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9-25 13:24:50


 

41年前,解放军如何一个月浇灭越南的世界第三梦?

转自中华军事网2020-09-24 08:21:44乌鸦校尉(所有图片略去)

史光柱,他是解放军原昆明军区(现属南方战区一部分)第十四军一一八团九连二排代理排长,在1984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战役时,被弹片炸伤,双目失明。

在那次战斗中,史光柱同志在4次负伤、有8处重伤、双目失明的情况下,坚持战斗,带领全排收复了两个高地,铁血真男人。

提到对越南的这场自卫反击战,很多人至今都有一个误区,觉得越南军队水平和印度差不多,这只是一场规模有限,时间很短的边境冲突,而且都是我方以碾压性的优势取胜。

但事实上,两场战争的规模和烈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越军的战斗素养远超三哥,为了取得胜利,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胜利背后,不仅有成千上万名史光柱这样的战斗英雄,还有边境民众的鼎力相助。

1

从二战后到苏联解体期间的诸多战争有一个特点,就是绝大部分战争背后都少不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身影,双方为了传播自己的意识形态你争我斗。

比如越南战争中,中国苏联支持北越,美国就支持南越。

但随着苏联和中国反目成仇,中国转而向美国靠近,越南的形势就复杂了起来。

越南统一后,越南政府全面倒向苏联。

但在越战中帮了越南大忙的中国,此时却和苏联逐渐开始对峙。

于是,苏联急需拉拢越南,南北夹击中国。

1978年,苏联先是把越南吸收进了带有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经济互助合作会,不久后又和越南签订了《苏越友好互助条约》。

《苏越友好互助条约》中明确规定:一旦双方中之一方成为进攻或进攻威胁的目标,缔约双方将立即进行协商以消除这种威胁,并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保障两国的和平与安全。

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军事条约。

条约签订后,苏联取得了使用金兰湾、岘港等海空军基地的权利;越南得到了苏联提供的大批军事和经济援助,一边配合苏联打压中国,一边开始积极推行自己颇具野心的大计划。

越南这个大计划,就是统一整个中南半岛!

它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家,总面积206.5万平方千米,海岸线1.17万千米,多重要港湾,人口2亿,如果再加上它外围的诸国,总人口近5亿之多。

越南这个大计划的根源,说起来和印度的大计划有点类似。

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这个地区除了泰国保持独立以外,一直都被法国和英国殖民统治。其中老挝、柬埔寨、越南被法国统治,称为“法属中南联邦”。

后来各个殖民地是独立了,但越南和印度心态类似,觉得宗主国的殖民地就是我的,想做中南半岛话事人。

此时的越南连续打了很多年的仗,缴获了大批美式装备,苏联又送来大批苏式装备,能征惯战之士很多。

有这么厚的家底,越南开始飘了,自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越南的逻辑是这样的:

美苏前二是公认的,一个被我打过,一个是我大哥,前宗主国法国也让我赶跑了,五常副本通关了一半,我排个世界第三不过分吧?

不过分,前有印度,后有伊拉克,你们都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

越南先拿西边的邻居柬埔寨开刀,柬埔寨在领土问题上和越南是世仇了。当时柬埔寨的执政党是以波尔布特为首的红色高棉。

波尔布特也是个狠人,面对军力强大的越南一点都不怂,在柬越边境和越军打了个有来有回。

1978年12月,越南出动二十多万大军,兵分八路对柬埔寨发动大规模武装入侵,不到两个星期就攻入金边。

打完之后,越军就赖在柬埔寨不走了,还扶植起一个韩桑林傀儡政权替自己统治柬埔寨。

越军在柬埔寨保持了20多万驻军规模,是当时世界上仅次于美苏的第三大海外驻军国家。

更骚的是,越军还“顺便”把国力较弱的老挝占领了。

这一下,中南半岛三国全都被越南控制,越南计划中的“联邦”主体已经初具雏形。

对外侵占了周围的国家,对内,以越共中央总书记黎笋为首的亲苏派已经占据绝对优势,打压党内以长征和武元甲为首的亲华派。

在美国侵略越南的时候,中国曾经给了越南无私的支持,但亲苏派占优后,越南把这一切又忘了,越共在四届四中全会甚至公开声称“直接的敌人和直接的作战对象是北京和柬埔寨”。

