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7-13 18:24:10

该作者的文章:

 

                 人们多喜欢昂首念春、俯首思秋,我却独爱忆夏。

  “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夏,没有春的娇媚、冬的皎洁、秋的成熟,唯有一份无与伦比的热情。傍晚游泳、门前乘凉、露天夜宿,有关夏夜的记忆,叠印在小巷深处,刻在青石板上,清晰如昨。

  那时夏夜,离不开邻里、躺椅、竹床、蒲扇这些关键词。

  当年,家家都住平房,一户挨着一户,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人们有事没事都喜欢串个门儿,聊个家常。我们这些小孩,一会儿跑到东家玩耍,一会儿钻进西家捉迷藏,你追我赶,过桥穿巷。正如京剧《红灯记》里的念白:“拆了墙是一家,不拆墙也是一家……”每家每户敞开着门,随便进出,邻里关系十分融洽。我们小时候,若是和邻居小朋友拌嘴打架了,母亲总是先把我们拎回家训斥一番,再问缘由。

  家门口的内荆河,清澈见底,柔光点点,是我们孩提时代的水上乐园。夕阳西下,我们这些小孩子,有的大人陪着,有的哥哥姐姐带着,蜂拥向堤边,“扑通!扑通!”下饺子般跳进水里。可以说,我们是在长江和内荆河里泡大的。小镇上的男孩子,没有一个不会游泳的。河畔一棵棵柳树迎风婆娑,江边一排排防浪林绿树成荫,这里,也是居民担水、淘米洗菜、洗衣的好去处。

  小时候,既没电扇,也没空调,夏夜,我们在门前、小巷乘凉、露宿,心情也是美美的。每到傍晚,家家户户先把门前打扫干净,然后从内荆河取来水,一瓢一瓢地泼洒,压住地面的灰尘和热气。收拾停当,抬出桌椅板凳,就着习习凉风,推杯换盏。有时和邻里把饭桌一拼,几家人共享月光晚餐,人们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吃罢晚饭,有人家卸下大门,垫上两条长板凳,便支起一张床。门板下,点一支长长的土蚊烟。土蚊烟是用木头锯末拌上六六粉,灌进薄薄的丝棉纸筒里制作的。土蚊烟驱蚊效果相当好,一根长长的蚊烟可以燃到天亮,让人安安稳稳地睡上一夜。

  接二连三地,有人搬来躺椅,有人抬来竹床,不一会儿,各家各户门前聚满了纳凉的人。摇着蒲扇聊天的、躺在竹床上养神的……最快乐的要数我们这群孩子,再热、再多蚊子,也挡不住我们在月光下追逐打闹、捕萤捉虫……待玩累了、疯够了,各人再回到门前的凉床上,在母亲摇晃的蒲扇下,听着故事和传说慢慢进入梦乡。记不清母亲手中那把摇个不停的蒲扇,为我带来了多少清爽的凉风;也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被热醒或噩梦惊醒时,看见母亲依然坐在身边,不停地轻摇着蒲扇……

  往事是一道风景,远了淡了,嫣然;生活是一个漏斗,得了失了,泰然。那时夏夜,曾经的喧闹,曾经的温馨,凝成记忆中一道美丽的风景,在时光流淌中升华了幸福……

共获得积分:22 ,共2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