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2-27 12:24:25

该作者的文章: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垂柳涛声依旧地抽芽,花朵一往情深地绽放,正如元宵节一如既往地来临。于小住上海的我,不由想到“故园今夕是元宵,独向蛮村坐寂寥”的诗,撩起对家乡和故人的怀念。

    元宵节,亦称上元节、小正月、元夕或灯节,是每年第一个月圆之日。接照中国的习俗,汤圆(俗称元宵)是不可缺少的传统食品,至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在这一天,大街小巷,人头攒动,车水马龙,不亚于春节的热闹,呈现一片欢乐的景象。

    每个节气里,是蓄满思念的日子。谁的心中都有一个念想,总会引起人们的共鸣。它蕴含着相似的温暖,回放着温馨的记忆,遥想着曾经的过往,但这被记忆打开的闸门,却流淌着不同的眷恋。

   都知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才有“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之说。近几年在沪过年,在元宵节孩子们买些汤圆回来。我们江陵吃的是甜汤圆,而上海吃的是咸汤圆,和我们的口味不一样。要么包的是肉馅,要么包的是菜馅。每次捧着一碗汤圆,吃起来好像差点什么?或许是想家的缘由,与其不如说是怀念母亲的味道。

   母亲健在时,每逢元宵节,不管再忙,她都要在家里做汤圆,让我们兄弟姊妹七个,陶醉元宵的香甜之中。既是白天要上班,母亲抽时间在夜里忙活。我们有时想帮帮忙,被母亲“呵斥”赶走,“这不是你们做的事!”我们知道,母亲视儿女如命,再苦再累,从不让我们插手,好多家务事,都是她自已包揽。

   做汤圆看似简单,实际上工序繁多。不仅要提前把糯米淘洗干净,还需经过水浸泡一到半天。然后用手把小石磨推出米浆,再倒进木盆里盖上旧床单,将备好的冷灶火填满,待水分吸干后,便成了糍浆(俗称澄浆)。母亲做汤圆特别快,抓一把糍浆搓圆,用大拇指按出像个酒杯的窝,“这窝像一个家,红糖、芝麻可以在里面安心地睡觉,然后关上门……”母亲一边娴熟地搓,一边风趣地说,看到一个个白胖胖、圆溜溜的汤圆,一圈又一圈摆满了簸箕。

    当天晚饭,母亲在桌前交代:“你们留点肚子夜晚吃汤圆!”在外玩耍的我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不一会儿,跑回家见母亲还在烧火屋忙着,调头准备出门,母亲转身喊道:“汤圆熟了!”我连忙揭开锅盖,看到汤圆漂在锅里,轻轻一拨打着旋儿,像我扑棱扑棱的心跳,因吃完汤圆,小伙伴还等着燃放鞭炮咧!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圆,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小口,烫得舌头打转,接着又咬一口,那芝麻的香,红糖的甜,汤圆的黏,挑逗着我的味蕾,即刻狼吞虎咽地吃了个碗底朝天。

   逢年过节,合家团圆,热热闹闹,令人难忘。怀念有父母的节日,我们会被宠着、疼着、爱着、幸福着……每一个元宵,每一碗汤圆,黏着“水往下流”的爱,粘着血浓于水的情,需要我们慢慢去咀嚼,或深或浅,或甜或淡……如今的元宵节,依然会成为明天的美好回忆。社会在不断发展进步,任何事物都遵循着一定规律在更新和改变,或许今昔之间存在着经济发展上的天壤之别,惟有元宵节的传统习俗和意义将亘古不变,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和期盼也一如既往。

   春假一过,无论是上班族,还是打工族,忙碌的脚步又回到了原点。当看到街巷和公园悬挂着的大红灯笼时,才感觉到年味儿犹在,而元宵节的彩灯和烟花,正等着与人们璀璨相约。虽说儿时“闹元宵”的热闹画面,已离我们渐行渐远;但今天带着那段岁月的欣喜与回味,不经意间忆及,依然馨香满怀。

    过了元宵,意味着年将结束。生活依旧在继续,日子依然在演奏锅碗瓢盆的交响曲。让我们在新的一年,和曾经的疲惫说拜拜,和未来的精彩说期待;和以往的烦恼说告别,和以后的快乐说迎接。

        

         2021年2月26日上午写于上海

共获得积分:33 ,共33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