越南配合苏联钳制中国的手法粗暴而露骨。

1975年,越南在我们边境挑起的流血事件就有400多起,到1978年已经猛增到1100多起,打死、打伤中国边防战士、民兵和居民200多人。

广西、云南边境的许多村寨遭到越军炮火的毁坏,大量居民被迫离开家园,生活不得安宁。

越南政府还在国内煽动、组织大规模排华,给越南华人扣上“中国间谍”的罪名,勒令他们交一笔钱然后限期离开越南,交不出就送往“改造营”做苦力,有人甚至被活活打死。

侥幸拿得出钱的华人,还有不少在海上碰到了海盗,葬身海底。

与此同时,越南也翻脸不承认我国的南海主权,并派兵占领了南海一些岛礁。

这种种行为已经越过了底线。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在《是可忍,孰不可忍》社论中指出,同越南侵略者打交道,委曲已经不能求全,忍耐已经被当作软弱可欺,劝告、警告一概成了耳边风。他们欺人太甚,我们忍无可忍。

文章最后明确提出,经过反复考虑,我们决定进行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给越南侵略者以应有的惩罚。

开战之前,我们这次战争的目的和对印度那次非常类似——最好是能通过一场战争,彻底打消越南侵略我国的念头!

1979年2月17日,解放军对越南侵略者发起进攻。

和印度类似,越南人在战略上出现了严重的判断错误,他认为有苏联在北边看着,中国不敢对自己大动干戈,最多也是师团一级的中小规模进攻。

越南人的自负让他们在战争初期吃了大亏,解放军的大部队在短时间内就占领了越南北部20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摧枯拉朽地占领了越南北部。

3月16日,解放军全部撤出越南领地,同样也是一个月。

这也是中国军队作战的一贯作风了——点到为止,达到战略目的就停手。

但和反击印度那次不同的是,为了摧毁越南再次发动战争的能力,我们在撤退的时候,拆除了曾经援建越南的公路、铁路、工厂等重要的公共基础设施。

这一战打下来,我们伤亡27000人(其中牺牲6954人),消灭越军10万人(均为击毙的正规军+民兵,伤者不算),远远超出当年的对印反击战。

更让我们没想到的是,越南的野心和斗志远超印度。

印度被一战击溃之后,好多年都没有信心再来挑战我们了。但越南军队在中国撤退后不久,就迅速重新集结了起来,开始疯狂反扑。

当我们以为战争结束时,其实漫长的拉锯战才刚刚开始。

这种耗时长久的拉锯战,一度搅得边境的民众苦不堪言。

2

1979年下旬到1980年,越南人再次悍然跨过边境线,占领了中国一侧的老山、者阴山等地区。

上一次吃够了苦头,越南这次就换了一种打法——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蚕食。

越南人占领老山之后,就修筑了大量坚固的野战防御工事,埋了海量的地雷,这些地雷有不少到现在都还在清理中,极为麻烦。

更可耻的是,越南军队不讲道义,攻击边境的中国平民。

他们用迫击炮炸死了正在上课的中国师生,用狙击枪将手无寸铁的中国农民杀害,还用火箭炮轰炸农场和村落。

惶恐不安的中国民众被迫离开家园,躲进岩洞中过着穴居生活,其中一些村落甚至整体荒废。

越南人就是这样不断骚扰我们边境居民的正常生活,逼迫村民搬走,然后一步步蚕食我们的领土。

截止到1984年,越军的武装骚扰造成中国百姓伤亡已经达到了235人,多数为老弱妇孺,31793亩土地难以耕种和管理,数十万亩橡胶无法收割,52所学校被迫停课。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再次出手给越南人教训了,再忍下去越南肯定上房揭瓦。

但是,越南军队这次的打法非常苟,堪比吃鸡游戏里的“伏地魔”,面对这种对手,再组织一次79年那样的进攻显然是损失大收益小的。

那怎么办呢?

