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8-01 21:42:00

该作者的文章:

 


 

           随着八一建军节的到来,再次唤起我对军人的敬意。小时候,心中的偶像——我的兵大哥,是那么地威武,是那么地神气。他每次从部队寄来相片或奖状,我们兄弟姐妹都会在家里乐得雀跃欢呼……

俗话说,一人当兵,全家光荣。那是在一九六一年,我的大哥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参军了,一去就在部队干了九年。我家兄弟姐妹七个,他排行老大;那年我才三多岁,以后听母亲讲,大哥当兵前在县城工作,他换上军装已经出发了,才要单位通知我们家里。哥哥的用心良苦,一是怕我父母阻止他去当兵;二是担心家人赶车赶船去县城为他送行;三是不愿看到与家人含泪别离的场面。可是,我的母亲为哥的不辞而别痛哭不已,却在家病卧半年之久。

家里有了一个当兵的哥哥,虽说为我们家带来了诸多荣誉,但对我们的言行也相应地受到了约束。最为自豪的是大门的门楣上,有一块木制浮雕且烫金的“光

荣军属”牌子,其引人注目。经常看到母亲含泪地抱在怀里抚摸,再用布搽洗得铮亮……正因为是光荣军属,父母对我们的教育更严,包括我们的一言一行,并再三叮嘱我们不要为“光荣军属”这块牌子抹黑。

“文革”时期,我二哥当年只有17岁,在外地工作回家休假,母亲对他约法三章,“你休探亲假这15天中,跟我好好在家呆着,不要出去惹是生非,没经得同意不能迈出家门半步!”因为当年整天不是“文斗”,就是“武斗,怕他在外参加什么派性,或参与“打、砸、抢”等活动。同时,当兵的哥哥也从部队来信,要父母在这非常时期管好我们,没事尽量在家看书学习,以免在外学坏。虽说我二哥是一个初中生,他能写一手好字且小有名气。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要我二哥跟他们出去,据说是帮他们写什么标语。母亲知道后,与他们理论了一番,把这群“不速之客”撵出了家门。待他们灰溜溜地走后,母亲下令我们几个小弟小妹们轮流“看守”着二哥。

记得在我插队的第二年,大队领导找我谈话,“村里的学校差一名老师,你的表现和条件都很符合,经支部同意,安排你去任代课老师”听罢,来不及考虑高兴地答应了。第二天带着这个好消息回家,不仅没有给家母带来惊喜,反而遭到严厉地阻止,“下乡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不好好干活去教书?到时你有资格回城吗?”我苦着脸说,“妈,栽秧割谷好累,我已经答应了……”没等我的话说完,便大发雷霆,“难道比军人累吗?你大哥三年才有一次探亲假,他们下雨下雪还在外面巡逻站岗咧!”事后,向大队领导婉言谢绝了代课的“美差”。

每次我哥探亲回家,母亲第一件事是要他给我们上“政治课”。我们几个小弟小妹时常缠着哥哥,给我们讲部队上的故事。他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保家卫国,连吃饭、走路、睡觉都是军事化;在训练场上,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即使面对假设的敌人,手中握紧的钢枪爆发出忠诚的愤怒……”在大哥的故事中,熟知了麦贤德、罗盛教、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雷锋等英雄人物。从此,我对军人的敬畏由此而生,他们的名字深深地铭刻在我的中。

正是这一群时代最可爱的人,于我的漫漫人生之路,浓缩成为一股精神,一种坚持,激励我奋发向上

 

共获得积分:26 ,共2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