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8-19 06:24:13


 

转发者按:昨天发表在中华军事网站的这篇文章,读后如雷灌顶,故决定转发之。但由于篇幅过长分成三集,并把题目做了压缩,大量的图片没有保留。谨以此按语向原作者表示歉意。------花甲子2020年8月18日星期二

为什么美国注定无法击败中国?

作者肖磊看市2020-08-17 10:17:38发表于中华军事

 

中国虽然没有直接发明出蒸汽机,但跟蒸汽机有关的大部分关键技术,比如活塞、阀门、皮带传动等等,在中国出现的比欧洲要早得多。甚至欧洲的很多学者也都认为,欧洲的蒸汽机发明受到了中国技术的启发。1862年,中国的科学家徐寿和华蘅芳就在安庆成功地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台蒸汽机,只是由于中国纺织业非常发达的江南缺煤炭,限制了蒸汽机和炼铁的发展。而恰恰英国发现了可直接使用的几乎是露天的大量煤,这就是偶然。

关于工业革命,我再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比如苏联是计划经济,如果按照西方的逻辑来看,这种体制下,整个社会都没有创造性,但苏联照样可以制造出世界第一颗人造卫星,苏联在火箭,以及很多材料科学等方面,都一度领先于世界。

我这里不是在为计划经济说好话,而是要告诉大家,如果不对人类的发展有一个系统性的,历史性的研究,片面的尊崇一个单一的认知,那将是危险的。

日本直到一百多年前才开始明治维新,而且跟德国一样,在二战当中都被摧毁过,但这两个国家现在的科技和经济发展水平,比英国这个早就拥有了大宪章的国家还要强很多。你能说工业革命、科技发明创造这些,就只来源于英美人推崇的制度体系?

正是由于工业革命跟特定的社会制度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美国现在才十分担心中国科技的发展。假设美国十分自信,一套美利坚制度就能拥有世界无法比拟的优势,就能在未来的科技创新竞赛当中高枕无忧,那就不用去打压中国的科技企业了啊,为啥还吃相如此难看呢?

顺便再说一下我对TikTok的看法,我觉得TikTok可以选择起诉美国政府,也可以退出美国市场,但绝不能被强制收购,因为一旦被强制收购,品牌的尊严就没有了。未来有中国市场作为后盾,美国之外的市场依然巨大,要想赢得更加长期的被国际社会的尊重,TikTok应该懂得战略性取舍。

我还可以肯定的说,随着时间的积累,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大爆发也只是时间问题。华为、抖音、大疆、海康威视等等被美国视为威胁的科技企业,也只是中国市场厚积薄发的冰山一角。这就像二十多年前,美国同时诞生了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等等一样,当时代走到一定程度时候,就会自动绽放出成群结队的花朵。这种爆发,只有先后顺序,没有主次逻辑。

中国专利申请量已经超过美国,自然科学论文数量也超过了美国。你硬要攻击说,都是假的,我也没办法,要知道骗子的最高境界“庞氏骗局”就诞生在美国,你能说美国企业都是骗子吗?浅薄者的逻辑,本身就有很强大的自我说服力,因此我们是没必要去反驳的。

很多人现在看日本、德国制造业很厉害,但以前也都是被英国、美国、法国等骂成是劣质廉价货,德国制造的东西在法国英国,都不敢写是“德国制造”,最后英国直接出台行政法律,要求德国的东西必须要标明德国制造,因为这样大家一下子就能分辨质量问。那大家想想,现在德国制造这四个字,还是耻辱吗?

另外,大家知道当年德国政府是如何刺激本国科技发展的吗?很多人肯定是不知道的(这语气好像不太好)。虽然英国的专利制度实施得比较早,但效果则比德国实施的专利制度差远了。专利制度的目的除了保护创造发明,更应该体现对整个产业的贡献,所以当英国的专利保护只针对产品”的时候,德国的专利保护则是针对“方法”。

这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按照英国的专利保护逻辑,只要我率先生产了一个产品,你就不能再生产了,而德国的方法是,只要你生产这个产品的方法跟别人不同,你就可以生产这个产品,你的生产方法就是专利,受法律保护。这就使得任何产品在德国一旦被发明出来,很快就有不同的生产方式方法开始降低这个产品的生产成本,德国产品的竞争力迅速提升,同时也就促使德国在工艺方面的推进速度也是史无前例的。这是成就德国制造竞争力的其中一个主要来源所在。

