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2-06 13:34:13


 

在上海的水门汀地面上,是不长香椿树的。但在我的家乡山东烟台,只要有园子,几乎每家都栽有香椿树。上海人吃的香椿是从外地运过来的,或者是有人从温暖的家乡带来的,而且受到季节的限制。但这一缺憾我就没有。每年我都要到烟台去度夏,住在舅舅家,他家的园子里就种着许多香椿树,所以每次回上海我都会带来一大包腌香椿,兄弟姐妹们分一分,正好用来治一治“思亲思椿综合症”。
 
在多种菜蔬中,香椿营养丰富,味道很独特。我们一家人都喜欢用香椿炒蛋,也喜欢用香椿末拌面。虽然香椿对我们不是唯一或最美的佳肴,但每次吃香椿都像见到家乡亲人一般。我们边吃边回忆老家的香椿树及有关的故事,说烟台东园里的香椿树可能已经很老了,屋墙边上那棵香椿树一定长得老高了等。记得在谈论香椿树的时候,母亲会突然眼泪潸潸,当时我年幼,真是不解几缕香椿竟会含有这么浓厚以致岁月都磨不掉的乡情。
 
那还是50年代,我与母亲姐妹们随父亲到上海定居,姥姥也到上海住过一段日子。后来,姥姥仙逝了,接下来就是母亲、父亲和二姐大姐永远离开了我们。在这些接二连三的生老病死的永恒变化中,不变的是我们一家人对香椿情有独钟的喜爱。
 
烟台姥姥家有个东园,在东园的墙根处有好几棵香椿树。记得有一年,大姐正住在烟台。春天到了,香椿发出了几簇幼芽,在不嫩不老的时候,大姐总是采下来炒给我们尝鲜。这道菜既清香又可口,既含有维生素又含有对亲人的一片真爱,我们吃在嘴里,温暖与感怀一起涌上心头。那个品尝鲜香椿的景象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有一次,很奇怪,在吃香椿时,头脑中忽然出现一大片无法填补的空白。我不加思索,只是流着泪,嘴里木然地叨念出一句:“呵呵,老家的鲜香椿每年都有,但是你们再已无法品尝了。我们再也吃不到妈妈的鸡蛋炒椿芽了。”女儿看见我流泪吓了一跳,当然,当时她还不了解爸爸的心。
 
舅舅家的院子里有香椿树,他们经常有鲜香椿吃。每年春天,舅舅总是摘一大包鲜香椿的嫩芽,将这些无法以金钱计价的香椿嫩芽腌一腌让我带回上海。我把腌香椿放在冰箱里,可以吃上一个冬天。这包腌香椿寄托着无限的亲情与乡情,每次,见到它我都会想起父母和姐姐。
 
有一次,一位朋友来访,见到了像树叶一样的香椿头。他说:这是什么?我说,这也就是一些树叶吧!是我祖上的树生出来的香椿芽,曾是我们几代人的所爱。上海虽有卖的,可我自山东老家带来的不只是树叶,还有亲情与乡情。是啊,椿树芽,也就是一些树叶。但是,没有树叶,就没有氧气,就没有生命,就没有今天的一切。这位朋友平淡地看着我的眼睛,似乎读懂了我的心和我的情,就不再说什么了。
 
带来上海的家乡“树叶”,珍惜地一点点存进肚里,让我们一直心怀对老家的思念。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它永远也不会老去;总会结下思念和牵挂的果实,永远悬挂着。
 
总字数:1136
 

共获得积分:10 ,共10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宁波印象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