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1-24 16:53:24


 

 
上世纪60年代,国家遇上了自然灾害,正好我读高三,学业非常紧张,因太用功,营养跟不上,得了肺结核。正在同学们兴高采烈地填写高考志愿时,我却听见砰的一声高考对我关上了大门……
 
梦想是人类最天真最无邪最美丽最可爱的愿望啊!当年,我的梦想就是投考医科大学,能够“身穿白大衣,手拿听诊器”,去从事“对上帝进行挑战”的事业。呵呵,这是多么崇高的职业啊!因为,有了医学,人类才减少了痛苦,延长了寿命。而如果人类完全遵照大自然的选择,那么人的寿命很可能会缩短几十年。啊!我的梦想啊,梦想!
 
如同天边的星星,彩色的梦想转而躲进了我心底的深处。幸好,“伍自”(自强、自觉、自在、自为、自得)的胎观在心中孕育,一根弯曲的芦苇并没有被折断,病休期间,我担任了街道高中落考生的辅导员,为居委会定期出黑板报,此外主要的选择就是读书。以后当上了教师……
 
梦想,是与岁月的较量,只要有了梦想,就会有所追求,就能征服岁月,就能将生命的一切发挥到极致。以后每当看病时,我便变得格外细心起来,医生开的药方,我总会看上几遍。我的两位姐姐一位是医生,一位担任过护士长,两位姐夫都是医生,我见到过他们行医时那种悲天怜人的神态,很受感染(呵呵,我总是将他们与现在的医生进行对照……)。两位姐夫都曾经不谋而合地说我是做医生的料,因为我老爱问“为什么”,喜欢追索事物的原因的原因,这对钻研医学很有益,而且我为人处世很认真,这种“天性”会促使我找到疑难杂症的病根,加上日后努力,一定会成为治病救人的好医生。
 
就读于第一医学院的大姐,放假时总会带回一大摞一大摞的课本,那可都是大开面的,很高深。我翻阅过《人体解剖生理学》、《内科学》等几本。我读书不算多,但对“开卷有益”的体会到很深。
 
梦想是朵花,谢落了可以重新开放。可是我种在“心”的土壤里的梦想却一直遇不到春天变成花朵。以后,我工作了,成家了,小女诞生了,但是梦想依然是心灵的骚动,秘密的真情。只是这个梦想变成了叫女儿学医。
 
以后高考恢复正常,就像现在的一些家长们,蠢蠢地将自己的梦想移植到下一代身上,我也不分青红皂白地,为女儿学医造起舆论来。想为了在女儿的大脑里种下“医”的梦想,我创作了一首儿歌《我是一个小医生》(见附录)。那些细菌啊、听诊器啊、打针啊等等词儿,也都成了与女儿交谈的内容。那时的剪报是用浆糊贴的,浆糊发霉了,我就说,瞧!眼睛看不见的细菌在作祟了,不洗手,细菌从嘴巴进入肚子,就会拉肚子了,还会发烧的,就需要吃药打针了,为了防止细菌,医生要穿上白大衣,戴上大口罩……哈哈!
 
现在才明白:将自己的梦想无端地移植到女儿身上是不可取的。为下一代安排漫长的人生路,不仅违背人才成长的规律,而且有出息的孩子也不会从命。
 
女儿“开口”较早,按照少儿读物《365夜》的顺序,她每天都要听一个故事,听完后,就要求再讲一遍,在语言方面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第二天,她还能用伶俐的小嘴奶声奶气地讲给外婆、阿舅、姑姑们听。大家表扬她,她就更来劲。后来《365夜》讲完了,她就自己胡编: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一个宝瓶,宝瓶里面有一只大王蚂蚁,只要把瓶盖打开,呼——千千万万只小蚂蚁就变出来了。有一天,敌人打进来了,国王打开了瓶盖……唉!真可惜,这个故事我没录下来!
 
女儿从小喜欢唱歌,小学一年级考取“黄浦区苗苗合唱团”,二年级考取“市少年宫童声合唱团”。市少年宫指导顾晓萌老师对我说,这孩子发音特准,把她放到中音区吧,既能压住高音,又能带动低音。于是,她一直唱到了初二。据说,音乐和外语是一对姐妹花,都与发音系统和右脑记忆有关,如果让女儿去做医生不是很浪费吗?如果学医,实现的是爸爸的理想,而她那繁枝茂叶般的长处又将向何处伸展?
 
令我欣慰的是,女儿成长年代,正好是我为了准备“一缸水”而备课阅读的年代。正好我翻阅了中国“人才学”理论专家王通讯的著作,得知人才的成长离不开“主观”与“客观”(即“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成才要素可以分解成德、识、才、学、利、弊、长、短八个字,1+1可能﹥1,也可能﹤1,恰到好处地把握这“八个字”,才可望“破茧”啊!……
 
后来,女儿以优异成绩从外国语大学毕业了,又经过面试、口试、公务员考试、复试四重考核,成了一名翻译。如今她扬语言之长,与两国外语(意语、英语)打交道,正走在自强的路上(另文)……
 
 
 
总字数:1761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宁波印象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