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8-18 07:40:44


 

转发者按:昨天发表在中华军事网站的这篇文章,读后如雷灌顶,故决定转发之。但由于篇幅过长分成三集,并把题目做了压缩,大量的图片没有保留。谨以此按语向原作者表示歉意。------花甲子2020年8月18日星期二

为什么美国注定无法击败中国?

作者肖磊看市2020-08-17 10:17:38发表于中华军事

 

中国经济的崛起,不是一城一池,更不仅仅是北上广深,就在刚刚,中国西藏拉萨的万达广场开业,同样是人山人海。苹果、耐克、肯德基等等美国品牌,一个也没落下。

既然美国动不动就要搞个什么“涉疆”、“涉藏”法案,那美国政府就应该禁止美国的这些企业去中国的新疆和西藏开展业务,但事实是,这些企业去的比谁都快。

几个月前,有记者问美国财长姆努钦,对特朗普“攻击”中国有什么看法,是否同意特朗普的做法,姆努钦回答说,你看,正是由于总统的“攻击”,才跟中国取得了有利的贸易协议等等。大家可以想想这个说辞背后的意思。

而姆努钦的老东家高盛集团(姆努钦在高盛干了17年),刚刚发布了一个报告,主要的观点是,拯救世界经济的重任再次取决于中国,维持“超配中国股票”。

请注意,这不是捧杀,也不是给中国戴高帽,大家知道被美国制裁的中国另一家企业,叫海康威视,按照海康威视半年报显示,高盛在2020年第二季度大举买入4622万股,位列该股第九大流通股东,按照海康威视2020年第二季度的30元的均价计算,高盛为此耗资了14亿人民币。

另外提醒一下,我这不是推荐股票,只是为了说明问题。

我再跟大家发几张图片,大家猜猜这是哪里。




 

我告诉大家,这是新疆的喀什,上面两张是喀什新区的夜景,下面是改造后的喀什老城区。喀什人口里面维吾尔族同胞占比超过80%,GDP相当于与其毗邻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两国的总和,要知道喀什在新疆地区排名当中,按GDP算的话,只能排到第六。新疆GDP排名第四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其GDP规模几乎相当于整个阿富汗。这就是美国政客口中的“集中营”?

在南疆的莎车县,有一个大坝已经建了接近十年。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被誉为新疆的“三峡”,从2011年开建,上千名工人在这里已经干了10年了,目前已经开闸蓄水。该水利工程所在的叶尔羌河流域,拥有着650万亩灌区,生活着400万人口,建成后将彻底解决叶尔羌河的融雪季水患,灌区将增数万亩良田,未来可增数十万亩。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家“十三五”期间100个重大项目之一,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呢?

脱贫致富,为底层民众办事,不是打打嘴炮就能解决的,中国当然还有很多人处在低收入阶段,但靠攻击自己的国家和政府就能解决吗?西方国家能帮你来修条路,还是能帮你精准扶贫,还是能给你解决一下水患。

其实我想借此要表达的是,一个好的社会制度的演进,如果不是基于国家现实和历史传统,不是扎根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实际情况,而是试图通过对自身发展现实和所有历史传统的否定,那将是灾难性的。

18世纪英国著名的政治家柏克的实践性思想,至今影响着英美国家,他当时是北美殖民地在英国议会中的代理人,在捍卫殖民地人民利益方面不遗余力,抨击英国滥用法律和奴隶贸易,谴责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的殖民统治,但柏克同样反对虚无社会构想,厌恶形而上学。

柏克否认观念启蒙跟自由和社会进步有什么必然联系,绝不接受不同时代是“光明与黑暗的交替”的说法。柏克早已承认英国的制度只是地域性制度,而一个社会要拥有一个好的制度,需要付出时间和智慧。

那我为什么要提到柏克呢,原因是,我上一篇文章里面,写了一个例子,提到了中国考古当中的一个大事件,南海一号沉船,我说这足以看出800年前中国经济的强盛,以及南海贸易的繁荣,然后我说那个时候欧洲还在野蛮的十字军东征时代。结果就有同学给我留言,说那个时候西方就有了英国的大宪章,不能把十字军东征看成是野蛮等等。

我这里没有批驳留言者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有必要深入讨论一下很多问题,我一般很少回复西方式的发问,因为大部分人对西方文明的理解,还处在“公知”阶段,甚至还停留在一些西方政客的演讲稿那个阶段。所以重复别人的说辞,没有任何独立思考基础的问题,是没有必要回答的。

现在一提到英国历史,很多人立马就提到大宪章,但我不清楚有多少人知道,大宪章只维持了几个星期就被国王重修,英国国王在大宪章签署后百年里,超过四十次的违约和重修,最后才达到一个贵族和国王之间的博弈平衡。与其说这是大宪章的作用,还不如说是英国人基于英国传统和历史,博弈出来的一种国家生存方式。

要知道直到现在,英国都没有一个成文的宪法,而美国引以为傲的就是成文宪法,那你说美国人天天宣扬的依宪治国,英国连成文宪法都没有,怎么也管理得挺好呢?你以为就是由于800年前搞了一个大宪章?你以为随便看几篇英国简史,就知道英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了?

