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10 08:25:45


 

                      去年今日此时中

 

      昨天我随口问了我媳妇一句: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干嘛?

      她肯定的告诉我:旅行啊。

      我一声长叹自己:果然老了,去年这个时候的事情居然记不起?

其实也不是记不起,而是有点混乱,所以混乱,是因为去年的11月份到12月份这两个月算是我出门旅行的密集时间。

 


夫人提示我还算清晰的梳理出了去年这个时候的时间线,大概看了一下,行程确实比较“拥挤”。11月初的时候,我和我的发小同学,坐动车回了趟当年跟随我们的父母的战备医院生活了数年的地方,这座城市最北部的山区,当年汽车要吭哧着跑七八个小时的路,如今动车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然后再换乘巴士也是一个小时,真的是很便利了。

 




回来之后就是去缅甸的旅行,一周多的时间,足迹遍布了缅甸很多地方从迦克温佛学院到黄钟大吕的寺院,从一座座大金塔到大皇宫的遗址,从美丽的卧佛寺的卧佛,到世界著名的维桑海滩……异国风情的浪漫,信仰佛教的缅甸人的温和以及贫瘠,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结束了缅甸执行进入12月份,第一场旅行是,应同学之邀,我们夫妇和另外几个同学的夫妇一起去了华西,去了太湖,去了南京。看过无锡的灵山大佛,看到佛的时候,我们正准备买票,一个美丽的女孩送了我们四个人四张票,这段美好的记忆我依旧记得,祝福这个美丽的女孩好运。也看过海澜之家令人惊艳的马术表演,吃过著名的太湖三白,也住过华西村最著名的龙溪大酒店,还看过朝鲜妹子载歌载舞,也领略了南国水乡周庄的风情。

 








回到家,休整了不多天,几个喜欢摄影的朋友相约,一起去了寒冷多雪的北方,先是去了查干湖看冬捕,尽管现在查干湖的冬捕号称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查干湖的鱼真不多了,没办法据说当地就去买了那些重量在四五斤的鱼投放在查干湖里,等到冬捕节的时候再拖网打捞,有一说那是“洗澡鱼”,倒也很形象。不过鱼多少不算是重点,场面和气氛也许才是大家要看的。

 

看罢查干湖的冬捕,一转身去了吉林的雾凇岛,最值得去而且没白去的一个地方,在雾凇岛的那几天,吃着热腾腾的北方火锅,农家饭,很幸运的看到了雾凇岛挂满枝头的雾凇,据说前年这个时候一些摄影人住了一周,愣是一张都没拍到,我们的运气不错。

 

有点惊险的是,我们是12月底回来的,回来不久新冠瘟疫久来了。万一那个环节耽误了,也许就能被堵在路上。

 

我是主张只要能走得了,尽量走出去看看,未必是一定要看外面的世界多精彩,而是要让自己尽可能的去感知外面的世界。在所有人有限的人生路上,尽可能多看看不一样的风景,比什么都开心。

 

时间是真的快,一转眼去年今日的事情还在眼前,却已经再也回不来了。那日友人问我今年冬季会有什么安排,我沉吟了半天说,如果没有讨厌疫情的反复,今年最后的行程我将把目光定在我现在住的这个地方一海之隔的山东,去威海的天鹅湖去拍天鹅。

 

意犹未尽再补充了一句:就算吃不到天鹅肉,拍拍总可以吧?!

 

我友哈哈大笑,我亦笑,没心没肺没啥不好。

 

                    20201110日星期二

共获得积分:11 ,共1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必须直面的现实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