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1-23 10:15:41


 

今天上午浏览公众号时,发现一篇报道,题目是“只剩两个人的同学会,今年顺利召开”,其内容真假难辨,但觉得很有意思,于是转发给各个同学群。

重庆涪陵市涪光中学1942级初中生,大约生于1920年代,一路走来,历经国共内战、抗日战争、建国后的历次运动,终于有了个相对安稳的晚年,然后就发现同学们一个一个陆陆续续先先后后地离开人世,只剩下99岁的萧可容与97岁的沈思恩坐在轮椅上相聚,酒菜茶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我们的班级还在,此时你我相望,无言胜万语:坚持下去就是……

插兄罗敬新是位学究,从姓名上来探讨二位前辈长寿的原因:

“人之存世久长,其原因众矣。适读“只剩两人的同学会”,忽悟或与姓名之意相关也。何以言之?可见文中两耄耋者之姓名也。

其一,沈思恩。思恩者,即言其不忘恩泽,常怀感恩也。心存感激,其心必宽也。又逢姓沈,故其深晓知足常乐,如此长岁可期也。

其二,萧可容。可容者,无论顺境逆地,坦荡从容,正所谓适者存也。加之萧姓,萧,草也,生命极强也,故其命寿百年,抑可知也。

仅供一哂,切勿喷也”。

我同样感慨莫名,父母在,家就在;同学聚,班级就在,于是有诗曰:

《五言绝句.观耈翁相聚有感》

对望依依友,

相煎瑟瑟尘;

无言余感慨,

最后剩何人?

 

白居易有《山泉煎茶有感》,诗曰:

坐酌泠泠水,

看煎瑟瑟尘;

无由持一碗,

寄与爱茶人。

我的这首诗步其韵而作,且借用“看煎瑟瑟尘”,为免抄袭之嫌,特附录于此。

 

 

共获得积分:0 ,共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闲话网络语言的混乱(李旭之)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