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13 20:01:10

该作者的文章:

 一生兄弟


    时常看着这些照片,里面告别修地球行列不久的我们一身脱离苦海的爽爽的轻松和满脸喜获重生的酷酷的惬意,当年结拜兄弟的情景和几十年间的种种回忆总会不断浮现眼前。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玉林县新桥公社圩队的一间插青屋里,十几个相互邀约的插青聚在一起喝酒吃肉。平时不大和别人交往的我,神差鬼使地也参与其中(说实话当时我就是在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之中跟一油嘴滑舌的发小去的,其他人几乎都不认识),被激起雄性荷尔蒙的年轻人的豪气让我也和一见如故的他们共同举杯学着武侠小说里的英雄好汉,以年龄大小拜起了把兄弟:大兄周、二兄陈、三兄迟、我是老四,还有五弟陈、六弟蒋、七弟曾、八弟谢、九弟陈、发小十弟刘、十一弟温、十二弟过后不怎么来往好像姓梁但记得外号叫卖油郎、十三弟彭、十四弟郑。几天后多了几个,不过是只按先后不安年纪排名:十五弟冯、十六弟陈、十七弟梁、十八弟陈,至此当年名传新桥福绵的新桥十八拜正式形成。

   
虽然学的是古代英雄豪杰,但我们不学偷鸡摸狗打家劫舍(当然,插青的特殊条件免不了有时会偷瓜窃菜,偶尔也会打打群架)只学兄弟义气相互帮助。相同的身份共同的语言使我们常聚一起谈天说地,吃吃喝喝,偷偷地论论时事,交流各种小道消息……后来又有几个女插青加入我们的队伍之中(不论年龄,我们都把她们当妹妹看待),虽然后来各奔前程没啥来往,但我还是记得她们几个:玲、敏、颜、娜。

   
在一次招工大潮中,我幸运地和十一弟温一起被招进了拖拉机厂,他在车间当学徒,我在食堂当伙夫。常言道:近厨得食,兄弟们免不了时不时找我打打牙祭。十五弟冯在城里无家可归,进城玩时常在我处落脚,找十一弟还有新认识的一起进厂的仁东插青毕弟(铁路子弟,欣赏并认可我们的兄弟情义后加入行列之中)一起喝酒下棋。

   
不久后的插青回收大潮中,兄弟们都离开了农村,虽然大部分工作不尽如人意,却也总算是有了在乡下时梦寐以求的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开始了新的生活。在新的生活环境里又有新的朋友,不少重情义的人加入了我们的圈子(各行各业的都有,黄氏兄弟义、彤、陈氏兄弟军、彬、还有阿斌夫妇等等),虽然不排名了,但也都以兄弟相称,也都以大兄福哥和二兄为首相聚,几十年来兄弟间相互帮助各通有无的事说也说不完道也道不尽,一切都在义气之中。

   
兄弟之中我与十一弟温和毕弟都在一个厂朝夕相处相互帮助最为熟悉,我在玉林没有家,常到他们家玩,毕弟父母是山东人,特别好客,对我十分热情。十一弟家在城里南街,地道的玉林人,其父母二十四叔二十四婆得知我孤身一人在玉林,每次见面都对我嘘寒问暖,让我又有了家的感觉。有次我突发高烧睡了几天,十一弟和毕弟天天下班就来看我,帮这帮那的,虽说兄弟间不必言谢,但我牢记心间。十一弟家住临街铺面,出入方便,二十四叔和二十四婆都喜欢我们这群兄弟,把我们当儿子看待,他们家就是我们兄弟间的联络点,大家有事没事总爱去那坐坐聊天吹牛。大兄也是南街人,和二兄一样早就和十一弟相识,他们三人都聪慧机敏,学识渊博,吟诗作对出口成章,自然是我们这群兄弟的主心骨。

   
天有不测风云,十一弟不幸患了绝症英年早逝,众兄弟们在大兄二兄的主导下对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两位老人立下要为他们养老送终的誓言。送走十一弟后大家费了不少口舌精力让拖拉机厂领导破例招收十一弟的亲弟弟进厂顶替当学徒(其实是没有先例的,厂领导是被众兄弟们们缠怕了,也有感于我们执着的兄弟情义),让两位老人对以后的生活又多了一点希望。在两位老人有生之年之间众兄弟们特别是家住附近的大兄二兄都遵守了诺言:虽然大家都不富裕,要为生活奔波劳累,也有父母儿女要赡养,但都在大兄二兄的主持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让他们衣食无忧,平时也常去和他们聊聊天说说各自的家长里短。

   
二十四叔去世后,九十年代初,我们兄弟去二十四婆家探望她老人家时,细心的二兄发现她身体瘦了许多,精神很差。虽然强打精神应酬我们,但说话有气无力。我们建议她去医院看看,但她为了节俭,也不想让众兄弟再破费钱财,强忍住病疼的折磨而不愿意去医院。众人见此情此景,不容分说硬是把她送到地区医院检查,结果是癌症晚期。大家心如刀绞。只好努力安慰她,说病情不重,能治好。在她住院的半个月里,众兄弟轮流日夜服待,逗她开心,让她安然走完人生的历程。就象当年十一弟去世时一样,兄弟们聚集了三千余元,风风光光办完了她的后事。在二十四婆卧床的最后一段日子里,我和毕弟都多次各自悄悄地往她枕头底下塞过生活费,以慰寂十一弟在天之灵和弥补自己不能在床前服侍的愧疚。相信其他兄弟们也会有过类似举动和心思,只是相互间心照不宣谁也没提起过。对于我们众兄弟的举止,四邻街坊都看在眼里,没有不竖起拇指交口称赞的。

   
时光如流水,弹指间众兄弟们大都年已古稀,除了不幸早逝的几个外,许多人鉴于种种原因逐渐逐渐少了来往,坚持下来常聚一起的还有大兄二兄五弟九弟十四弟十六弟毕弟和我等几人了。其间大家尽管唏嘘,嘴上不明说,心中还是坚定一个信念:虽然不常来往,但还是一日结义,终生兄弟!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