我要说的是,无论是工业革命在英国偶然的爆发,还是在美国大规模发展,再到德国日本等跃上新的台阶,其实一旦大家都搞清楚了工业革命的威力,确定了工业化的方向,发展就只是时间问题。如今中国的工业规模和工业竞争力,以及正在爆发的科技寒武纪(这是我自己给起的名字,因为地球上的物种,经历过寒武纪物种大爆发,这个时期对地球物种来说,承前启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西方世界获取财富的另一个重要时代,关于殖民掠夺的时代也已经没有了,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像北美那样肥沃的新大陆等着被西方去“发现”。当然,最近比较热的北极和月球、火星开发也可能会有结果,但我觉得要满足美国的胃口还为时尚早。不过美国已经为此布局,包括强势介入北极,以及在月球上划分势力范围等。

自从中国航天领域发展起来之后,美国就开始担忧,后来中国公布了对月球的和平开发利用计划,结果美国更是坐不住了。于是在今年的四月份,特朗普签署了《太空资源开采和使用的国际支持保障》,按照这份协定,月球等就变成美国自家的了,也就是说只要美国和盟友在月球上划定的地盘,就成了私有财产,其他国家就不能去开发。美国对月球已开启“圈地运动”,类似于当年在北美殖民地拉铁丝网。

总体来看,美国已经在工业革命主导的科技发展面前失去优越感(我说的是优越感而非优势,失去绝对的优势就相当于失去了优越感),又无法找到现成的掠夺对象,大家想想,美国会变得更开放呢?还是更封闭呢?变得更民主呢,还是变得更“集权”呢?

面对全球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英美的制度优势会体现在哪里呢?我个人的判断是,美国将走向新的变相的“集权”模式。就像中国的战国时代,秦国为啥要搞变法呢,因为搞变法的魏国强大了,经常是吊打秦国,自己不变法不行啊。请注意,变法本身是互逆的,竞争决定了制度,而制度也决定了竞争。

1945年的时候,二战也结束了,但二战的结束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问题”,突然间多出来一千多万的退伍军人,而且随着战时工业的停歇,二百万军工就业人员也瞬间失业,美国有至少三千万人突然间找不到工作了。而那个时候苏联由于实施的是计划经济,没有失业率这个概念,当时美国为了解决就业,差一点就通过了《完全就业法案》,在这个法案里,规定了,所有的美国人天生拥有获得工作的权利(是不是跟人生而自由平等很像),美国政府有义务确保每个人都有工作,如果私企做不到,美国政府就要直接创造工作(后来被很多人认为美国因此差一点就走上了计划经济道路)。

所以,如果在面对中国方面,美国依然抱着受迫害心态,在各类竞争当中越来越失去自信,那在社会发展制度方面,最迫切的真还有可能是美国学我们,而不是我们学美国。就拿这次抗击疫情来说,美国真还应该学中国。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采访的时候就说,如果拜登当选,那美国人都得学中文,因为拜登和哈里斯(拜登搭档)是社会主义者。不过我觉得特朗普应该是在夸社会主义吧,因为按照这个逻辑,拜登和哈里斯这样的美国精英,都向往社会主义了?

就在我们还搞不清楚中美关系,以及中美各自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的时候,其实站在我们之外的一些人士,已经在研究这个问题了。

德国《星期五周报》最新的一篇评论,专门分析了中国,其中提到,中国很快就会成为一股世界上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可能忽视或者避免中国的崛起。欧洲人不应该和美国扎堆,对于美国上层某些想打压中国崛起的人,不必理会他们的傲慢态度和无聊举动。中国不是竞争对手,也不是敌人。把中国视为“假想敌”其实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观点,因为这种观点只会造成双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行为,对各国都没有好处。

我认为值得注意的是,该分析提到的另一个点:“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中国今年已经通过了民法典,正在推动刑法改革,不断完善法律体系,实行依法治国,其结果值得期待。欧洲为什么要卷入反华思潮中,不看清现实呢?

我要说的是,当国内还有一些人,被美国反华势力带节奏时,德国人已经在关注中国的《民法典》了。

民法典将在明年的1月1日开始实施,该法典在中国国家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仅次于宪法。未来民法典是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市民生活的基本行为准则,法官裁判民商事案件的基本依据。要知道中国曾于1954年、1962年、1979年三次启动民法典的制定,均无果,所以这次完成的民法典,其意义将是巨大的。

再不要用嘲讽的口吻看待这样的进步,如果每个人都能清晰的了解民法典当中的内容,都能有效的捍卫民法典的权威,地方行政、执法和司法系统也将会变得更加透明、有效。

国家的进步,不是一遇到问题就靠“推倒重来”,就靠无知的膜拜西方模式。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英国统治时期的香港,有舆论监督,有司法独立,可以说照搬了英国的制度,但香港的腐败世界闻名,那后来香港是如何变得清廉的呢?很显然,再不反腐警察局都快成涉黑贩毒所了,严重腐败触动的全局反腐意志和廉政公署的成立并直接向行政长官负责是香港走向清廉的一个标志(这已经是1974年的事情了)。

