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0-31 11:50:27


 

 

 

01.

 

1975年的12月中,当我离开的时候,北方的农村已经进入冬季。远近山梁上,田野里,能看到稀薄的雪。山上的树叶早已枯黄,唯有油松依然墨绿。

 

庄稼收了,掰了棒子的玉米秸被砍下,一堆堆的矗放在田间,你不要以为那是乡亲们不要的,在一个烧柴都稀缺的年代,这些玉米秸就是冬日里烧火做饭暖炕的,当然还有玉米根。

 

1970我来到这里,到1975年中断还有半年毕业的学业离开,我那会儿不知道命运是什么,甚至也不知道将要去的会是什么。是的,我觉得我有点像一片叶,只是被风定向的吹到了另一个地方。当然,我是一片顺便带着种子和生命的叶,所以,这叫命中注定。

 

没有人知道未来。

 

我们知道的是当下,是如果能参加工作,成为工人阶级一员,那简直就是天上砸下了一块烧饼,尽管冬日里硬邦邦的。

 

那会儿还没有“今天是个好日子”这样的歌,所以,我站在院子里嚎了一嗓子: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颗葱啊-啊”。

 

俺爹不愿意了,黑着脸:人家那是一棵松,怎么到你小子这里就成了一颗葱。

 


02.

 

   我笑着不解释,心说:老爹啊,若能混成一颗葱您儿子就算造化了。

 

   自打我把他老人家视为最爱的半导体收音机,捣鼓的只能收到莫斯科广播电台,那悠悠扬扬的钟声之后,那播音员略带生硬,大舌头的深沉:

 

这里是莫斯科广播电台,现在是对华广播。

 

老爹第一次听的时候脸都绿了:这他娘的是敌台啊,这是反动啊,你小子怎么弄的?

 

也是从那时候起,老爹就觉得我这小子实在不安生,一个好好的,义正辞严的,铿锵有力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居然能被莫斯科敌台取代,当然后来我总算又把那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波段找回来了。

 

所以,当1975年初,工厂来招工的时候,尽管我的年龄不达标,当然也就差大半年,我还是毫不犹豫的报了名。

 

当工人啊,自主了,多好的事情?!

 

03.

 

我依然记得要离开之前,我还是去了趟就读的中学,和哪里的同学,老师们告别了,我不掩饰我内心喜滋滋的。所以,那最后一次走的来回接近二十多里的路,有一首歌我改编了:

 

马铃儿响来,乌鸦唱,小子我就要进工厂……

 

但是,真要离开,哪有那么简单?年迈的父母,我走后他们会怎么样?

 

那是一个纠结的时候。

 

老爹对我的教育就是:走吧,翅膀硬了就去飞,飞多远,飞多高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心里说:飞不远也飞不高,因为这里有我的窝巢。

 

沟口外村子山脚下的那条河已经结冰,我看着在柴棚一隅里的冰车,算是告别了。

 

我自己对自己说:都要当工人了,还能像个孩子一样滑冰车?成何体统?辱没老大哥形象。

 

这就告别冰车了!

 

 

04.

 

    很多年后,我第一次听到那首《爱的代价》,我听到这几句的时候潸然泪下:

 

    走吧 走吧

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走吧 走吧

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这个世界里,我们都是微尘,都是过客,曾经揣着初心和认真上路,走着走着,初心没了,走着认真丢了,这走着走着,走过了许多年华,走着走着走到了夕阳下。

 

一套行李,一个木箱,木箱里是我出发的时候,人生的家当,厚厚的棉被褥是母亲夜夜灯下赶制的,一个那时代普遍的灰色毡毯,铝饭盒,好像还有一个旅行袋。

 

45年后,我坐在阳光的三居室里,敲下这些文字,累了就站在厅里看着远方的海,不同的时空之下,我穿越了几度年华?终于抖落了一身倦尘,选择了宁静。

 

我记得我在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给远方的二哥写信,求教“社会经验”,二哥来信对我说:哪有什么社会经验是现成的,你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经验自己摸索就是了。

 

我内心对二哥的这个表达极其不屑:不是说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嘛。

 

 

05.

  

大约十几天前,我和我的发小同学去了当年离开的那座山沟,去看了父亲他们哪所战备医院的遗址,我家曾经住过的那个青石拱房还在,甚至我觉得当年我们父子垒的院墙的还在,只是一片凋敝之中,为行程平添了几分叹息:

 

昔我往矣青山依依,今我来兮残垣断壁……

 

我一个人默立在昔日家门口的土路上,依稀记得这里曾经有一座小桥,不知什么时候毁于洪水,当年我们出发的时候,就是在这里单位的车接走了我们二十多人。

 

站在罩了帆布棚的解放汽车上,在车开动的那一刻,我看到瘦弱的母亲,踮着小脚向我挥舞的手臂。那是一个永恒的画面,无论时空如何变幻,它早已经凝固在我的记忆里。

 

离开的时候,几个女孩子哭成泪人,我有点不以为然,哭啥?高兴都来不及呢,这念头刚一出来,就觉得自己的嘴巴有点苦涩。

 

不知是谁领头唱了几句: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像大松树四季常青……

 

我听了想笑,因为我想起自己改编的一颗葱。

 

再见,这片北方的原野,再见,这里的山山水水,再见我的师长同学们,我带着青春的痴狂,一扭头对明天充满着新奇的渴望。很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明白,那种轻浮的痴狂,伤害了岁月,也伤害了纯真。

 

岁月的风带走了我

我在飘飞的路上唱歌……

 

                  20201029日星期四

 

 

共获得积分:14 ,共14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谈谈“护工”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