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9-18 09:04:17


 

         








                                   骑路风尘(3

 

   完成这样一次骑行,没有特别的理由,但是,一定是有所目标。对于我们三个人而言,用这种方式,去追溯往昔的记忆,去致敬我们的父母们,去致敬那片热土。

 

   时间:95   目的地:步云山

 

   为了不把自己搞的过于疲劳,更好的分配体能,我们把去程分为三段,95日是最后的一段路程。从庄河市内到步云山,地图显示是五十多公里,按照我们三人一致的感觉,大概不止这个路程。

 

    原本想在庄河好好转转看看,但是行程安排的过于紧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安排,只能把这个想法留住以后了。

 

    用过早餐之后,我们出发的时间大约在7点多,因为进入庄河北部山区,整个地势是向上抬升的,这个坡路自然要考虑进去。按照我们的预测和分析,大约会在四个多小时左右到达,事实证明,我们有点过于乐观。

 

从庄河市内骑出来的路线我们实在很熟悉,基本不用导航。

 

前半程基本十分顺利,休息得好,体能感觉很充沛,车子速度控制的也不错。 




车子骑到蓉花山,已经接近中午时分。我停下车子拍了一些照片,因为当年,父辈们的战备医院在1969年的时候正在建设,所有的家属都分散在蓉花山周边的乡村里。

 

当然,还有一说是当年医院选址的时候,初选是在蓉花山,在更深更隐蔽的原则下,这个位置又往更北部的山区推移,所以就到了更高更偏远的步云山。

 

我在停车拍照的时候,特地从老粮库的位置拍了几张片子,当年十分红火的粮库,如今已经荒芜,还在屹立的那些粮仓,上面长满了蒿草,甚至还有树。原来离粮仓不远的中心小学,已经后移到镇子的更中心去了。

 

看到这依稀熟悉却又陌生的景色,心中还是有几分感慨,鸡冠山依然挺立不变,蓉花山依然巍峨高耸,却有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空转换。

 

依稀似乎能看出老街当年的样子,剩下的老建筑已经寥寥无几了,只能一遍遍调动自己的记忆去吻合,去搜寻。

在蓉花山稍作休息之后,我们要完成最后十几公里的路程,一路骑的都很快,好像我们几个人都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更有一种好像要到家的感觉。

 

我的两个伙伴非常了不起,他们能在第1道岭直接骑行上去,这一道山岭可以说是步云山和蓉花山的分界,是一种高度,山岭很漫长,坡度也比较陡,能骑行上去着实了得。我这一路小心翼翼,生怕拉伤,所以在这个领上我基本都是推行。

 

穿过这个岭的隘口,我们就进入了步云山地界,这个地方我们也无比熟悉,因为70年代初,我们的小学就在这里。

 

骑行到这里,我特地看了一下里程记录,单向总里程应当是250多公里。 








我们没有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直接就骑行到当年我们父母所在的医院的旧址。当年的分布是这样的,医院所在的位置叫姚沟,东西分列的两条沟,东边这条叫韩沟,西边那条叫姜沟。几十年过去,韩沟里还保留了很多当年医院家属区的房子,而姜沟那边被拆的一间也没有了。

 

我们先去了韩沟,在残存的建筑里,我依稀能认得,我们家当年的房子还在,虽然已经非常凋敝,真的是断壁残垣,但是就在这里,我生活了很多年。家门口那座小石桥,已经被洪水冲毁,他是那条顺势而下的山溪,依然是流水潺潺。一路流过的水,带走了多少岁月的光阴和故事。

 

对我而言,63岁的今天,能用这样一种方式,回到当年的故园,回到当年的家,来看一看,至少也是一种慰藉。我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恍惚之间,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好像又看到了踮着小脚的母亲,坐在山溪边的小河里洗衣服。

 

这一刻,真的是内心百感交集,有很多话想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用心灵去和天地和岁月感知交融。

 

离开了韩沟后,我们沿着公路,骑行了几分钟,就来到了当年的医院所在地姚沟。在这里我们三位搞了一个非常简短的仪式,拿出了我们事先准备的条幅,在医院当面门诊前,我们三位共同举起了这个条幅:

 

 

 

致敬我们的父母——我们来了!

 

我们应当向他们致敬,向那一代人致敬!他们对我们而言,像一座座沉默的山,像一条条奔腾的河,他们留给我们的印象和记忆,用什么样的语言描绘都不过分。

 

我们骑行了数百公里,用这种方式完成一次我们的纪念,这一刻我们感到非常释然,也就是在这一刻,我们觉得我们这一趟来的虽然辛苦,但是特别有纪念意义。

 

就在这座山沟里,当年我们的父辈们,用他们的血汗和付出,用他们精湛的医术,用他们真正无染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树立起了一座座的丰碑,尽管这些碑在现实中你找不到,但它早已经屹立在我们所有人的心中。

 

向他们致敬,他们当中多数人已经永远再也回不来了,尚健在的那些已经进入了真正的耄耋之年,他们当中,有一些人的思维可能都不很清楚,但是他们依然记得这片热土,依然记着自己的无怨无悔付出的这个地方。

 

青山无言,丰碑永恒,同样,十里八乡的乡亲们也照样记得住,记得那些挽救了他们生命,解除了他们痛苦的白衣天使们。

 

接近50年的时间,我们这些当年的毛孩子,已经真正进入了老年,但是我们多数人心中,对这片土地,对这里的一切,都有着无比清晰的记忆。

 

当我们三个人共同举起这个条幅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我们想表达的就那几个字,此时无声胜有声!

 

                2020918日星期五

共获得积分:6 ,共6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汉城湖秋色(上)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