”

妈妈:“他结过婚,妻子多年没怀孕。8年后,他妻子终于怀上了!本来应当是喜事,可是在生产时,大出血,母子都没保住!苦啊!所以以后他就单身,一个人过。”

钱英:“是这样呀!那也够痛苦的!”

妈妈:“是呀!所以我劝导你,要放得下悲痛的事,想得开,开心的过好未来!你儿子媳妇都有好的工作,孙子也那么大了,都不必你操心!你还只有55岁,未来还有几十年呢!要快快乐乐的过下去!忧愁坏了身体害自己!”

此后,钱英不仅每天到志强的“三园”帮忙干活,还主动到志强的家里将房子里收拾得整整洁洁,清清爽爽,有时还帮他清洗脏衣服。志强也主动烧些好菜,留她吃饭......

自从将妈妈送到姥姥家后,儿子张阳每遇长假,一定开车将媳妇和儿子带来看姥姥和妈妈。当他看见妈妈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后,心里十分高兴!曾几次对妈妈道:“妈!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健康了,跟随我们回城居住吧?”

钱英:“儿子!我不想回城居住了,想就在乡村养老。这样,我的身体还会好一些。你们在城里工作生活比较好,我不操心!如果你们想念我们了,就像现在一样,每逢长假就到乡村来看看我们,顺便还可以带些土鸡、土鸡蛋和时令水果回去吃。至于过年时的腊肉,我也准备好了让你带回去。这不是很好吗?”

张阳:“妈!你真的打算在乡村养老了?不回城了?”

钱英:“儿子!我说话算话!真的不准备回城了!你知道,姥姥快80岁了,需要人照护。如果我再进城居住,会一心挂两头!因此,我打算和你志强伯伯合家,共同孝敬你姥姥,三人一起在乡村养老,过田园生活。我们在乡村养老,生活很简单!除了鱼、肉要钱购买,其它蔬菜、水果等等都自给有余。特别是环境优美,空气新鲜,加上在田园里适当劳动,有利于健康和养生!”

张阳:“既然你决定了,那就随你的意愿了!希望你们三位老人不要太节俭,生活过好一点!快乐一点!我们在城里也放心!”

钱英:“我们会生活的!你放心!有长假就回乡看看!”

共获得积分:35 ,共35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