1984年4月初,解放军14军、11军等部就开始积极备战。

这时候已经是1984年了,中国早就不是抗美援朝时的中国了,工业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

所以,我们也打算阔气一回,不短兵相接,而是先用大量的炮火洗地,彻底摧毁越南军队,部队再上去抢阵地。

这样既避免了硬碰硬,又顺便清了一批快到期弹药的库存。

同样,中国军队的风格还是那样,不出手则已,出手就要一击毙命。

为了这场战斗,光准备、运送炮弹就花了26天,期间越南人毫无察觉。

1984年4月28日,越军阵地上突然地动山摇,无数榴弹炮、火箭炮划破天空,如雨点一般落下来。

被疯狂轰炸的越军还没回过神来,昆明军区(现南部战区管辖)第14军40师、41师,11军31师分别对老山和者阴山展开了大举反攻,仅用了5个多小时就收复老山主峰。

史光柱就是这场战斗中的英雄。

我军顺势向推进,在5月15日又收复老山以东的八里河东山,以牺牲数百人的代价消灭了上千越军。

这次突袭一口气把越军侵占的我国一侧土地全部收复!

然而,贼心不死的越南人恼羞成怒,他们并不愿意就此收手。

6月12日、19日,越南人组织了两次团级反扑,想要重新占领两山地区。

结果,越军再次被狠揍了一顿,付出了数千人伤亡的代价后无功而返。

两次反扑均被击退后,越南人似乎沉寂下来了。

我军判断,越军这次应该老实了吧,最起码会有几个月的休养生息。

可万万没想到,连续的惨败没有让越南认清现实,反而打算孤注一掷干一票大的。

6月19日后,越军总参谋长黎仲迅等高层军官联合苏军顾问团,在越南河宣省北光村举行了会议,制定了一个代号叫“北光”的作战计划(又名MB-84)打回来。

为了这个目标,越南第二军区从各大部队中抽调了素质最优秀的士兵组织起13个加强团,共20000人,其中一线作战部队足足有1万人。

越南还获得了苏联提供的大量榴弹炮、火箭炮,其中76毫米以上重型火炮180多门,部分精锐炮兵部队还得到了苏联顾问直接指导。

相比之下,我们驻守老山的是18个步兵营,数量只有敌人的一半多,炮兵兵力和火炮数目和质量同越军相近。

越军的那次“北光计划”保密工作做得较好,我们昼夜侦测监听,外加大量线人提供的情报,才搞清楚越军的大致作战计划,对方的战斗部队规模远超我们的预料!

事出紧急,我们的工兵部队使用火箭布雷器布置大量地雷,并紧急加运了一大批炮弹。

可是,对方的人数还是太多了,战局的发展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7月11日晚,越南派遣特工团配以工兵,向我军阵地前沿匍匐渗透,期间,有越军触发小型防步兵雷被炸伤。

但这些越军意志力极其顽强,腿脚被炸断都无人吭声。

当时我方前沿阵地上是14军119团。

7月12日凌晨3点,团长张又侠察觉到不对劲,他命令炮群指挥向清水河北300米的区域进行警戒炮击,试探一下,看越南军队是不是趁夜摸过来了。

我军6个炮兵连发射了上千发炮弹洗地,这一次重创越军潜伏部队,两名营长被当场炸死,数百人非死即伤。

但越军的战斗队形愣是没被打乱,不少越军士兵忍受剧烈疼痛也不吭一声。

但张又侠非常老道,没有轻易上当,下令再来一轮炮击继续试探。

这一次,有敌人扛不住了,我军监听电台听到越军313参谋长裴尼乐的哀嚎:“......遭受了猛烈炮火袭击,1营80人牺牲,营长阵亡、副营长受伤,一部撤回树林,一部逃回集结地,指挥员无法掌握部队,4营情况更加严重......”

