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0-12-06 20:13:00


                     北京天坛知青角

 

    对于出生于20世纪40年代后期到50年代末的中国城镇青年来说,“知青”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对于68年到78年那一时期中国的城镇家庭来说,绝大多数家庭里都会有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
    从1968年到1978年,全国将近2000万城镇初、高中毕业的年轻人,被无情的剥夺了继续求学的权利,在没有生活保障的前提下,就像一群无知的羔羊一样,被盲目的赶到了农村、山区、农场、边疆、草原,接受所谓的“贫下中农(牧)的再教育”。有些人在那样的环境中竟然一呆就是十年,甚至有的人,连生命都丢到了异乡。
    时过境迁,我们这一代的绝大多数人,毕竟熬了过来。数十年的岁月,当年风华正茂的小年轻,如今已是两鬓飞霜的老人,大部分已经过上了含饴弄孙的老年生活。按正常年龄来算,最小的一届知青也已经到了退休年龄。
    然而,岁月并不能磨去大多数经历者的“知青情怀”。无论是持“无悔”观点者、还是坚持“有悔”心态者,都不会否认自己曾经的“知青”经历。并且会在有同样经历的人群里找到知音,共同回忆当年的经历。
    近几十年,全国各地的知青组织几乎遍地开花;各种知青活动也层出不穷。
    至少十年前就知道,在北京天坛公园里,有一个“知青角”。每个月的最末一个周日,会有很多当年的知青在这里聚会。这次来北京,就准备有机会去探访一下。
    11月最后一个周末,一大早就来到天坛。从公园东门里向北走不远,就看到在一片树林中的空地上,几十面旗帜横挂在树上。上面或者标明了当年北京知青去插队下乡的地方,或标明所去兵团的代号。有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有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有在延安插队的、还有在山西下乡的,有的旗子上还有老知青的签名。






















   
    虽然天气很寒冷,可是依然有很多飘着银发的老人,欢乐的聚在一起,开心地交谈。从年龄来看,他们大多属于“老三届”(即当年的66、67、68届初、高中毕业生,实际上是6届毕业生)。1968年底,在政治口号的指引下,他(她)们率先大批的分赴祖国边陲或偏远山区农村。在往后的十年中,全国陆陆续续每年都有大量的中学毕业生走上了这条道路。虽然有一部分人在以后的几年中,以招工的名义返回了城市,可也有不少人,直到1979年的“大返城”时,才回到了久别的故乡。这样的经历,使得这一代人对自己的那一段经历产生了难以忘记的情怀,于是,才有了全国各地知青纪念活动层出不穷的现象,也才诞生了像天坛“知青角”这样的聚会。












   
    今天来的人数约有几百个,大多数是三五成群,有聊天的,有唱歌跳舞的,有走模特步的,还有诗词学会进行交流的。从大家的交谈中可以看出;这样的聚会,既没有政治的倡导、也没有经济的诉求、更没有对立情绪的冲突,大家在一起交流的,只是对当年的回忆、对人生的感叹,以及对未来的期望。朋友相聚,虽然,发白牙落行步缓,然而,情趣盎然似当年。











 

    当年的“知青下乡”运动,毕竟是一场在特殊时期发生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葩现象。这样的现象不可复制,也不可再生。所以,这样的活动也注定只是这一代人的行为,这样的回忆,是一个时代的回忆。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理念——虽然知青后来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知青。这样的聚会虽然简陋,却也给知青的晚年生活带来很多乐趣。

 

共获得积分:30 ,共3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金钱教育”父母不能失职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