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0-28 05:34:39

该作者的文章:

 

我的《文革日记》问世絮语
高致贤
我的《文革日记》随着鄢烈山先生主编的首部《白纸黑字》于月前一道面世,很快在深圳等城市的大型书店上架。当我拿到样书之时,不禁浮想翩翩,口出絮语:
此书出得特快。我于8月6日赶投完稿子,一部22万字的作品,才一个多月(9月底)就拿到样书,比某些报纸发表还要快,我国图书出版周期加速了许多!
著名杂文家鄢烈山在该书序言中单列一段写道:“《文革日记》看似一个县级普通干部平淡无奇的流水账,文字营造的那个疯狂年代的社会氛围却是有质感的,仿佛可以触摸。你看,‘本来,自有《毛主席语录》以来,我已先后购买了12本,加之同志们送给我的,共有15本。但今天买到的又是烫金字和毛主席头像塑料皮的。所以,我感到心满意足……’领袖崇拜的社会热病可以发烧到这种程度!你听,‘陡坡大队贫下中农妇女们批判时说:林彪这个砍脑壳的是个大流氓,上飞机逃跑还要带起妻子一群(叶群)……’多么搞笑,荒唐又真实。”
真实是日记的本质。为让日记能真实面世,我在“日记”的前言部分写下:“我的‘文革日记’抄录中遇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历史与现实的矛盾。如对林彪、江青等人物当时的尊称,对刘少奇、邓小平等领导同志当时的罪名,和其他一些称谓、罪名等,现在已成为网络发表的敏感词汇,或设卡之字符。要如实抄下,会影响网络发表。若按现实要求修改,那又失去日记的历史面目,这就违背了我抄录文革日记的初衷。顾得史实违背现实,照顾现实又违背史实,使我处于两难之中,我实难想出两全之策。只好如实抄录。除错别漏字外,一律照抄,保持原貌。”这是不是会引起一些人的误会?我难预料。
因为日记就是记录自己当天的所见所闻,所记之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均是真实的。但这真实也只是当时的局部真实。随着时间之推移,历史的发展,环境的变迁,人事的更动,而今看来,这真实也只能作为局部的历史了。文革中,尤其是文革初期的人际关系十分险恶:专权者一句话就能使人鬼互换。今天还是朋友的,明天就可能变为“敌人”;今天是“敌人”,明天又可能成为朋友。这“敌”友之间的变幻甚至可以发生于一小时或一分钟之内。所以,我日记中的人际变幻仅是当时的真实,当时的“敌人”——对立派,文革结束后均成为同志,亲友关系得以恢复。希望被我在“文革日记”中批判,甚至辱骂过的亲友、同志等多多原谅,千万千万不要以该日记中的记录来看待此后的关系!为保证历史的真实,若当时日记中对某些人有着诬蔑不实之词,我先在这里道歉、检讨了!
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记的全是事实,行文中除了当时政治斗争通用的批判语言外,我没有用过污言秽语,连写大字报,参加大辩论、大批判、大斗争会,我都没用恶语伤人,更何况这是付诸笔墨的日记?
我的《文革日记》中被指名道姓的人很多,包括我的亲人、朋友、同窗、同志、学生,正反方面均以实名记录。家乡亲友们知道我的“文革日记”在首期《白纸黑字》上问世后,十分关注,很想找一本作纪念,恕我不能一一相赠。好在该书的林峰编辑告诉我,全国各大书店有销售,烦你们自己买买好吗?
日记中,自己对文革持有反感的看法不敢直抒胸意,只好借景抒情。对亲友中反感文革的言行也不敢记。文革办主任李遇春文革初期就悄悄告诉我:“(文革)这样搞下去要出大问题!”安排我对文革办的工作、会议要作详细记录……这些我就没有写入日记,怕害了他。
2011年10月16日于深圳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