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0-29 05:27:58

该作者的文章:

 

“妻具貂婵之美”趣联漫谈
高致贤
  2011年盛夏到马场遇到彭文国、吴大本、徐家仁等聊,便聊旧时那里的一件案子——
  儿媳美貌,公爹花心,便以儿子不孝告上法庭。其诉状是当地一老先生写的:儿子不孝,求判其净身出门。
  儿子亦去请那老先生写答辩状,他答应写但又一直拖着不写,直到临上法庭前,才写两张纸条贴于那儿子的两只手掌上,教其如何示官。
  审案开始,儿子一下跪在大堂上,低头高呼冤枉。县太爷呵斥:你有何冤枉?说呀!儿子仍然不讲,只是举起双手向着县太爷。县太爷看他那手掌中贴的纸条,便宣布退堂,且将原告赶出去。一场惩罚忤逆不孝的审判如此收场,听众感到十分奇怪,问这是为什么?知情者透露,老先生的答辩状写得妙!县太爷看到了儿子——
右手贴着“妻具貂婵之美”;左手贴着“父有董卓之心”……
  由此谈开,使我想起我们在收编《中国对联集成.贵州卷》大方分卷时收到的不少对联佳话和笑话。随便提供几条与大家分享!
  对联趣事一
  练友老甄舞剑后与我同道回家,途中,他告诉我一副趣联:
人怕死,怕死人,人人怕死人人死;
年难过,难过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短短26字,把人生与生活总结绝了,多么精炼啊!
  另一副是:
白刀进,红刀出,杀气腾腾;
小猪哼,大猪叫,阴风惨惨。
  一看就知是写屠宰场的!
  还有一副是:
白木床,床白木,白头君子白头翁,唉也,天生薄命;
红纱帐,帐红纱,红粉佳人红粉女,咳矣,前世姻缘。
  这便是老夫少妻互对。
  对联趣事二
  一、救命联
  文革时期,大方县核桃乡海子村民罗氏,子醉归。其父责之,子反讥,父恼甚,举屠刀胁之曰:宰此畜牲!子反夺刀,踉跄径穿其父腹部,父即亡。其醒悟,追悔莫及,克尽子道,举丧建道场超度亡魂。端公请一方宿儒蒋先生撰孝对贴于罗氏门楹:
儿咎无由消,悔断五衷责杨广;
父恩难答报,遗恨千年怨杜康。
  事发,子系囹圄。调查中,刑侦者省识联语,更与村邻证词吻合:儿子杀老子,实系酒误,情有可原。后,法院免予死罪,判刑15年云。
  
  二、讽刺联
母爱儿娇,七尺躯依然怀抱;
子承父业,方寸地岂能荒抛?
  民国年间,大定六龙某人,父殇,即纳父妾为宠,一时乡土哗然,左邻某老先生撰是联以讽!
  对联趣事很多,这些多是发生于当地现当代的真实故事,读来更觉贴近生活!大家随便聊聊,以打发那无聊的日子。可是,一聊起兴趣来,就古今对联一起聊,从身边小事聊的国民大局——
 
袁世凯卖国当儿皇帝时,国人出的声讨联:
“或”入“園”中,推除老“袁”还我“國”;
“余”行“道”上,哪堪回“首”问前“途”。
还有,国人对八国联军入侵我国后的猖狂出联:
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国人怒怼还击:
魑魅魍魉,几小鬼,鬼鬼侵边!
有人说,联中的几小鬼改为四小鬼,以四小鬼对八大王,不是更工整吗?这我也知道,但我说“四”太局限字数了,不足以表示痛斥“八国”联军的罪行,故有意“四”改为“几”,几可以代表八,且有对几小个鬼子的蔑视之意。这虽然不足为对,但代表了大家的想法,也就对不起那些小鬼子了!
 
   另外我还想起一个叫孙培岭博友提供的上联: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兔园叟对出下联: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对得真妙,使我们从中学到了不少知识……
 
还有人用对联骂坏蛋,既痛快又含蓄,何以见得?不是吗?如有人用:
“一二三四五六七;
孝悌忠信礼义廉”
送给卖国贼汪精卫。表面看去没骂他,实则骂他“王八无耻”。何也?经人破解:本联应为八字联,可是上联忘(王)了八,下联没有耻。为弥补不足,横额写上:
“王八无耻”
  闲聊中,有人还谈到民间戏谑的故事:一土老财常轻蔑穷教师,可又爱附庸风雅。其迁居时,请那穷教师为其新宅写一楹联。老师随笔一书:
“满室生无底;
全家午出头。”
主人当众眩耀,众客窃笑不宣。有客明知故问:联意深刻,谁能讲解?多人以反问代答曰:生字无底下那一横是个什么字?午字那一竖出头又是什么字呢?席间一片哗然。
我们的闲聊本想就此打住了,其间有人说: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关我门屁事?有人不同意这种看法说: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此间人语云:好!我门就以此联作为大家今天闲聊的结束语吧。赢得赞许!
2011.9.25.写于大方
2020.10.29.发于深圳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