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龄网 >>  杂谈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发表时间:2021-03-03 09:01:55


 日子之79 植树造林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年年的春天都去植树造林,当年一般的没有听说出动各个单位和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去植树造林,都是出动学校的学生去。当年政府机关和各个事业单位也没有养这么多的闲人干子。

  植树造林一般都是在春季,在某个星期五的下午放学前,老师宣布明天去某某地植树造林,男生带锨镐,女生家里有小水桶的带小水桶。

  第二天早上,同学们齐聚学校,整队出发。有调皮的男同学不着调,拖着铁锨走,造成的噪音让人牙酸牙碜,特烦人。

  三四年级春季去植树都是去大河套,河套沙土地,树坑儿好挖。早已有人把树苗运来,有林业技术人员讲解植树的要求,树坑的规格等等。书本上早已学过植树的方法,挖坑儿、放树苗、树苗扶正填土、踩实、往上提溜提溜树苗、浇水、覆土等等。往下就是按要求干起来,干得热火朝天,一些男同学极力地表现自己,更是卖足了力气,都是半天儿劳动,卖足了力气也能顶住儿个儿了。

  四年级秋季,草木已经发黄的时候,星期五下午老师说明天去山上种树,同学们奇怪,这个时候种树?老师说:“对,种树。男生带锨镐,女生带空书包。”并且讲解了为什么秋季种树:“明天去种杏树,具体就是种杏核,因为杏核的皮子结实,须让杏核在冬天的山上过冬,经过一冬天,杏核的皮儿被冻裂,春天才能发芽”。这个以前还真的不知道,并且须带中午饭,就是说得干一天。大家一听可以出去且在山上野餐,不用星期六上那半天儿学了,个个欢欣鼓舞。

  第二天。队伍拉到了离街里三四里地的的大山上,划出种树的区域,叮了当啷的开干。山上的地很硬,土石相杂,刨起来特费劲,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力气不足,费了牛劲了。刨出一些树坑,都和倒放着的窝窝头似的,实在是刨不下去。有人运来一些鼓鼓囊囊的小麻袋,打开一看,是山杏核,女同学往书包里捧,装差不多了就去往树坑里撒,老师要求一个树坑儿里撒四五个杏核,不能多放。

  到了中午,吃饭了,同学们仨一群俩一伙儿地聚在一起吃饭,饭早已凉透,小孩子不管那些照样狼吞虎咽。吃过饭,有精力过剩的小孩子满山乱跑,有人找酸枣树摘红红的小酸枣吃。老师看看到点儿了,招呼干活,小孩子玩得正兴起,一时收拢不住,老师无奈,掏出哨子猛吹,小孩子才渐渐地归位开始干活。

  秋天天有些短了,因为是在西面的山上,太阳的光辉很快就照不到山上了,有同学找到老师,举报:某某把半书包杏核都扔在一个树坑里了。老师在举报的同学指引下找到那个树坑儿,用手一扒拉,好嘛,树坑儿里尽是杏核,老师生气了,把那个偷懒的同学这路子冒儿。原来那个同学看天色已晚,就想尽快地把书包里的杏核处理掉好早点儿回家。本来撒种子这事儿是女同学的活计,因为这男同学家里没有锨镐,就混在女同学里撒种子了。这是唯一的一次秋季种树。

  后来参加工作了,年年的春季去植树造林,不过从来没有栽过树,都是去山上挖树坑儿。说起来这植树造林就是个笑话,上级发令儿,你单位去某某山上,挖多少多少树坑儿,必须完成!单位不敢不从,某天就组织人员去挖树坑儿,这个单位组织的植树造林和小学生不一样,小学生是自己从家里带工具,单位是公家出钱去买工具。指定的地方很远,单位有车的坐车,当然是那种130或是皮卡,没车的雇车。一路上浩浩荡荡爆土狼烟车辆轰鸣人喊马嘶,对了,只有人喊没有马嘶。

 

  有一年在离街里七八里地的一个阴山背后挖树坑儿,山是石头山,地是没有多少土,用镐一刨直冒火星,几个人累个臭死才刨出一个树坑儿,十几个人费了半天劲,挖了几个树坑儿,照着要求的规格差远了。挨着我们单位指定区域的是我们一个相邻单位,七八个人我们就认得一个人,其余的都不认识,原来这相邻单位花钱雇了六七个人来挖树坑儿,真是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各的高招。

  有一回去山上挖树坑,到了地方一看,到处是坑,原来以前挖过树坑,不过树坑里没有一棵树,我们随便地把旧树坑挖了挖,修理了一下就打道回府收兵回营,算交差了。后来栽没栽树就不知道了,不过肯定植树造林的成绩单上又增加了若干数字,又植树造林多少多少。

  有一年不知从哪里学的经验,在山上转着圈儿的挖沟,要求沟挖数尺深,沟挖出来以后准备往沟里填土,好栽树,名曰“绕山转”,规划山头儿栽啥啥果树,山半腰栽啥啥果树,山下栽啥啥果树,前景诱人,好牛逼的样子。选中了八沟街东面的南豆包山,人马拉上去,划线分片包干。半山腰朝上彩旗招展人声鼎沸,到处是人叮当乱响。累了饿了渴了没关系,各个单位买有矿泉水面包火腿肠,吃着喝着就捎歇一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矿泉水火腿肠几乎是奢侈品,也就是单位吧,个人家没有几家人家平时舍得买的。

  热火朝天地干了好巴几天,绕山转挖好了,一条一条的石头沟,战壕一般,不,水渠一般,两边有很大坡度的。

  当年的政绩上添了浓墨重彩好看的一笔。

  沟里填土了没?没,栽果树就更没戏了,二十多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座山,挖的石头沟还是那些沟,只是年年有细弱的野草从沟里沟边碎石缝隙钻出来迎风摇曳。

  算算那么多年植树造林数字,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具体成活多少,只有鬼知道。我们这边现在山上的松树林,绝大多数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栽种的。

共获得积分:2 ,共2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精华文章

汉中勉县诸葛古镇

[阅读]

最新活动

  • 1
  • 2
  • 3