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2-19 14:47:45


 

郎朗的名气越来越响,各种头衔越来越多,我们在广告屏幕上,在娱乐新闻里,都能不时见到他。但奇怪的是我却不喜欢朗朗。

    朗朗红得发紫,但我看了他的自传《千里之行:我的故事》后,了解了他的经历,发现他在技巧方面训练太多,而对音乐作品的内在探求则太少。小时候在父亲的逼迫下,他除了弹琴就是弹琴,很少有人教他“诗外的功夫”,读书学习(文化)的时间相对太少,所以,对乐曲和作曲家个性的内在诠释朗朗显得很不够,那对演奏家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演奏是文化的传递,如李云迪演奏作曲家肖邦,能发出一位爱国者的灵魂的语言,弹出乐曲甜美的忧郁,伤感和梦幻交织在一起,听得出阴郁、痛苦、焦虑和庄严。在国外有人称李云迪的演奏表现出“贵族式的高雅”和“精湛的艺术造诣”,堪称“多年来甚至几十年来浮现的最伟大钢琴天才”。朗朗被人称为“一部钢琴发电机”,虽然他演奏技巧足够娴熟,但总感到并未与音乐修养同进,强调表演性而缺少乐感,相对缺少思想内涵,缺少教养。故朗朗应向李云迪学习,减少一些钢琴之外的商业表现的时间才好。
 
音乐是听觉艺术,但朗朗演奏时的身体动作太多了,幅度太大了。钢琴家是用琴声来表达音乐的内在世界的,原应把自己隐去,凸显音乐的美才好,何必疯狂地舞动身体、用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来表现乐曲的内涵呢?那不是在表现自己吗?不是太俗气,太不自信吗?倚重技巧可不好,忽视作品内涵更要不得,听听那些音乐大家们的演奏录音,是那么干净、节制,没有一丝一毫的张扬和炫耀技巧,那才是大师!
 
郎朗的自传表达了从小力争“第一名”的历程,朗朗的爸爸在部队里做过专业二胡演员,退役后进入公安局。正是他逼迫郎朗无休无止地练习钢琴。有一次郎朗不肯练琴,还被他下令“要么跳楼、要么喝药”,逼他自杀。
 
郎朗9岁时,为了去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学习,父亲写了一封辞职信,说:“我必须去北京培育我的儿子!”后来他们住在筒子楼里,连电视机都没有,爸爸领着朗朗到处拜师,学谱、学琴,学弹难度很高的曲子,每节课爸爸都要站在郎朗教室外“偷听”,读书学习都放到了次要的地位,仿佛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钢琴就够了。幼小的郎朗坐在钢琴边一弹就是10多个小时,后来果然取得了第一名。可见朗朗尚在发育阶段,来不及理解乐曲的内涵,就靠天才的双手慌忙弹奏,为了取悦大众,养成了装腔作势的特点。
 
在媒体炒作上,朗朗早早地亮出了“国际钢琴大师”的旗号,亮相了奥运会和世博会,是“将改变世界的20名青年”、中外许多城市的形象代言人,又是“熊猫大使”,甚至劳力士、奥迪的形象代言人等等,甚至还以天才成功者的形象为奶粉做过广告。但是,国际著名乐评家莱布雷希特在《我们是如何从傅聪到朗朗的?》中,说:“傅聪是那种让钢琴自己说话的钢琴家。朗朗跟傅聪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一位是精雕细刻、内省的诠释者,另一位则完全是一个showman(表演者、爱出风头的人),一位以极大的谦逊度过了他的一生,而另一位则完全生活在externalities(外部物质世界)中。一位是钢琴家中的钢琴家,另一位则是a brand king(品牌之王),一个在××下曾经遭受致命的磨难,另一个则是它的Poster boy(海报男孩)”。“朗朗对傅聪的悼念是一个present-day pretender(欺世盗名者)向一位先驱者的哀悼”。
 
总字数:1302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喀喇昆仑英烈赞(诗三首)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