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家常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21 09:54:00

 转载 落寂的背影(中)

——“非典型”中国式养老

沉默的他们

“老太太回国的生活,仿佛都在自己的安排之中。”王宏宇感叹于张薰归国后的独立和此前报道中的处处依赖他人,判若两人。
但让美国机场里帮助过张薰的志愿者意外的是,一位移居美国多年的中国老教师,竟不会英语。这些年,她究竟如何在美国社会生存?
微博上,当此事被众人斥责“子女不孝”的口水淹没时,一位从小生活在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悉尼大学博士生小朵(化名)冷静评论:其实这不是个案。在悉尼的华人社区,这些中国老人是一个沉默的群体。
小朵的母亲,在教会的华人社团做义工。这里已经成为不少随子女来海外养老的中国老人唯一的“避风港”。
傅博(化名)永远记得,不懂一句中文的女婿在白纸上画图示意,“今天晚上我下班回来之前,请你搬离这个房子”。
老伴去世后,女儿邀她来悉尼照顾第三代。仅4个月,就爆发了多次难以愈合的家庭纷争。
纷争,从食物开始。傅博买了腊肉、咸鸭蛋,想要“换个口味”。女儿质问:“为什么要买这种垃圾给孩子吃?你为什么不能像local(当地人)那样吃洁净的东西?”
被女婿下最后通牒,她匆匆收拾行李向华人社工求助。不会说英语的她,在华人帮助下办完所有手续,迅速回国。归国之后,深居简出。
而吉林的陈焕(化名)夫妇来教会时,也已是他们在悉尼的“最后一站”。两年前,他们带着大半辈子的积蓄,欢天喜地投靠独生女儿。
女儿是女强人,30多岁嫁给悉尼人。婚后,女儿提出接父母来养老,在国内生活优越的老夫妻没有犹豫。他们卖掉国内的房子,又花了300多万元澳币买下澳洲别墅。应女儿、女婿的要求,别墅写上小夫妻的名字。
可他们到悉尼后疲于照料外孙,毫无机会住进别墅,再往后,因为“生活习惯不同”被“请”回国内。此地,他们已无任何房产。
不过,在小朵看来,回国似乎并非老人最不幸的归宿,受难的反倒是那些最终留下的。
每个周末去华人超市购物,小朵都会碰到一边购物一边对父母骂骂咧咧的年轻华人。
“你什么品味,土气死了,你以为是在国内啊?”这是母亲选了一种“很不合适”的菜,被女儿嫌弃。
顾潘晓(化名)70多岁,她在悉尼把3名外孙全部抚养到18周岁。海外18年,她一句英语也不会说,依然不能独立去医院看病。
不想再忍时,她也想索性回国,但不再有中国国籍,医保将无着落。即使回国,也怕老邻居说三道四……
最终,她在国外“摒牢”。她自评:“熬着吧,就这样到死。”
“我观察到中国人组建跨国婚姻家庭的,遇到代际赡养问题,几乎都不乐观。而夫妻双方都为华人的,矛盾会缓和很多,因为都认同婚后大家庭的概念。”小朵见过身边几十个案例,她认为主要矛盾还是中西方文化观念的冲突——西方人在成年独立后就和父母相对疏离,而配偶的父母通常不会被视作家庭成员; 且一些华人女性在嫁给白人之后有“高攀”心态,夫妻间不对等,妻子往往牺牲父母去迎合丈夫。
老人们在遇到家庭矛盾时,因为语言不通、社交圈窄等,常常处于劣势,只能依靠华人社区的华人医生、华人团体等民间力量,寻求极为有限的帮助。
最让小朵心痛的,是中国老人在海外遇到危机时,一般会选择沉默。她说:“如果一直保持家丑不可外扬的习惯,默默忍受,那在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社区机制中,谁也不会知道他们需要帮助。”

共获得积分: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时间都去了这里(3)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