早在欧洲还在为屁大点地方的治理,绞尽脑汁的时候,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大规模治理和发展的阶段,也就是大宪章那个时代,中国的开封,人口已经达到了150万,而英国的伦敦还不到10万人。

那大宪章就让英国迅速强大了吗?要知道工业革命是大宪章签署500年之后的事情了,跟大宪章有个屁关系(请原谅我的用词)。而在大宪章时代,也就是中国的宋朝,中国就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成为世界上最繁荣商业市场的交易媒介,其中还有一个发明叫活字印刷术。

正是由于这个时期中国的造纸术和活字印刷术传入了欧洲,欧洲才有机会大量的出版宗教读物(以前欧洲人用羊皮卷书写,平均5000人都没有一本书),大大的提升了识字率(当时欧洲人识字的唯一目的是读圣经),才有了后来的文艺复兴,才有了政教分离(当人手一本圣经的时候,主教的权威就被削弱了),才有了启蒙运动,使得组建世俗政权和官僚体系来治理国家、发展经济成为现实。而早在三千年以前,中国就完成了这个进程。

请杠精先不要着急反驳,我继续往下说。

1532年,意大利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首次出版,知道这本书在西方有多大影响力吗?它被西方评论界列为和《圣经》、《资本论》等相提并论的影响人类历史的十部著作之一。2015年11月,被评为最具影响力的20本学术书。

关于《君主论》的影响,大家搜集到的资料有很多,比如奥立维·克伦威尔一直珍藏着一份《君主论》手稿的复印件;法国国王亨利三世和亨利四世遭暗杀时随身还带着《君主论》;普鲁士弗雷德里克大公把《君主论》作为自己决策的依据;路易十四把《君主论》作为每天睡前的必读书;人们在清扫滑铁卢战场时,在拿破仑的用车里找到一本写满批注的法文版《君主论》;俾斯麦熟谙《君主论》,被人称为是马基亚维利主义的虔诚的门徒;希特勒说,他一直把《君主论》放在桌上床边,经常从中吸取力量;墨索里尼则对人说:“我认为,马基亚维利的《君主论》是政治家最高的指南,至今仍具有生命力。”

但真正读过《君主论》的人都知道,书中讲述的“帝王术”,以及君主要完成了的政治意志,如何把分裂的国家整合统一,实际上说了半天,就是中国秦始皇完成的统一六合,书同文车同轨。

也就是说,在过去的数百年里,被西方各类伟大的、无耻的政治家,认为是最高治国之术的《君主论》,其实无非是要反对分裂,不择手段的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政权(马基雅维利对当时意大利长期战争分裂的原因进行了总结,并提出了实现意大利的统一的方案——建立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国家)。

我已经说了,中国在秦始皇时代就已经完成了这个政治理论以及实践。而欧洲直到现在还在为此奋斗着,很多政治家依然还在偷偷的膜拜《君主论》。我觉得还不如去看看中国的古装剧,比如《大秦帝国》、《汉武大帝》、《康熙王朝》、《大明王朝1566》等等,豆瓣评分都在9分以上,每一部都堪比《君主论》。

很多人觉得现在的欧盟可能会走向美国一样的联邦制,而我想说的是,美国和欧盟不仅都会成为和走向联邦制,而且未来很大的可能是走向集中的国家集权制。

先别急着反驳,请继续往下看。

美国刚开始的时候是邦联制(跟联邦制一字之差),也就是松散的多个国家的联盟,但后来发现不行,就开始走联邦制,并吞并周边的领土,这里面就包括对大量的西部土地的吞并,以及打败墨西哥,直接侵占墨西哥的大片领土。而发展到现在,很多人依然觉得美国是州自治国家,其实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不要把个人的小感受,当成是大历史。

比如在美国最开始的时候,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在美国整个财政收入里面,占比也就是10%,确实是“小政府”,而且各州都有货币发行权,但现在联邦政府拿走了整个美国财政收入的60%,州政府也早已没有了印钞权,请问州怎么自治?州能独立跟中国签署贸易协议吗?而且美国联邦政府开始介入到民众的方方面面,奥巴马上台后,推全民医保法案(强制交费),现在特朗普在商业领域,可以直接禁止所有的州和人民使用某个产品,这在历史上是很难想象的。