果然,对方来了大队人马!

12日凌晨5时,越军发动了总攻!6个越军步兵团发起冲锋,这是越南人民军自成立以来都罕见大规模冲锋。

与此同时,15个越军炮兵营开始炮火急袭!

当时正值大雾弥漫,我们的阵地前沿还没看清楚情况,大批越军已经冲上了阵地。

防守该阵地的只有张又侠的119团,人数远远不够。

果不其然,一线警戒阵地在一个小时内全部丢失,我军数个班全员牺牲。

仅有142高地(后命名李海欣高地)的15名战士在代理排长李海欣的带领下苦苦支撑,死守阵地,抵挡数百名越军的猛攻。

经过惨烈搏杀,15勇士伤亡过半,李海欣被越军投掷的炸药炸中牺牲,剩余的战士们不得不撤入坑道。

但我们的反应也很快,前沿阵地吃亏了,我们就发起强大的炮火攻击,密集的弹雨将越军进攻的路线炸出一道道火墙。

越军炮兵想反击压制,但我们的炮兵新装备了从英国买来的“辛柏林”炮瞄雷达,再加上我军侦察兵的抵近引导,能在极短时间内探测到越军的火炮位置,越军的炮兵阵地被我们一个个摧毁了。

丧失了重要的火炮支援,阵地上越军只能直面我们的火炮,被爆破榴弹、燃烧弹、火箭弹糊脸。

可是,越军也非常顽强,而且他们人数上有绝对的优势,打到了中午,越军虽然损失惨重,但并没有被彻底击溃。

而与此同时,我军炮兵的炮弹竟然全部打光了!

一时间,除了迫击炮外,我军火炮全部沉默了,越军趁机侵占146、169等高地。

张又侠和赵扣斌顿时都急红了眼,对方来势汹汹,如果炮火再不跟上,不仅老山阵地将得而复失,甚至边境村镇都有沦陷的可能。

情况紧急!前线指挥部紧急调动了全部的军用保障车去拉炮弹往前线送,但也只有200多辆,根本不够。

危急时刻,昆明军区张铚秀司令员亲自出马,向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政府紧急求助。

红河州政府立即动用广播、电话调动机关、事业、企业单位全部的卡车,同时不断向各村镇的民众发出呼吁:

前线越寇入侵,我们的炮兵需要炮弹,乡亲们如果有卡车的,快来建水燕子洞(昆明军区最大的炮弹储存库)帮忙拉炮弹呀!

同时,红河的各级干部们纷纷跑上公路,拦下过往的车辆说明情况:“前线吃紧,需要车辆帮忙拉炮弹,如果原本拉的货因此遗失,军队加倍补偿!”

边境的老百姓多多少少都知道越南军队干的坏事,听说现在部队打越军需要自己帮忙,大家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加入到运送炮弹的队伍中。

有个拉三七药材的老板听到消息,把全车价值三四万的药材全部倒在路边,开车就走;

还有几辆拉香烟的卡车货主一听到消息,按动电钮把自己的香烟撒了一地,这可能是他们全部的家当了;

有拉生猪的司机,把一车的“二师兄”就地放生;

有个师傅正拉亲友七八口人兜风,听到消息后和家里人商量,家人下车自己想办法回家,他带着车赶去救急。

一时间,文山、红河两州路上一片狼藉,各种货物遍地开花,而建水燕子洞军火库拥挤不堪,车满为患,现场一片混乱,声音嘈杂。

军队现场向司机师傅们通知:各车到达指定地点后,把炮弹交给军车转运,直接去阵地上会有危险。

但在场的司机师傅们却纷纷表示:战事紧急,直接运到阵地上能少死很多将士。

军方强烈反对:不能让人民群众处在战火之下。

但司机们非常热情,说什么也拦不住。

一时间,中国这边出现了一番壮阔的景象——

一大队民用货车自发组成车队,像一条蜿蜒的长龙,浩浩荡荡奔向阵地。

期间,不断有路过的车辆在了解情况后自发加入队伍。

这次行动,前后有超600辆民间汽车参与其中,是军车的足足三倍多,一共给我军炮兵运来了6个基数的弹药。

令人感动的是,事后统计,民间车辆负责运送的炮弹一发未丢,所有的司机在帮忙拉完炮弹后都默默离去了,连名字都没有留一个。

3

老百姓的车辆成了这场战斗中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越南人万万没想到,我军的炮火竟然能在短时间内重新补充了起来。

