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09-27 06:59:39


 

文人与家酒》再发
    高致贤
再发按:今年回乡避暑,感谢亲友们关爱,不时相聚,少不了喝点小酒,但因我以前对酒之暴饮滥酗,造成胃出血而4次住院治疗,险些丢了小命。这是挚友们都知道的。所以,大家对我饮酒多少毫无计较,要求非常宽松。每次我都掌握在五钱至一两之内,礼节性的与大家共饮。亲友们也不让我多喝。可是,最近我却有几次超量破规,喝了二三两。为何能够破规?那是喝亲友们自制的樱桃酒、白莓(读芒音)酒等等当地野生果实的原汁原味略带一些儿酒味的饮料,喝起来真爽!这就令我不禁想起前些年写的一篇《文人与家酒》的拙作,不过,那是为了披露某些奸商借古代名人之名制造假酒而作的,与我这次喝到亲友们自制的家乡野果酒之美味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了!
2020.9.27于大方。
附:《文人与家酒》之原文于后:
继某传媒刮起一股孔府家酒旋风之后,接着又出现了曹雪芹家酒……是否还有罗贯中家酒、施耐庵家酒、吴承恩家酒、鲁迅家酒之类的文人家酒?本人孤陋寡闻,不得而知。但从“家酒风”中似已感到仿佛著名文人都有家酒似的。其实,这大概是一种误会,或是一种错觉。当然也有一定“依据”:文人多爱喝点小酒,且有“斗酒诗百篇”的自供,还要“举杯邀明月”来喝。倘若月亮不来,还要“把酒问青天”:“明月几时有?”真是酒证确凿,供认不讳。
不过,爱喝酒者来必有家酿之酒。家酒者,自家酿的酒也。 “士农工商”中,士与工很难兼做,似无“儒工”之史。一般文人多不富,亦不善营工,故无余钱下海兴办酿造业,更为主要的是真正的大文人,一无情趣、三无精力、三无时间去酿什么家酒。与文人往来的多为文朋诗友,绝非酒囊饭袋。故不需家酒作坊。就连嗜酒疯狂的“竹林七贤”也无家酒之史载。
具体说到孔子和曹雪芹呢?最权威的《史记》中的《孔子世家》也无孔子有什么家酒的记载。孔子主张君子“谋道不谋食”,正与家酒相左。曹雪芹老先生是爱喝点儿酒,但他过着“举家食粥酒常赊”的穷日子,哪来的家酒?有酒还用去赊吗?最爱那一口酒的李白也无什么家酒史载。痛斥“朱门酒肉臭”的杜甫,老来还饿肚子,能有家酒吗?施耐庵写出那么多豪饮英雄,本身也未必有酒豪饮。若其陷入酒囊饭袋之中,断然写不出《水浒》那样的传世巨著。然而,前述仅是个人浅见,今之“家酒热”者是否有什么考古新发现也未可知。想借名人推销自家的酒也可以理解,亦无什么限制,不过,倘若借伪造历史来坑蒙顾客,那就似乎会变质为绿林中人使用的蒙汗酒,是否会喝之“倒也!”
2008.9.9.于深圳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