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个人的感受,并不代表真正的世界政治真实趋势。从美国和欧盟的演进来看,都是朝着国家权力越来越大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相反,只是你不能用古代的那种眼光来看当下的国家权力问题。人类将再次进入激烈的竞争的时代,民众对国家的有效性需求比哲学意义上的国家理念需求更迫切和重要。

当地时间8月11日,反华急先锋,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他在电视节目中说,美国人对新冠疫情的愤怒主要是针对美国同胞(其实是指现美国政府),而不是转向中国,这让他感到“困惑”。

其实纳瓦罗的困惑,中国国内很多人也有,比如一些人就非常困惑,在美国如此攻击中国政府,如此“宅心仁厚”的为中国民众的“幸福”着想,反复强调自己攻击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国民众,这种背景下,为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支持率反而更高了呢?

不过我觉得这些人再想很久也很难想明白,然后会气急败坏的说一句,数据是假的(学特朗普)。就像当年蒋介石一直也没有想明白,为啥有美国支持,有那么多财团支持的国民党,最后就败了呢?美国也一直想不明白,为啥国民党就是打不过共产党呢?直到朝鲜战争结束,各方都明白了。

反正都是个人一点闲散的思考,那就多扯两句,就当周末供大家消遣娱乐。

其实要谈到现在的西方社会,我个人觉得,其真正的支撑有两个,一个是工业革命,另一个是殖民时代。工业革命使得西方在全球第一次有了优越感,这个时候匮乏时代就逐步被终结了,个人获得资源的能力大大提升,不再依附于某个体系,很多人都有足够的时间去建立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是人文科技发展的又一个基石。

比如美国作家、哲学家梭罗在其名著《瓦尔登湖》里就有这样一个描述,说自己在铁路上打工,一年只需要工作六个星期,就可以挣到一年的花销,接下来的整个冬天,加上夏天的大部分日子,就可以不用为生活担忧,而用来看书、学习、写作。

这个时候正是19世纪四、五十年代,欧洲和美国的工业化正如火如荼的时候。

除了工业革命,殖民时代导致西方对全球的掠夺非常严重,同样迅速增加了其财富的获取能力,企业、个人等层面的生存资源也进一步提升,尤其是随着北美大陆的殖民发展,很多人直接可以移民,不再面对欧洲大陆激烈的竞争环境,“自由“度就更高了。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五眼联盟”(美、加、澳、英、新)这种强势“民主”,其实是基于西方对新大陆的殖民,新大陆让宗主国很多时候在管理上鞭长莫及,而新大陆都是地广人稀,大家不再为争夺资源而激烈的竞争,所以各自能保持很好的契约和距离感,几乎不需要竞争就可以很好的生存下来,这就使得这些殖民地的人对隐私和自由、私有财产等等有着异常的“追求”,对基于亚欧大陆传统历史当中的大政府有一定的恐惧感。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北美那么大的地方,到1800年的时候,还只有500万人口,要知道那里的可耕地面积超过160万平方公里,比整个中国的耕地还要多很多,而且北美都是类似中国东北一样的一马平川的黑土地,肥沃到插跟筷子都能长出庄家的地步,殖民者占的土地一眼望不到边,很多时候都搞不清楚谁是谁的,为了占更多的地,发明了铁丝网,只要你有足够的铁丝网,就可以围足够的地。

后来甚至有经济学家认为,是铁丝网改变了人类的进程,因为正是铁丝网让产权变得清晰,而产权清晰化是市场经济最基础的部分。要知道在同一时期的中国,也就是1800年的中国,人口是多少呢,3个亿,如果没有强大的政权,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将进入到持续的惨烈和无序状态,而且还要抵御陆地周边的外来抢掠,弱政权根本就应付不了这些。

所以,是民众需求塑造了不同的国家形态,如果无法学会尊重对方,其矛盾就很难调和。

而现在的问题是,工业革命给欧美带来的红利在锐减,地球上该圈的地也都被圈完了,再没有更多的殖民地可以供西方去占领,全球进入到了激烈的面对面竞争时代,美国人没有工作了,就得责怪中国,而不是再去开垦一块土地,再去建一个工厂,再去修一条铁路,面对这样的竞争,什么样的社会组织方式更有优势呢?对比一下美国人在十多年前提出的所谓“金砖四国”的发展现状就很容易看明白。

在我看来,工业革命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宪章等制度的产物,也不是什么特定社会制度的产物,而是人类的一个偶然,这一点我在以前的分析里详细提过。这就好比你不能说中国最早有了四大发明,就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制度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是有利于创造发明的。同样,现在把所有的科技发明创造简单的认为是西方制度的产物,那就大错特错了,对研究很多问题来说,前提和基础就错了。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闲话网络语言的混乱(李旭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