我不是说其他监督机制不重要,而是所有的社会问题,都需要从社会治理现实当中寻找答案,什么方法更有效,恐怕不是套用一个模板就能解决的。大家知道,为了维护社会文明,新加坡至今还保留着鞭刑(酷刑),这在当今世界实际上是不可想象的,但你能说新加坡是一个低级文明的国家吗?而且这个鞭刑就源自英国和英属印度。

就在2010年6月,一个叫OliverFricker的瑞士人,就因为闯入新加坡地铁车库并且涂鸦其中一辆地铁,被新加坡当局判坐牢5个月,鞭刑3下。当时西方也没说新加坡啥啊。

我再举一个美国人在新加坡遭鞭刑的案例。1993年,当时年仅18岁的迈克尔费伊跟家人来到新加坡,他故意对当地民众的车子涂鸦与砸玻璃,并涉嫌偷窃,因此被新加坡法庭判处费伊罚金3500新加坡元、监禁四个月与鞭刑6下。尽管美国舆论强烈反对,美国总统克林顿出面求情,但新加坡也只是把鞭刑从6下减到了4下。

大家再对比一下乱港分子对香港交通和地铁等的破坏,然后逍遥法外的情况。

《华盛顿邮报》在8月10日刊发了一篇专栏作家詹妮弗·鲁宾(Jennifer Rubin)的文章,鲁宾认为,在经历了“多年的种族主义和仇外情绪”后,特朗普已决定了共和党的命运——共和党是一个依赖于“白人的不满和文化怨恨”的少数群体。

可能很多会说,这就是美国啊,这就是美国的纠错能力啊,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啊等等,但我已经说过了,美国的特殊性已经不存在了,美国人想要保持宽容和理性,就必须保证其在全球竞争当中的绝对优势,在获取新的资源,以及全球性科技竞争领域,美国必须要保持在第一的位置,否则无论美国如何标榜自己社会的文化底色,都难以避免的走向对外的仇恨模式。

当然,现在谈美国的衰落还为时尚早,但我们要非常清楚的知道,当中美的竞争,已经从政治外交层面,进入到大家使用的软件和具体商业产品的时候,说明美国能证明自己保持着优越感的素材,已经越来越少了。

基于社会制度来攻击中国的逻辑,也已经越来越苍白了,就像你现在要拿“社会主义”吓美国人,那社会主义是让人饿着了?还是无端打压美国的企业了?还是没控制住疫情呢?要知道欧洲在防着中东难民,美国在墨西哥边境修墙,但你现在去问问法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等,哪个不是盼着中国游客回归。

当中国民众和政府,一起把中国改造成一个不仅仅是富人觉得安全,十几亿中产和中低收入者都生活无忧,且无论大家离开多久,都会想念的国度时,恐怕对制度问题的讨论,就会没有人太感兴趣了。就像被美国也时常抨击为威权体制的新加坡,现在会有人天天去抨击新加坡和西方社会制度的差异吗?反而在巴菲特等投资大师眼里,新加坡的成功源自政府效率,罗杰斯等人也早就定居在了新加坡。

另外,我从不觉得谁就一定是谁的敌人,中国要创造的,是更多的选择权,中国要拥有应对威胁的能力,同样也要有选择友谊的能力。很多人觉得中国的朋友圈都不怎么样,但我想说的是,历史上,当中国的最大威胁来自美国的时候,中国可以跟苏联一起应对,而当苏联和美国同时都成为中国威胁的时候,中国重新划分了世界,第三世界变相的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而当苏联开始敌对中国的时候,中国跟美国走到了一起。

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威胁,这取决于外部的环境变化,中国需要的不是天天高喊谁谁谁支持中国,而是中国要创造出多种选择,在面对威胁的时候,有能力做出选择,而被中国选择的一方则难以拒绝,这才是中国需要的能力。蓬佩奥发布新“铁幕演说”已经有一阵了,我不仅没有看到响应者,反而连澳大利亚这个马前卒,也开始变得谨慎起来了。

另外,作为一个被美国认为是其地位挑战者的中国,肯定是没有表面上的太多朋友的,这就好比当比赛开始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是会押注上一次的冠军选手,不会去赌一个新选手。

但等到临界点的时候,当大家发现卫冕冠军昏招迭出,预期难以夺冠的时候,卫冕冠军的“朋友圈”,可能会瞬间变成“挑战者”的朋友圈。所以在任何历史上,以及任何竞赛当中,“挑战者”都是孤独的,这是定理。如果无法忍受和战胜这种“孤独”,其实也同样驾驭不了未来的胜利。

所以,美国是否真的衰败这一点我真还不是太关心,中国有多少名义上的朋友,我也不是很关心,因为我只要知道中国一直在进步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闲话网络语言的混乱(李旭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