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17 10:57:03

该作者的文章:


   北京一瞥(九月秋游)

 

      时隔三年,小小孩终于可以上幼儿园了,我又可以心无旁骛地骑车游逛了。

 
     
清河     


    清晨送小小孩去幼儿园后,想看看清河的野鸭大雁。沿着清河逆流而上,看河边景色,虽说是深秋,河边的灌木丛也有点初冬枯黄的迹象,但总体来说还算郁郁葱葱,垂柳飘飘,草坪翠绿,喜鹊飞舞,渔翁垂钓。与河边宁静安详人迹罕见的情景不同的是一路之隔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里跑步散步游玩的人,算是人流如织了。

 

    到了以往野鸭大雁们喜欢聚集的那一段河面,跟往年一样四周几乎没人,对岸还是车来车往,但河里只有零星几只鸭子,和过去的成群结队热闹非凡相比,我对静静的河面有点失望,虽然不能把它们变为盘中美味,但能看着它们翱翔打闹也是很惬意的感受。但愿是因为还没到南飞的季节吧,过段时间再来看看。

 

在河边还看到长见识的一幕:给嫁接园景树挂吊瓶!仔细一看,针头插进树皮,瓶子(或塑料袋子)装的是营养液!真佩服园林系统员工的智慧!!



   
温榆河河滩



   
沿着清河往下游走,河边也是垂柳飘飘雀飞鸟唱,树绿花红。有点遗憾的是,以往河边常见的白花菜和野寒菜都看不到了,那可是我最喜欢摘的野菜,在这里很少有人懂得吃,特别是白花菜。为什么好吃?没有虫子。河道清洁工的消毒液和园林养护工的杀虫药对北京园林野景作用很大。北方人吃的野菜名目繁多,都是拿个小铲子连根一起挖,春天就摘刚刚长出来的柳、槐、榆树叶芽。

 

 过了沙子营河闸,就到了清河与温榆河交汇处。枯水季节,河滩一片荒芜,前些年见到的一片水乡景色荡然无存,依稀可以辨认出来的水田位置长满荒草灌木,让喜欢和过去对比的我心生无限感慨,和消失的水田一起不见的还有在滩涂中辛勤劳作的农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长溜穿着打扮五花八门的钓鱼翁,他们悠然自得地坐在醒目地写着全年禁止垂钓的牌子附近打着太阳伞或聚精会神打鱼窝看鱼漂,或轻松愉快的交头接耳聊天打屁。北京的闲民逸士不少,特别是卖掉土地的村民,许多人兜里揣着大把大把土地换来的票子随心所欲。我正在河滩的小路上胡思乱想之际,一辆摩托车从身边窜过吓我一跳,定睛看到骑车的是一个背着钓具的小青年,莫西干发型下嚣张的眼神让我心中一紧:最近一直听的一本描写江湖痞子的书中,街头混混的形象出现眼中,赶紧拱了拱手示意抱歉:不好意思挡道了!然后赶紧滚蛋。


   
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河边飞舞嬉戏的白鹭、禁钓警示牌和钓翁以及这一片滩涂,心想前几年那场罕见的暴雨,我住小区的道路都可以游泳,这个地方的洪水肯定会是一片汪洋,万马奔腾,与现在看到的风景也肯定是天壤之别。


   
听说顺着温榆河往下游走有个新开发的未来科技城风景园区值得一看,改天再去逛逛。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