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16 13:24:21

标签:赵笑平与他的诗歌 诗梦江南 

该作者的文章:

 

                    诗梦江南

       ——赵笑平与他的诗歌作品 

 

  我初识赵笑平是2019年元月10日,在邮电俱乐部,参加上海市老科协造船专业委员会2019迎春年会,我拿着相机拍照,他坐在主席台上。主持人介绍说:有专程从深圳赶来的上海中外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著名诗人、老江南赵笑平。说明他对年会的重视。

  在年会的新年音乐会主题《唱响新时代》的第二乐章:船台颂歌中,我似乎明白了缘由。我们诗歌朗诵队的队员朗诵了他的诗歌《毛泽东与制造局》。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年轻的毛泽东与江南厂于1920年有过深厚的情结。1956年1月10日毛主席到江南造船厂视察,应该忘不了那段往事,那时他住在半淞园,一天傍晚,他散步来到江南厂的东大门,看到门墙上贴着江南厂的招工告示,毛泽东犹豫了一下,就提笔填写了一份做火工的报名表。赵笑平的诗歌写得生动传神,朗诵则铿锵有力,尤其是最后的那句——你曾选择了制造局。而历史却选择了你,——毛润之。声震屋宇,气壮山河。

  其后,主持人现场采访了市作协会员赵笑平,他早年是江南厂的文学创作组长,曾了解到这段历史,荡起了创作欲望。作为江南人,他准备写江南十卷本诗章,用鸿篇巨制的长诗叙写江南厂的古往今来,以报答江南厂的栽培。多好的构想,我们将翘首以待。

  造船人的业绩辉煌,情动于衷而发乎声,用情韵抒写船文化乐章。随后我读到了赵先生的好些歌吟江南的诗篇。之后,造船委的《长春藤》陆续刊登了他的《毛泽东与制造局》及其他新作。

  后来,我们认识了,了解也加深了。他是1968年11月25日进江南造船厂的,曾任厂报通讯员,特邀记者,神剑文学报主编,文学创作组长。1978年,任上海市青年诗歌创作组副组长,《红蜻蜓》诗刊编委。他人高大,有行商的气质,离开工厂后赴商海拼搏,不弃不离的唯有诗文,独独几十年选择与诗文长相守。在一次交谈中,我才知道他小时候就喜爱文学,住在卢湾区桃源路,邻居是巴金的胞弟李济生伯伯,受他的影响,滋生了对诗歌的钟爱。

  到江南厂后学到了造船技术,更学到了在哈佛和剑桥都无法获得的人生学问。我读他的诗集《能不忆〈江南〉》,借用白居易的词,此“江南”系指江南造船厂,亦指地域上的大江南,这在诗集中有充分的展现。我读到了诗情画意,闻到了清新气息,犹如船台早春图,蒙蒙的烟雨里,船头饱吸着天河的露滴,新桅焕发出早春的生机,令我耳目一新。在《五月的风》中,他写江南厂建造的第二条二万七千吨出口货船顺利下水。五月,掠过船台的风,竟如此雄劲,瑰丽多彩的出口巨轮昂首晴空,“在漫天洁白和平鸽的欢呼声中,巨轮滑向江面一瞬间疾生雄风,祖国呵,那是造船工在火红的五月,吹响世界的振兴中华之风……”那是造船人的杰作,伴随红五月疾生的雄风。

  同样的题材还有《“世谊”号笛声》。1982年10月25日二万七千吨“世谊”号出口轮在江南造船厂举行隆重的命名交船仪式,撒切尔夫人亲临,为新船命名揭幕。我读到了足以自豪的诗句:“像积聚了造船工心灵的呼唤,一声呼唤赢得大海惊赞,呵,巍巍船头昂昂自豪。阵阵笑语声声香甜……”作为江南造船的一员,这种自豪感是发自心底的,我看到诗人用激情的诗句为我们走向新时代引吭高歌。以前英国用无敌舰建立了海上霸权,如今却用上了我们的船,历史耐人寻味地见证了江南的实力。

  船台维系大洋波涛起伏,历史风云尽展眼底。1865年江南制造局开近代工业风气之先,动摇了封建思想的统治地位,进一步加深了民主与科学的传播。勾起我的“造船情结”。从第一门钢炮、第一艘铁甲兵轮,到中国第一艘潜艇、第一艘护卫舰,还有我国最现代化的导弹驱逐舰和为中国航天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远望系列航天测控船,我打心底里感知,走向强大只有靠自己,靠自身的不断进取。

  如今,江南造的国产航母,成了诗人讴歌的闪亮明珠。江南造船工业已经走过了150多年的历程,如今世界瞩目。今年6月我读了他写的新诗《你好!中国003号航母一一献给江南造船厂155周年》,这是他从商后坚守旧时爱好有份量的长诗,用凝练的语言写了心中的江南: 

  炎黄祖先期待和希冀的目光,

  一次次穿越五千年风云啊,

  长江口、大海上朵朵浪花,

  深深感受期待目光的热切!

  一一产业工人的技艺,

  制造航母的造诣,

  江南造船的奇迹,

  一江流水的故事,

  星空一般的史诗……

 

  百年涛声,万里风声,涌向心头,大国重器,梦想成真。曾经是几代人追梦的江南,如今摘得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中国003号航母终于在江南圆梦。赵笑平先生的这首诗让我感慨万千,一个从江南厂走出的诗人,依旧梦回江南。

  原本就是江南人,他的老家在浙江宁波镇海,与我的家乡很近。近几年,我陆陆续续地读了他的新作,大都与江南相关,有抗疫内容的,有近郊朱家角的,也有江南厂的,还有表达心声的《兴业路上的会址》。正是这首写一大会址的诗,如银瓶乍裂,笔底起波澜。历经狂风骤雨的洗礼,见证了开天辟地的伟绩,坚定了一代代后继者的人生信念。经评委的层层筛选,应征诗最终荣获“雅集京华·诗会百家”全国第二届百家诗会一等奖。赵笑平同时获得“当代诗坛杰出诗人”荣誉称号。

  于是,我不禁吟咏起:“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生于斯,长于斯,我坚信他会继续构建他的诗梦江南。有道是:仰之弥高(爱之弥深),钻之弥坚。

 


上海市老科协造船专业委员会2019迎春年会上接受采访

  诗人赵笑平与文创中心主任朱德民

诗人徐弘毅、诗人赵笑平、文创中心主任朱德民(从左至右) 

  著名书法家赠送书法作品

  参加“至尊杯”祖国颂诗歌朗诵会合影


   中外文化交流协会领导合影


 《众志成城 同心抗疫诗书画专集》编委合影


     赵笑平获奖诗歌




  赵笑平获奖诗歌《滴水湖》



《文学报》刊发张柱国评论赵笑平的诗集《因为有了这条江》

 我细读了赵笑平的诗集《能不忆——〈江南〉》



   《兴业路上的会址》荣获一等奖



   ( 欢 迎 光 临 )

 

 

共获得积分:30 ,共3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