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7-03 12:04:56


“高考”趣谈

一年一度的高考终于倒计时了。这场牵系着千家万户的“天下第一考”给多少人带来命运的转折,又给多少人带来终生的遗憾。

然而严肃庄重的高考,有些考生却以戏谑的形式给其披上一层喜剧和无奈的色彩。

文革结束后的第一、二次高考,有些考生也许受“白卷考生张铁生”的影响,或是答不出题,百无聊奈,写上几句打油诗,来抒发自己的心情。

七七年高考数学试卷上就有这样一首打油诗:“ 数学漫道难关,才疏学浅难攀,恨四人帮当道,阻塞知识源泉。惭愧,惭愧,题中大多不会。”考生也许是文革前的初中生,也许十年的动乱,没摸过课本,临到考场,气愤填膺,羞愧难当。反映了一代人被荒唐岁月所耽搁,追悔莫及的心情。

也是这一年,有位考生在试卷上写道:“数学惊倒孙思邈,化学公式难华佗。”最后还自我鼓励:“今朝名落孙山,他日金榜题名。”表示不甘落后,自我奋进的信心。

七八年的一份考卷上写道:“小子本无才,父母叫我来,考试考不好,鸡蛋滚下来!”这是当时社会上已逐渐兴起的“读书无用论”的思潮在这一代人身上的映照。

这些打油诗往往引得閲卷教师一片笑声,但这笑声中却包涵着多少酸辛和苦涩。

八十年代以后,这类“自嘲“或”自勉“的打油诗在高考试卷上已经绝迹。但是有些“小才子”们却在高考以后的聚会中把他们的才情和懊恼通过另一种变相的模仿表达出来。

有人依照杜甫的“登高”写道:“无边错题潇潇下,不尽分数滚滚来;万里悲秋常做错,百年失撇独登台。”

有人照搬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写道:“转猪头,瞧分数,又失眠。不敢有恨,何时才能把梦圆。人有悲欢蒌搏,月有阴晴圆缺,美事难成全。但愿人长久,羽化而登仙。”

有人模拟苏东坡的“江城子”:“十年寒窗心茫茫,举试卷,自迷惘。满目错题,无处话凄凉。纵使再做也是错,手发抖,心发慌。夜来噩梦回考场,见题目,心嗖凉,双眼盲,何以见爹娘。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望苍黄。”

有人按照李后主的“虞美人”的韵脚:“错题乱答何时了,丢分知多少?小楼昨夜又失眠,试卷不堪回首熏风中。白纸黑字应犹在,只是红杈盖。问君能有几分得?恰似一缕飞絮不归来。”

甚至还有人模仿当时流行的庞龙的“两只蝴蝶”的歌词:“我和你缠缠绵绵一起废,跨越那考场来相随,等到秋风起,秋叶落成堆,复读中有你相伴,也无悔。”

……

其实这种心境,这种模式,自古以来在中国古代的科举考试中,也屡有所见。

宋代有个考生在试卷上模拟李后主的“浪淘沙”写了一首词:“卷纸对笔尖,七窍生烟。躁热难解心头寒。摸耳搔头皆不济,如坐针毡,独自干瞪眼,无限辛酸!出题容易答题难。铃声一响交卷出,分数若干?”主考官阅后,批道:“虽无实学,却有歪才;屁股免打,下次再来。”

清代有一考生在试卷上写了一首诗:“未曾提笔泪涟涟,苦读寒窗十几年;考官若不把我取,回家一命归黄泉!”考官给写了一个风趣的批语:“未曾提笔泪涟涟——不必;苦读寒窗十几年——未必;考官若不把我取——势必;回家一命归黄泉——何必!” 

高考只是人生的一个经历,条条大路通罗马,是金子的总会发光。

宋代大词人柳永在一次考试中写了一首诗,呈送给仁宗皇上后,仁宗不悦,御笔批道:“任你白衣卿相,风前月下填词。”柳永从此谢绝仕途,依红偎绿,放荡不羁,常借皇帝批语自嘲:“奉旨填词柳三变。”(“三变 ”是柳永的原名)并以白衣卿相自称。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野鸭岛的故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