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摄影频道 >>  作品展示 >>  作品详细
楼主

发表时间:2020-09-03 15:56

 

吾本微末凡尘,却也心向天空

——致意小草

 

自称老树婆婆,却更怜惜小草。

 

 

常常蹲下观察、躬身研究草儿。

 

 

大自然把玉簪雕琢得何等精致,天神的羊脂玉酒杯,莫不是?

 

 

草中窈窕淑女

 

 

月下粉黛彩蝶——“月见草”

 

 

有道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生一世总有个几十年,而小草即使是多年生,也比不上灵长人类的寿命,似乎更谈不上智慧、思想。

 

 

可是君不见: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短暂的一生中,草儿活得兴致勃勃,妙趣横生,精彩纷呈。

 

 

学名鸭跖草

小名:翠蝴蝶、碧蝉花。

 

“一年生”草本——只有一年的寿命,却活得如惊鸿天人。宝石蓝的花瓣是伊的小小披肩,在草甸上闪闪烁烁、星星点点。

 

 

“老人须”谁说老人不美?竟有植物模仿鹤发老人:

天生飘逸美髯公,偏爱老翁须如雪

 

银羽竹芋小清新

 

 

玲珑剔透“淡叶竹”

 

 

芦苇与绣漪桥的倒影为伴,就入了画

 

 

水枝柳——水生草花。

 

 

天生丽质不自弃,尊贵气象淡淡然

 

 

芳草若佳人,遥在水一方

 

深秋有寒意,碧色褪去更辉煌

 

 

最显高贵的芭蕉科草本 鹤望兰

 

 

最亮眼的草本果实:蛇莓

(当然还有草莓、覆盆子)在一大片茵茵绿地中,一粒殷红的小果儿,还叫个妖媚的名儿:“蛇”莓,勾魂哦

 

 

嘉峪关下石砾中生机傲然的金色小花。

 

我问当地人,这花叫个什么?他想了想,答道:丑丑花。开得这么精精致致,叫个“丑丑花”?

看看宏伟雄浑的嘉峪关和长在戈壁滩上的“丑丑花”,就知道西北人的大智大慧与诙谐了。

 

 

很给我震撼的是这几棵地黄,ta们长在北海公园永安寺门前旗杆底座上的石缝里,长在画舫斋一爿墙头的瓦缝里。

春天我们看到她开花了,背后的红墙衬着,使那小花精神抖擞。一个月后,那里的地黄竟一片叶子也没有了。想必是被保洁员连根铲除了。

无语,惆怅离去。

又过了一个月,还是老地方,又是几棵地黄,原地不动,厚厚的毛茸茸的叶儿在微风中摇摇摆摆。这是草根还在,铲除了叶子,夏风吹又生!

这么顽强坚忍的生命,还能说是“小”草吗?太强大了!

 

 

纤细柔弱的小草,细长的叶子在空中飘舞,一阵小风可以吹倒一片。而在伟岸玉树面前,伊不卑不亢昂然挺立,毫无卑贱俯首低眉之意,快乐地与大树共享一片蓝天。

 

小草,常常使人惭愧:

吾本微末凡尘,却也心向天空。

 

向小草致意:渺小、无名,微不足道,却是一种坚忍、不屈、高贵的精神象征。

 

 

2011-2020年拍摄于北京植物园、圆明园、颐和园、北海公园、日坛公园、广州华南植物园、甘肃嘉峪关。)

 

感谢来访

共获得积分:32 ,共3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