6个团的越军彻底被弹幕、火墙覆盖,战局完全转为一边倒的碾压。

越南军队的弹药完全靠苏联外援和进口,有耗无补,缺乏持续作战能力。连最精锐的突击队也只配发了90发子弹、4枚手榴弹。

7月12号当天下午,我军新运来的弹药已经超过了战前的库存,越军的武器没有了子弹,那拿着就是个烧火棍而已。

而我军仅在云南红河州一地的储备量都超过了越南全国的弹药储备量。

7月12日晚19点25分,在强大的炮火攻击下,我们成功扭转战局,收复全部阵地,越军全数溃败,“北光计划”彻底破产。

此战,我军以伤亡600多人(牺牲90多人)的代价,毙伤越军3700人(60%为火炮杀伤),越军内部数据是死亡近4000人。

此战被我军战史称为“7.12船头阵地防御作战”,是中越两山轮战中最大的一场胜利。

这仗最让人感慨的,一是人民群众的鼎力相助扭转战局,二是数十年间我们的工业实力进步很大,减少了很多人员伤亡。

早在1984年初,“两山”作战尚在谋划之际,驻滇后勤第22分部所属第58、69和72医院,就各自组建好了1个100张床位的野战医疗所,加强到前线。

其中,第58医院野战医疗所于2月12日开进,配置在新街,负责老山、者阴山两个方向。

2月16日到8月4日,该所共收治伤员894名,病员373名。

前线救治的伤病员497人,转移后方718人,治愈归队549名,伤重不治者仅有1人。

我空军还从1984年5月至10月动用直升机、运输机近千架次,接转伤员1996名。由于保障到位,这些伤员在转运途中无一死亡。

在老山前线,战士们的伙食也好了很多,各种肉罐头管够,还想方设法给官兵们改善口味。

我军在战争初期因为缺乏蔬菜,部分战士们的营养跟不上,后勤22分部还紧急从四川调运了维生素胶囊。

而当时的越军不要说医疗保障了,连吃饱肚子都难。

7.12大战前一天只吃了一顿饭——米饭拌咸盐。5、6个人才能分一罐200克的鱼罐头,但这已经是越南倾其所有供应了,许多士兵连鞋都没有。

清理越军的尸体时,我军将士看到不少战死越军士兵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如鱼干一般,连鞋都没有,大多数都是面朝北方倒下。

现场的不少解放军将士事后回忆说:“看了这场面眼睛发酸,越南黎笋反动当局实在对不起这些勇敢的兵啊。”

那时候的越军因为苏联后援匮乏,缺医少药,很多是伤重不治而死的。

此战后,越军再也无力组织团级以上的进攻,双方前线就只有零星的冲突了。

1986年,亲苏派黎笋病死,亲华派长征接替黎笋出任总书记并寻求对华和解。此后,中越两国军队在1990年2月后再无冲突,并在1993年正式停火。

这场战争对双方的影响是巨大的,战争的头一个月,对我们造成的经济损失就有约35亿人民币,导致当年的经济计划未能按时完成。

但是,我们通过战争达到了预期目的,打乱了苏联和越南的战略部署,为我们赢得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发展环境。

对越南方面来说,越南北部用了将近30年的时间才从战争中恢复元气,当初那个锋芒毕露的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从此一蹶不振。

他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工业实力才是现代国家的灵魂,比起去侵占其他国家的领土,不断提高自己国家的工业化水平,才是国家走向繁荣、走向强大的正道。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闲话网络语言的混乱(李旭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